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活跃活跃下气氛嘛。”

    火麒麟在江辰看白痴一样的眼神下,讪笑一声。

    “你真会找时候。”

    江辰强忍着打人的冲动,看着火种。

    “把火神戒伸到玉**上面。”火麒麟告诉着他。

    按照他说的,江辰把右手放在**口上面。

    本就是已经到极限的玉**在这样刺激下,裂缝开始加深,迅速扩散到整个**身,表面开始脱落。

    雄浑的太阳真火喷发,涌向江辰手上的火神戒。

    “啊!”

    江辰大叫出来,感觉手掌要被融化似的,灼心的痛楚让他快要发疯。

    “坚持住。”

    火麒麟语气中透露出关切。

    要失控的火种吸收起来不是那样容易。

    一旦江辰失败,火种也将彻底爆发,摧毁风云城,他将会消失。

    江辰根本听不到他在说什么,心跳砰砰直跳,浑身鲜血炽热,不死神鸟的武魂不受控制出现,在通道中展翅。

    大日金焰和焚天妖炎更是在体内横冲直闯,好似脱缰的野马。

    “这样下去会被蒸发掉的!”江辰心想着。

    正常的情况下,火神戒轻松地将火种吸收,然后让他慢慢炼化。

    但现在,火神戒无法降服住失控的火种,他必须要在这时候进行炼化。

    想到这里,强烈的疼痛感再次传来,险些让理智崩溃。

    咬着牙,江辰默默运转起天凤传承的法典。

    某种程度上而言,整条通道是最好提升一个人火属性的地方。

    只是失败的话,会面临死亡。

    若是成功,那绝对是如获新生。

    当初在魔胎中的折磨都忍受下来的江辰,不会被轻易击倒。

    通道中那些澎湃的火能开始从无序中变得有序,凝聚成火凤的外貌。

    江辰整个人也如火神一般,肌体好似火焰铸造。

    “炎帝!?”

    火神戒中的火麒麟在某个瞬间,从江辰身上看到曾经主人的影子。

    “主人,带上我,带上我!不要抛弃我啊!”

    火麒麟因为火种而生,如今火种发生变化,对他的影响极大,情绪快要失控。

    也是幸亏这样离奇的一幕没有人看到。

    最艰难的时刻撑过去后,江辰整个人这才轻松不少。

    双腿弯曲盘起,悬空坐着,自身成为火能的核心。

    火之法则开始朝着雷之法则追赶。

    大日金焰和焚天妖炎在蜕变,即将成为太阳真火的一部分。

    “他要成功了?这不可能啊。”

    火麒麟清醒过来,发现到这点,十分吃惊。

    哪怕是正常情况下,得到炎帝传承的人,都要经过很长一段时间才能将火种炼化成太阳真火。

    江辰能在这样的情况下完成,出乎火麒麟的预料。

    “这家伙简直不是人啊。”

    早知道江辰不简单的火麒麟更加肯定这点。

    炼化太阳真火的过程中,潜移默化的改变自身整体情况。

    火之法则有了最明显的变化。

    像是太阳真火这样的万火之祖,要想彻底掌握住,必须在火属性方面有着过人造诣,才能发挥出它的威力。

    可以说,太阳真火和江辰在互相成就彼此。

    许久许久过后,江辰长啸一声,一直是明亮的通道一下子归于黑暗。

    啪。

    玉**掉落在地上,发出破碎的脆响。

    除此之外,没有其他动静。

    因为决定太阳真火的不再是这个小**子,而是江辰本身。

    嘭。

    一团火焰从江辰手心升起,点燃着整条通道。

    火光照耀着江辰那张俊逸的面孔,此时正挂着招牌式的笑容。

    “从此以后,你就是炎帝。”火麒麟难得认真道。

    “不,我就是我。”

    江辰微微一笑,炎帝仍然不能定义他。

    火麒麟好一会儿才理解江辰这话的意思,感到深深震撼,随即,他忍不住询问江辰的身份。

    “这些事情,只能和亲近的人说,比如说朋友。”江辰说道。

    “好吧。”

    火麒麟尽管没有从戒指中出来,可语气难掩失落。

    “所以你要替我保密。”江辰又道。

    “什么?”火麒麟一怔,接着惊喜交加,心里生出异样的感觉。

    听这话的意思,江辰是把他当成自己人。

    “我的神魂来自于远古时期,某位天神,在大世界破碎后,选择留下来。”

    “大世界破碎,天神之力就无法用上啊。”火麒麟马上提出疑点。

    都是从远古时期横跨至今,对诸多法则都很了解。

    “所以我转世重生,历经九世轮回,一点点修补着这个世界。”

    简单的一句话,所饱含的内容超出火麒麟想象力极限。

    “你牛。”

    呆了好久,火麒麟才憋出两个字来。

    “如今玄黄大世界马上要恢复如初,到那时,天神之力恢复,天神们又会回归。”

    “嘿嘿,回来的天神们重新建立起天庭,要你效忠,你要如何?”

    火麒麟忽然想到有意思的事情,随口问道。

    但是,这无意中的话让江辰脑海中像是闪过一道灵光。

    他突然明白当初玄女为什么和他说,真正的危机是在大世界之后!

    火麒麟还在等待着答案,不曾想,整条通道剧烈晃动一下。

    “不应该啊。”

    火麒麟心想火种都被炼化,不会再有能量波动才是。

    “这是有人在外面想要打穿通道。”

    江辰脸色一变,知道峭壁上的宫殿被人发现。

    沈星辰等人还在上面,江辰可不想他们出事。

    大殿中,聚集着不少人,有火龙族的队伍,也有其他的寻宝者。

    沈星辰几人都被拿下,受到拷问。

    这支临时的队伍不存在临死都不透露半点秘密的决心,故而江辰在通道下面的消息被人知晓。

    刚才攻击的,正是火龙一族。

    只不过,除了剧烈的震动,石砖地面根本不为所动。

    “那个人到底怎么下去的?”

    失败的他们又将怒火发泄在沈星辰队伍的身上。

    “就是我们刚才说的那样啊,我们没必要隐瞒。”

    看着眼前一群帝尊级别的人,方申哪里还敢有小心思。

    “这样问,他们是不会老实的,这样吧,每问一次,就杀一个人,问出来的方法无法奏效,再杀一个人。”

    有人阴恻恻说道。

    这话可把沈星辰他们吓得不轻。

    好在,石砖通道自行打开。

    (本章完)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