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汤凡一下子傻眼了,面红耳赤。

    唉。

    看着儿子的样子,刘笪叹息口气,似乎并不意外。

    在汤凡外出这段日子,她听到有人说自己这位未来的儿媳和人打得火热。

    风言风语早已经传遍全城。

    本来她是打算汤凡回来说的,但不好开口,又因为要拜师,所以没开口。

    没想到对方会选择这时候上门。

    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要和汤家划清界限,给她那位相好的一家人看。

    “方敏,你在胡说什么,这好好的,说这个干什么?”

    汤凡挤出难看的笑容,不太肯接受事实。

    “我说的很清楚。”

    叫方敏的女子花容月貌,姿色不俗,在这人群中就是闪亮的明珠。

    “为什么!”

    看着心上人绝情的样子,汤凡悲愤交加,心都在滴血。

    “还需要问吗?你认为我们合适吗?除了你父亲,你就是一个普通人。”

    方敏冷冷道:“我对你抱有过希望,但现实告诉我,没有背景,在这个大时代,你只会是芸芸众生中的普通人。”

    “就因为这样?没其他原因吗?!”汤凡不甘心道。

    方敏冷哼一声,不愿意多说。

    “够了。”

    刘笪快步上前,眼神冰冷,道:“你又何必说的这样大义凛然,不过是见异思迁罢了。”

    “你我两家的婚约,从此作废,你和我儿再无半点关系!”

    听到刘笪这样干脆,不少人感到惊奇。

    达到心愿的方敏反而有些不乐意,觉得汤家应该委曲求全才是。

    “嘴硬。”

    方敏撇了撇嘴,转身离开。

    “方敏,你会后悔今天的决定!”

    汤凡从刘笪的话中听出原因,满腔的怒火在逐渐消散。

    余光瞥了一眼江辰,汤凡想到这女人退婚的原因,不由感到好笑。

    本来就是不怎么愉悦的方敏看到他这个样子,终于是坐不住了。

    “也不照照镜子看清下自己,你连给罗风提鞋的资格都没有!”方敏戏谑道。

    “罗风?就因为他吗?”

    汤凡忽然感到庆幸,自己能及时看清楚这女人的真面目。

    “你走吧,这婚退就退,我也懒得写什么休书。”汤凡说道。

    “好!很好!”

    看到汤凡这个样子,方敏眼睛里涌现出仇恨的光芒。

    紧接着,带着人离开。

    “继续吧。”

    汤凡不再失落,要完成拜师礼。

    周围看热闹的人面面相觑,本以为会有一场大热闹看,没想到汤家会这样洒脱,根本不在意方敏的退婚。

    不管怎么说,方敏也是飞龙王朝最古老的世家之一。

    汤家不过是英魂之后,能否有所成就,还要看汤凡的未来。

    现在得罪方家,日子可想而知不好受。

    “汤凡。”

    江辰目睹着整件事的经过,对汤凡的表现很满意。

    虽然说汤凡的内心中依然还有着悲伤和不甘。

    但是没有太深的执念。

    “师父,本来这婚事是因为你的缘故,方家才会来定亲的。”

    “后来女皇不再露面,方家的态度逐渐转变,之前我也感觉到方敏冷淡许多。”

    说着,汤凡握紧拳头,满脸决然,“如果她私下来说,我不会怪她,可是要这样向那罗风表忠心,未免太过分了。”

    江辰微微一笑,鼓励几句。

    拜师结束完,汤府的客人陆续离开,对于汤凡的师父,大多数人都很好奇。

    从头到尾,汤家就没介绍过这人。

    偏偏刘笪和汤凡都对这位师父很恭敬,难免会让人感到神秘。

    拜完师的当天,江辰从汤凡嘴中了解到目前飞龙王朝的局势。

    因为女皇情况未知,原先的皇室蠢蠢欲动,开始结党营私,被称为伏龙党。

    和伏龙党对立的,是支持女皇的女皇党。

    只是女皇党都见不到绯月的面,所以被处处打压。

    方敏嘴里的那位罗风,就是伏龙党的。

    “方敏和他走近,意味着方家也站到伏龙党那边。”

    “看来我这个冠军侯已经被人无视掉啊。”江辰好笑道。

    “师父,你离开飞龙王朝都快有十年没有回来看过,人们都说你早已经不会管小小的飞龙王朝如何。”

    听到这说法,江辰不可置否,没有多说。

    黄昏时,汤府外面,地面忽然开始轰鸣。

    一支马队飞奔而来,这支队伍全副武装,高大的战马也都披着钢甲。

    他们停在汤府大门外,为首的统领凶神恶煞,吓退看门的家丁,直接破门而入。

    “汤家的人,出来!”

    这位统领十分精壮,身穿铠甲,往那一站,宛如一座铁塔。

    刘笪带着人迅速赶来,被惊动的江辰和汤凡也来到这边。

    “罗大将军,为什么闯我汤府?”

    看着来人,刘笪不客气问道。

    “我奉皇命而来!”这位罗统领冷喝道。

    “什么?!”

    刘笪和其他人大吃一惊,连忙整理仪态,准备听命。

    “听好了,女皇体恤镇压叛军的英烈,不忍他们的家眷无人照顾,尤其是功劳出众者。”

    “其中以汤家为首,所以特让汤夫人嫁入皇室,享受荣华富贵。”

    罗统领阴阳怪气的把话说完。

    加上所说的话太过荒唐,让人误以为他在开玩笑。

    但是,不可能有人拿皇命开玩笑。

    “恭喜了,将会迎娶你的人是九王爷。”看着脸色苍白的刘笪,罗统领戏谑道。

    “荒唐!”刘笪好半会才消化掉,怒斥道。

    “怎么?你是说女皇荒唐吗?”罗统领冷笑道。

    “当然不是,只是,这样的命令真是女皇所发?”刘笪满脸狐疑,女皇早已经消失很久,不可能一出来就发这样的荒唐命令。

    “如果人人都像你这样质疑,我们这些皇家卫兵还要不要做事了?”

    罗统领可不打算解释,挥了挥手,身后的部下从左右上前,将其团团围住。

    “要干什么?就算是皇命,难道还要让我今天就过去?”刘笪愠怒道。

    “哈哈哈,还真的是这样。”罗统领得意一笑,眼神示意动手。

    “住手!”

    汤凡如何能忍,这分明是变着法子要将她母亲抓去侮辱!

    “今日谁敢抗拒皇命,杀无赦!”

    罗统领早有预料,冷喝道。

    (本章完)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