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约好在这碰面,偏偏不见踪影,这张天迟早会成为祸害。”

    “这次的事情结束后,必须要采取手段。”

    江辰感应到的两名血仆一男一女,都是一把年纪,岁月留下不少的痕迹。

    这两位本来是要在风云城见张天的,结果迟迟没有等到。

    出城寻找的时候,恰逢张天自爆。

    扩散出来的虚无神风让他们感应到,用最快速度赶来。

    但是,等到他们赶到的时候,没有发现张天身影。

    正当这两位血仆恼怒的声音,万法都可破的一剑从虚空下刺向其中的男性。

    “小心!”

    示警刚刚发出,这一剑已经得手。

    金雷爆发式的破防一剑加上虚空遁术,成功将一位帝尊级别的血仆重创。

    “去死!”

    两位血仆关系匪浅,看到同伴这样的下场,另外那位女性发动猛攻。

    血仆几乎都是出自地府门,擅长虚空刺杀。

    尽管没有看到敌人的踪影,依然能够攻击。

    一声刺耳的碰撞,江辰从虚空中出来。

    “

    看到江辰的真面貌,女血仆难以置信。

    倒不是她认出江辰是谁,而是这样年轻,和想象中完全不同。

    “你们这些血仆真是有够大胆的。”

    江辰甩掉剑身上的血,冷冷看着对方。

    闻言,女血仆心里一沉,四处张望着,确定只有江辰一个人后,这才放松下来。

    有那么一瞬间,她还以为张天背叛血族,设计谋害自己和同伴。

    “他是江辰!”

    受伤的那男血仆不知为何把江辰认出来。

    他不顾自己的伤势,面露凶狠之色,仿佛看到生死仇敌。

    “难怪看不到张天!”

    女血仆明白过来,再回想刚才江辰那一剑的杀伤力,认真道:“张天被你杀了?”

    “你们很快会有机会去问他。”江辰说道。

    “他的东西在哪?”男血仆厉声道。

    江辰皱了皱眉,这两位似乎还没搞清楚状况。

    “不要以为你胜券在握,我们主人能在顷刻间来到这里,将你了结。”

    女血仆的一句话让他克制住自己。

    能让血仆称为主人的,自然就是玄黄大世界人人痛恨的血族。

    “你们主人?”江辰问道。

    “拜你所赐,无尽大陆的形成,让世界之壁出现裂隙,我们的主人才能降临。”男血仆傲然道。

    “把张天的东西尽数交出来!”女血仆冷喝道。

    江辰没有说话,一双眼睛再次变化成星辰图。

    慧眼开启,所看到的世界变得不同。

    有的空间折腾,还能看到对角线,世界万物的颜色也变得灰暗许多。

    在目光凝聚在两位血仆身上时,时间仿佛开始倒流。

    江辰看到两位血仆来时所经过的地方和说过的话。

    时间再往前,他还看到两位血仆在某处山崖上朝着一个黑袍人跪拜。

    他们所说的每句话和每个动作都被捕捉到。

    整个过程听上去很漫长,其实两秒钟不到。

    两位血仆看着江辰的眼睛变化,不明所以。

    “古婆,血泣。”

    在江辰双眼恢复正常后,竟是说出两位血仆的名字。

    “你们是为张天得到的青铜碎片而来。”江辰又道。

    这下,说出的是他们此行目的。

    两个血仆已经是目瞪口呆。

    自从知道玄黄大世界是如何重组的之后,无数人寻找着剩下的碎片。

    有的人想模仿江辰,将碎片收起,让玄黄大世界彻底统一。

    到那时,天道法则得到补全,天神之力不再受到限制。

    也有像是血仆这样的人想要得到碎片,掐住玄黄大世界的命脉。

    “好可怕!”

    古婆和血泣回想刚才,江辰只凭着一眼看出所有,简直是神明般的手段。

    “那你也应该知道我们所说不假!”

    古婆威胁道:“我家主人一旦到来,你必死无疑。”

    “在他来之前,你们会死在这里。”

    江辰的心情一下子变得很糟糕。

    世界之壁竟然会出现一道裂缝,出乎他的预料。

    在江辰要动手的时候,一股寒意突然升起,仿佛一下子置身于冰凉的海水中,一个浪涛正狠狠拍打而来。

    “我不这样认为。”

    和江辰施展大虚空术一样没有任何征兆的声音响起。

    也和江辰刚才刺杀血泣那一剑相似,致命的攻势袭来。

    江辰下意识开启不灭神甲,成功抵挡住会要掉他性命的掌劲。

    然而,一股阴冷的感觉传遍全身。

    “血枯掌!”

    古婆和血泣露出残忍的笑容,接着看向这一掌发出的方向跪拜。

    “你就是那个阻止一切的人吗?我必须要说,我感到深深失望。”

    这位血族从头到尾都笼罩在黑袍下面,那张脸有着一层雾气在缠绕,看不到长相。

    说话的声音也很不正常,像是很多人的声音混在一起。

    江辰无法和对方争论,现在的他如同服下致命的毒药,旺盛的气血快速衰败。

    自身像是要凋零的花草。

    最可怕的是,这一切无法逆转。

    他想施展大虚空术都是失败。

    “嚣张啊,你继续给我嚣张啊。”

    险些死在他手上的血泣冲过去就是要一顿拳打脚踢。

    却被江辰抓住机会,一咬牙,强行施展大虚空术,消失在原地。

    正要出手的血泣意识到江辰是故意让他过来,当成挡箭牌,好让主人无法出手。

    意识到这点,他吓得跪在地上,浑身发抖。

    “我若是要杀他,你认为是你能挡住的吗?搜寻这片区域,找到青铜碎片。”

    黑袍人不为所动,根本不在意江辰死活。

    “是。”

    古婆和血泣连忙照做,不敢有任何质疑。

    至于黑袍人,则是看向火龙一族打开的那道缺口。

    “主人,灵地争夺战马上要开始,你还是不要行走在外,免得出现意外。”

    注意到这一幕,两位血仆忙道。

    “我需要你们来告诉我吗?”黑袍人第一次表现不满,吓得二人瑟瑟发抖。

    哼!

    随即,黑袍人消失,也不知道是去地底世界还是离开。

    另外一边,法身来到本尊面前。

    这会的时间,法身已经不成样子,骨瘦如柴,肌体发紫,鲜血不受控制从嘴中流出来。

    已经没有办法救回这具法身。

    在法身消灭之前,本尊吸收方才炼化掉的虚无神风。

    :。: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