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要想留住一位媲美帝尊的阎王,本就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江辰更关心的是林月如状态。

    “哥哥,不要过来!”

    谁知道,他刚想上去询问,就发现林月如转过身去,背对着他。

    那头雪白的长发是那样醒目。

    而且不是冰雪那种晶莹的白,而是一种苍白。

    “没关系的,月如。”

    女人在意容貌,江辰似乎能明白林月如的心情。

    “不是的,哥哥。”林月如语气中带着焦急。

    江辰察觉到什么,还没等他询问,一个熟悉的身影出现在两人视线中。

    “江辰,我说过,你跑不掉的。”

    来的正是萧红雪,手中的剑在滴血,想来有不少地府门的杀手死于他剑下。

    “你真是没完没了啊。”

    江辰对他真的是无语,暗中和林月如传音,“你拿着我的青铜鼎离开,我引开他。”

    这是最明智的做法。

    不过,萧红雪接下来的举动让他改变主意。

    这位年轻帝尊杀气腾腾的一双眼睛看向林月如。

    “师姑,你不该为他这样的,你的不死之身,会越来越鸡肋。”

    萧红雪冷冷道:“所以,把不死之身给我吧。”

    “什么?”

    林月如震惊不已,杏眼睁得老大,有些不敢相信自己听到的。

    从小看着长大的萧红雪,竟然会说出这样丧心病狂的话来。

    失去不死之身,就相当于取走她的性命啊。

    “红雪,你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吗?”林月如喝道。

    “我很清楚,小时候都是你照顾你,可你却为了他那样对我,还有师尊!!”萧红雪怒道。

    林月如气急败坏,说道:“那是你做错事在先!”

    “我没错!我能成为帝尊,足以说明一切,我将会是救世主,苍生都要依靠我来庇护,凭什么他不将那个鼎交出来?!”萧红雪激动大叫道。

    这一下,林月如都不知道该说什么。

    “成为帝尊,会让人变成这样吗?”江辰在心里说道。

    “哥哥,我拖住他,你速速离开。”林月如说道。

    “我没告诉你吗?这是法身啊。”江辰无奈道。

    “你不懂,萧红雪有能力顺藤摸瓜,从法身下手,锁定住你的本尊。”

    “就算那样,也不能让你出事。”

    “哥哥,我是不死之身,顶多是沉睡一阵子。”

    林月如不相信萧红雪有能力夺走自己长生不死之身。

    然而,江辰放心不下,他从萧红雪的语气中,听出势在必得的底气。

    “师姑,你还是束手就擒吧,这样的话,你死去的时候,还会是花容月貌。”

    “休想!”

    林月如手一扬,剑光炽盛。

    “终于。”

    这边,江辰松下一口气。

    这会的时间,本尊终于赶过来会和,带着舍利子。

    “我很想看看,帝尊杀起来会是什么感觉。”

    江辰也看向萧红雪,对方不仅打他主意,还妄想对付林月如,简直是不可饶恕。

    “哥哥!”

    没想到的是,本尊刚刚出现,林月如焦急大叫。

    只见刚刚退去的影阎王再次出手。

    擅长空间法则的他防不胜防,而且充分发挥着杀手要一击毙命的原则。

    “如来法衣!”

    江辰反应迅速,运用舍利子所有佛力,为自己披上金光圣衣。

    但是,他还是低估了影阎王的实力。

    向来对付邪魔无往不利的佛力遭到轰击。

    只是一下,江辰落得重伤的下场。

    “哈哈哈,你不是要斩阎王来着吗?如此不堪一击,怎么能行?”

    影阎王得意洋洋,发动二次袭击。

    林月如一咬牙,豁了出去,飞驰过来,一剑逼退影阎王。

    影阎王也不气,反而阴森一笑。

    那边,离得本尊不远的法身,储物灵器中的那块神晶在没人启动下,发出剧烈的反应。

    一声巨响,储物灵器都被撑爆,如同冰锥的神晶破空而出,击中林月如的后背,有一半没入其中。

    林月如惨呼一声,仿佛所有力量都被神晶给吸收。

    “哈哈哈哈哈。”

    更加豪迈的笑声响起,萧红雪的反应最大,因为笑的人是龙行。

    “我成功了!我是对的!我算计到圣域第一公子!”

    龙行再次出现在江辰面前,强大的气场让整片区域封闭。

    奇怪的是,看到龙行,那位影阎王一点都不意外。

    “龙行,这是怎么回事?”江辰喝道。

    “注意你的态度,江辰,你现在可不是圣域第一公子,你的父亲也不再是四圣之一。”

    和先前相比,龙行的态度大变,诚恳和恭敬完全消失。

    江辰明白,林月如告诉他的话都没错。

    他也怀疑过,所以没有第一时间拿着神晶去找林月如,害怕发生不好的事情。

    谁知道,神晶放在储物灵器中,还能启动。

    “江辰,现在你承认吧,在没有足够高的高度,足够发达的情报网,你的智慧根本是狗屁。”

    “圣域第一公子?呸,没有你的父亲,那些珍贵的书籍你又如何看到?没有你父亲,各种神通武学你又有什么资格了解?”

    “在完全封闭,完全陌生的环境面前,你的表现也不过是凡人。”

    龙行很兴奋,因为他算计到江辰,这让他自豪,心中对江辰的最后忌惮也烟消云散。

    “原来你这样恨我?”江辰一边观察着林月如,一边问道。

    “不,我是真的崇拜你,而且我觉得,现在的我,更适合替代你。”

    在一开始的一百年,龙行对江辰心怀感恩,被他的能力折服。

    往后的一百年,帝魂殿逐渐壮大,他从圣域一个寻常武字级强者成为世人敬仰的救世主。

    他很享受,也很担心。

    尤其是随着时间的推移,越来越多的人敬仰他的时候。

    他怕江辰回来,让世人知道他不过是一个骗子。

    于是乎,他对江辰的态度变了。

    “现在,想听听我的计划吗?让你死得明白。”龙行说道。

    不知道为什么,江辰脸上露出一个神秘的笑容。

    “这样吧,我来猜猜你的计划,你说对不对,如何?”

    见他这样子,龙行本是轻松下来的一颗心紧绷。

    (本章完)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