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右腿缠绕的丝带,是以前江辰拿到过的那根,不知道为什么又被绯月用上。

    绯月像是没察觉到有外人来,一动不动。

    在江辰试着往她走近后,能明显看到脑袋轻轻一动。

    紧接着,绯月猛然抬起头来,一张魔气凝聚而成的脸庞,满是狰狞。

    江辰认得这张脸,是大夏以前的皇。

    “江辰!你还有脸找我女儿吗?你想让她面对自己的杀父仇人,还念念不忘吗?”

    大夏皇冲着他在咆哮。

    绯月的身体也在剧烈抖动,那张俏脸苍白无比,没有一丝血色。

    “你不存在的,你只是绯月的内疚和负面情绪凝聚而成。”

    江辰不为所动,道:“你自以为是绯月父亲,实际上,你只是她的思想实质化。”

    “哈哈哈哈。”

    听到这话,大夏皇放声大笑,得意道:“这样又何尝不是一种重生?浴火重生,滴血重生算得了什么?我这是思想重生!”

    闻言,江辰有些意外,这个心魔的确比较顽固。

    “如此的话。”

    江辰耸了耸肩,举起右手,食指和中指之间释放出耀眼的白光,仿佛夹着一颗星辰。

    “这是什么?!!”

    大夏皇变得狂躁不安,还在向他威胁着,“你要是敢动我的话,绯月也会死的!”

    如他说的,绯月身体在剧烈抖动,七窍流血。

    “你还没那样的能耐。”

    江辰闪电般上前,冲破魔脸,指尖点在绯月的额头上面。

    顿时,绯月逐渐归于平静,同时传来沸腾的呼啸声。

    所有的魔气都在被快速净化。

    “不!”

    大夏魔的心魔只来得及发出一声呐喊,就被彻底消灭。

    在这之后,绯月无力的倒在江辰怀中。

    江辰没有停手,扶着绯月坐下,一只手按在她的后背。

    “这些飞龙王朝的人啊。”

    绯月体内堆积的丹毒是他见过的人当中最多的,深入骨髓,在五脏六腑扎根。

    好在江辰现在今非昔比,五指张开,逐渐用力,浩瀚的白光从手中绽放出来。

    绯月仿佛被一股巨大的推进力按住,身体往后仰着。

    体内的丹毒在白光下统统被溶解和祛除。

    一股恶臭从绯月体内发出,像是淤泥一样的污垢从毛孔中挤出来。

    由于丹毒实在是太多,这个过程持续了一分钟,绯月看上去像是几十年没洗过澡一样。

    呃!!

    最后结束时,绯月吐出一口浊气,发出夸张的叫声,释放着这些年的压抑。

    眼珠子在转动,马上将要醒过来。

    江辰一个瞬移,带着绯月来到国都之外的大山中。

    很快寻得一个山泉,他将绯月放入其中。

    在他的发力下,山泉发生奇妙变化,绯月不仅没有沉下去,反而以她为中心,水流在转动奔腾,将她冲洗干净。

    那件战衣自然也是不能要了。

    于是,一切结束后,江辰看到浑身****的绯月。

    这么多年过去,绯月还是如当初第一次见面的时候那般,肌肤凝白,比少女还有滑嫩。

    那张俏丽的脸庞极具辨识度,有种让人见到印象深刻的惊艳感。

    至于那身材,自然是无可挑剔。

    江辰拿出一件自己的衣服。

    在他的风力控制下,衣服仿佛有着灵性,飞到绯月身边,自动穿好。

    做完这一切,绯月的问题彻底解决。

    绯月醒过来是在十分钟后,她用力伸了一个懒腰,满脸愉悦的表情,恍惚中,她像是回到青春时期,无忧无虑的日子。

    但很快,属于成年人的灰色记忆马上浮现出来,让绯月皱起眉头。

    没有像她所想那样变得很焦躁,绯月发现自己心情依然美丽。

    打量周围,她躺在自己寝宫的大床之上,并没有看到在旁服侍的宫女。

    “我不是?”

    记忆一点点复苏,也让绯月困惑不已。

    等到她查看自己境界,发现莫名其妙成为武字级强者。

    体内那些顽固的丹毒都被清理干净,那阴魂不散的心魔更是不见踪影。

    “难道我在做梦吗?”绯月有些不敢置信。

    突然间,她发现一件最重要的事情,自己身上的衣服竟然是男式的!

    她强忍着冲动没有大叫,心里极为复杂。

    “冷静,这不是睡衣,说明给我穿上是不得已,嗯?这个衣服的风格?”

    绯月还在安慰着自己,然后愣住了。

    她记忆中印象最深刻的那个人,就喜欢穿这样风格的衣服。

    风格必须是简约的,但衣服的棉质又必须是最好的那种棉。

    “难道是他回来了?”

    正当她这样想着,房门被人推开,一个高大的身影走了进来。

    明媚的阳光正好照在这人身后,使得那张脸都是阴影,无法看清。

    但绯月还是一眼看出对方,不由将薄被拉到胸口以上。

    “醒了啊。”

    江辰手里端着一个托盘,上面是丰盛的菜肴,道:“接下来的一段日子,你都要像正常人进食,不得依靠灵气或是丹药补充自己,这样才能保证以后不会中丹毒。”

    绯月中过的丹毒太深了,尽管被他清除掉,可身体的记忆还在。

    有过这样的经历,绯月很容易再中丹毒。

    “哦。”

    绯月心情莫名,她要太多的话想问,但又不知道怎么开口。

    比如说,为什么自己会穿着他的衣服。

    又比如说,自己为什么会变得这样正常。

    “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接过吃的,绯月低着头,问了一句。

    “昨天。”

    “我被关了多久。”

    “差不多有五年了吧。”

    “五年?”

    绯月抬起头,满脸的吃惊,眼睛里一下子就冒出泪光,道:“我人不人,鬼不鬼整整五年,结果你到昨天才回来?”

    话语中充满着失落和忧伤。

    “这是我不对。”

    江辰没有辩解什么,道:“不过我也有苦衷的。”

    接着,他把经历简单的一说。

    在他离开下三界,大杀四方的时候,得罪不少仇人,最大的一次危机是巫族,巫族对付不了他,要跑到九天界杀害他的亲朋好友。

    在那之后,江辰不敢来飞龙王朝,表现出自己已经功成名就,早已经对飞龙王朝这个过渡的地方没有放在心上。

    “那么,我身上的衣服是怎么回事?”

    静静听完,绯月又是问道。

    (本章完)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