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这位帝尊很年轻。

    在武帝这个境界中,五十岁都算是年轻的。

    而眼前这位,四十岁出头的男子,英武不凡,相貌堂堂。

    身穿青黑色宽袍,里面是紧身的烈火战衣。

    这样一个人,自然而然让人联想到枭雄。

    一双狭长的凤目不时闪烁着精光。

    倘若他年轻十来岁,剃掉黑须,绝对称得上是美男子。

    突然,江辰目光落在这位帝尊右手的食指上面,脸色大变。

    一枚熟悉的戒映入眼帘。

    在江辰手上也有一枚一模一样的。

    神火戒。

    这代表着对方也是炎帝的传承者之一!

    按理来说,在两人身处同一片天地的时候,神火戒应该出提醒的。

    但不知道为什么,这次没有。

    甚至在两人离得不过十米距离的时候,手上的神火戒也没有动静。

    不管江辰在想什么,这位帝尊目光盯着青铜鼎不放。

    也难怪他会动心,刚才见识到青铜鼎神威的人都想要得到。

    “拿来吧!”

    帝尊不管江辰同意不同意,做出隔空取物的动作。

    一瞬间,江辰感觉到青铜鼎要脱离控制。

    他回过神来,将青铜鼎收回到体内。

    这个举动让人动容。

    帝尊那张脸浮现出怒意。

    “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帝尊冷冷道。

    “意味着你想得到青铜鼎,必须了解我的性命。”江辰说道。

    “你以为,本尊不敢是吗?”

    说着,帝尊再次出手,要硬生生从江辰体内把青铜鼎夺走。

    在这过程中,江辰自身也会遭到重创。

    “萧红雪,你在干什么!”

    正当这时候,林月如及时出现。

    一袭白衣,黑如瀑,一尘不染,宛如天仙飞临而下。

    名叫萧红雪的帝尊眉头一皱,还是收手。

    “你身为帝魂殿副殿主,怎么能做出这样强抢别人宝物的行为!”

    林月如没有罢休,当众怒斥道。

    城中的人无不是变色。

    因为林月如只有武圣巅峰的境界,而她面对的,乃是帝尊。

    知道内情的人倒是能理解。

    林月如和龙行一样,是活过五百年的人。

    萧红雪是帝魂殿三位副殿主之一,也是龙行的徒弟之一。

    龙行在意林月如,所以三个徒弟对林月如也是恭敬有加。

    只不过,人是会变得。

    换成是平时,萧红雪不会冲撞林月如。

    但是,大庭广众之下,被这样教训,萧红雪冷哼一声。

    “天下至宝,有德者居之,我乃年轻帝尊之一,足以说明我受到天道认可!”

    自从天道之意降临传开后,天道认可成为热门的词汇。

    不过,萧红雪说这话,没有人觉得狂妄和自大。

    反而觉得有道理。

    现在每一个帝尊,都是抗衡大劫的希望。

    “反观他,武圣初期,仗着神器,横行无忌,四处逞凶,简直就是祸害!”

    萧红雪理直气壮,大声喝道:“各族,各个势力,有哪个没被江辰害过?”

    “没错!”

    “就是!”

    江辰的仇家都是附和,他们都希望江辰越倒霉越好。

    当然,在场大多数人都知道这件事的本质是抢东西。

    只是因为有一方是帝尊,人们基本上保持着和沉默。

    很多时候,沉默往往也是帮凶。

    林月如被萧红雪这番话气得不轻。

    她是看着萧红雪长大的,现在却感觉十分陌生。

    她知道原因是什么。

    萧红雪成为为数不多的帝尊,拥有至高无上的力量,心态自然会变。

    “萧殿主,江辰杀害我儿,还望你做主!”

    蒙洛河很聪明,为了让萧红雪出师有名,马上要他主持公道。

    只可惜,他还不够聪明。

    “怎么?吴国要投靠帝魂殿了?”

    江辰讥讽一声。

    闻言,蒙洛河大惊失色,这才反应过来,自己是夏族阵营。

    萧红雪是帝魂殿的。

    他急忙看向吴国那边,只见吴国王室尽是焦急之色。

    夏族的皇族成员无不是冷漠。

    一时之间,他面如金纸,大汗淋漓。

    “萧殿主,我斩妖宫弟子在古遗迹被他所杀,还请做主。”

    斩妖宫的长老马上说道。

    她是帝魂殿成员,请求萧红雪出手名正言顺。

    “你们的话最大漏洞在于,古遗迹生的事情,都不能秋后算账。”

    林月如冷笑一声,看向萧红雪,“红雪,你若是开了这个头,帝路的规矩可就乱了。”

    她的称呼是一种前辈面对晚辈。

    萧红雪眼珠子一转,余光瞥向破晓组的所有成员。

    “我不会为谁出手,但那个鼎我是势在必得,是天道赐予我的机遇!”

    萧红雪不想事情变得复杂,直截了当表示自己就是要抢。

    而且还是以天道的名义。

    “你能成为帝尊,真以为仅仅是天道吗?”林月如忍不住了。

    萧红雪因为成为帝尊,自命不凡,目中无人。

    张口闭口都说起天道。

    浑然不知道江辰才是帝魂计划的布局者。

    萧红雪眉头一皱,自然是不明白林月如这话的意思。

    “能成为帝尊,离不开师父的栽培。”

    他误以为林月如是在借势压人。

    林月如还想再说,但是被江辰拦住。

    “你想抢青铜鼎,就直接明说,不要绕来绕去,拿天道意志说话,你对天道来说,不过是一个屁。”江辰不屑道。

    萧红雪很讨人厌,最重要的是,那张嘴脸是自内心的。

    认为能成为数千年的第一批帝尊,是上天的认可,自己不凡。

    江辰还真没想到自己的帝魂计划会培养出这样一个玩意。

    “一个屁?”

    人们听到江辰对帝尊形容,无不是震撼。

    萧红雪之所以会这样,最大原因还是世人对帝尊太过敬仰和尊敬。

    物以稀为贵。

    换成是五百年前,江辰在这个年龄成为武圣,那将会轰动整个世界。

    但是,在神武界这样层次的人群中,人们对武圣不是很重视。

    “你成功激起本尊的怒火!将要用你的死来平息。”萧红雪冷冷道。

    话音落下,帝尊的气势爆出来。

    “红雪!你连我的话都不听了是吗?”林月如喝道。

    “我很感谢儿时你对我的教导,但你活得太久了,跟不上时代了。”

    萧红雪摇了摇头,气势完全没有收敛。

    “那我呢?是不是也跟不上时代了?”

    也就在这时候,一个声音突兀响起。

    (本章完)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