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江辰心说自己怎么走到哪都被人仇视,莫名其妙招惹到上三界各大势力。

    越是往上走,遇到的阻力越大。

    原来是地府门搞的鬼。

    “该知道的你已经知道,现在你可以去死了!”

    黑影说完,凭空消失在原地。

    江辰心中一惊,这是空间攻击,强烈的危机感像是冰冷的潮水涌来。

    二话不说,躲到鼎中,同时让鼎疾速旋转。

    但却不知道为什么,心中的危机感不仅没有减轻,反而越来越强烈。

    “青铜鼎能抵挡住直来直往的攻击,但是,我的攻击,远远超出它的范畴。”

    冰冷的话语出现在耳边,江辰还未来得及反应,一只血红的尖爪出现在鼎中,抓向他的心脏。

    江辰整个人僵硬住,似乎只能是坐以待毙。

    “大虚空术!”

    危急关头,江辰回过神来,施展出绝世神通。

    连人带鼎,瞬移千万里。

    脱离危险后的江辰气喘吁吁,摸着胸口,火辣辣的疼痛感。

    如果刚才反应稍微慢一点,这具法身将会当场毙命。

    “不得不承认,你的虚空术比我要高级,可你的火候和自身实力远远不够啊。”

    不曾想,黑影的声音再次响起,如附骨之疽,难以甩掉。

    “人不人,鬼不鬼的,成为血仆真的那样好吗?”

    江辰眼珠子转动,大声问道。

    “永生不死,万族绝学都能掌握,有什么不好的?”黑影反问道。

    这话让江辰无法反驳,经过刚才那一出,法身和本尊相隔的越来越远。

    法身死了倒是没什么,可青铜鼎落到对方手上,那绝对是一大损失。

    “我就喜欢看你们这些目标在绝望之际,还故作镇定的样子。”

    黑影戏谑道。

    随着这句话,危机感再次来临,但江辰已经无法使用大虚空术。

    就在江辰想着哪怕是青铜鼎被夺也要给对方一个教训的时候,尖锐的破空声响起。

    “哥哥,别怕!”

    一道化作流光的身影,白衣仗剑,超凡脱俗,正是林月如。

    此时,她杀气腾腾,剑指黑影,一往无前。

    “不要过来,我这具是法身!”江辰急忙提醒。

    黑影的实力很强,林月如不是对手。

    可是,林月如置若罔闻,剑锋越发凌厉。

    被破坏好事,黑影冷哼一声。

    “炼天诀!”

    面对林月如的攻势,黑影不敢大意,施展一门魔功。

    一掌劈出去,这片天穹都是在崩塌。

    林月如像是身处特大地震中的普通人,摇摇欲坠,随时都会丧命。

    “日月同辉!”

    不过,林月如活了五百年,也不是等闲之辈。

    剑光绽放,空间迅速稳定下来。

    黑影和江辰都很意外,林月如表现出来的实力,可不是武圣能做到的,就连超能武圣也不行。

    转眼间,一剑击中黑影。

    黑影的自身防御似乎很低,被剑锋击溃,化作大量的烟雾散布在天地间。

    “不愧是被人称为仙子啊,能有这样的战力。”

    只可惜,黑影的声音还是再次传来。

    狼烟般的烟雾凝聚出人形,不过这次,不再是黑色影子,而是一个真正的人。

    一个看上去很阴森的男子,浑身上下都是暗色的主调。

    “影阎王。”

    林月如看着男子,说出对方的名字。

    “没想到月仙子还记得我啊。”这位影阎王冷笑道。

    “当年追杀我数月的家伙,我又怎么会忘记。”林月如冷声道。

    “要不是我们追你的话,你也不会获得机遇,长生不死,不是吗?”

    旁边的江辰皱起眉头,感到奇怪。

    这位影阎王似乎一点都不焦急。

    从一开始,很有闲心的和他说起各种隐秘。

    他本来只是认为对方是享受猎杀的乐趣。

    现在来看,似乎另有隐情。

    “那让我来感谢你吧。”

    说完,林月如再次出剑。

    江辰惊奇的发现自己这位妹妹的剑术造诣不在自己之下。

    最为重要的是,林月如在水属性的水平已经达到登峰造极的地步。

    “水月洞天!”

    一剑划出,月光照耀,剑芒宛如暗流在涌动。

    “修罗魔刀!”

    影阎王手一翻,一把魔刀出现在手。

    血仆的攻击方式千变万化,很难摸清楚规律。

    但是影阎王接连施展魔功,想来是接触魔族的关系。

    思来想去,江辰没有待在原地不动。

    “绝世神通,截空神指!”

    “佛心道骨,佛光普照!”

    他以辅助林月如为主,克制着影阎王。

    “小子,你找死!”

    “魔影万千!”

    影阎王被激怒,直接动用绝式,转眼间,到处都是他的身影,纵横在林月如和江辰之间。

    每道魔影栩栩如生,而且不是残像,同时发动攻击。

    比起刚才对江辰的出手,这一招可以说是影阎王奋力一击。

    “月华!”

    林月如没有让他如意,一剑朝天指去,明月升起。

    一束束月光拥有着锐利的锋芒,顷刻间消灭掉所有魔影。

    “可恶!”

    影阎王脸色有些不太好看,在江辰的克制下,这次交锋让他吃了大亏。

    “林月如,你确定要撕破脸皮吗?”

    影阎王喝道。

    他的话让江辰有些不明白。

    “江辰,你自己好好看看她的变化。”不过,影阎王还是好心提醒。

    江辰不由看过去,大惊失色。

    展现出实力的林月如气质缥缈,让人望而生畏。

    但江辰注意到,月如的三千青丝都变得雪白!

    这让江辰想到他妈妈中的毒,每次出手,都会消耗掉寿命,变得衰老。

    林月如这样的情况,显然是和毒无关。

    “她武圣巅峰的境界能和我大战,你以为不会付出一点什么吗?”影阎王又道。

    “少废话!”

    “揽月!”

    林月如没有让他继续说下去,再次出剑。

    “先解决这家伙再说。”

    江辰知道不能被分心,不仅是默念起经书,还让青铜鼎攻击。

    “哼,林月如,等我下次再来,你会后悔的。”

    影阎王见势不妙,竟然打算逃跑。

    “哥哥,不能让他跑掉,我的状态下次开启,会比现在要弱很多!”

    林月如急道。

    “我乃是影阎王,天底下来去自如,谁能拦得住我?”

    影阎王不屑一笑,虚空遁术一施展,消失在原地。

    (本章完)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