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师兄等一下!”

    这四个人见到江辰要走,连忙将他叫住。

    “师兄。”

    另外一名女子走上前来,柔声道:“我们刚才经过剧烈消耗,需要立马恢复,可这里无法吸收灵气,能否守护我们一段时间。”

    在万兽域,最致命的就是自身力量消耗一空。

    尽管四人才用掉三分之一,但还是慌了神。

    兴许是怕江辰不答应,这女子眨了眨眼,姣好的面容尽是期待。

    “行吧。”

    江辰看了眼另外一位女子,刚才好心提醒过自己,就冲这一点,可以帮一帮。

    “太好了。”

    眼前的女子还以为是自己功劳,惊喜的大叫一声。

    旋即,五个人找了个妖兽不多的地方休息。

    江辰得知四个人的名字,许涛、韩千叶是两个男子的名字。

    好心提醒江辰的叫水笙,是一位较小可爱的女子,危险解除后,表现的很安静。

    最后的谭云则相反,自来熟,话很多,对江辰非常热情。

    不过江辰没有多说自己的信息,萍水相逢,不想暴露太多,为这四人带去麻烦。

    他杀了墨青,接下来很有可能遭到报复。

    不过这被四人误解成是装神秘,又见他年纪轻轻已经是神游境,猜测他来历肯定不凡。

    江辰见到四人只是通过灵丹恢复真元,便从纳戒中拿出几头死掉的妖兽,熬成肉汤。

    “纳戒?!”

    四人眼前一亮,那谭云看江辰目光的时候更是狂热,道:“师兄,你这样年轻就已经是神游境,肯定来自大势力吧?就告诉人家嘛。”

    她凑到江辰身边,撒起娇来。

    “大山来的。”江辰无奈笑道。

    “大山?”

    谭云一听,开始联想,道:“水火山庄?连云十八堡?难不成是剑仙山?!”

    她一连说出三个火域的大势力,尤其是最后一个,更是顶尖势力。

    她认定江辰来到大势力,又见江辰相貌和修为皆是一流,想要攀附上。

    若是能成为伴侣,更是风光无限的事情。

    看到谭云这个样子,许涛、韩千叶颇为不满,心里对江辰的感激减轻许多。

    那水笙则是低着头,不知道在想什么。

    忽然,江辰站起身来,目光直视前方,道:“有人来了。”

    这话落下没多久,不远处传来脚步声。

    “我说谁会在这森林里发嗲,原来是你啊,这也难怪。”

    人没到,一个刺耳的女声先是传来。

    谭云听到这声音反应最大,柳眉竖起,怒视着说话的人。

    很快,一行人缓缓走来,多达二十余人。

    走在最前面的是刚才说话的女子,姿色不俗,化着精美的妆容,可又穿着一身软甲,有些不伦不类。

    “李梓,你什么意思?”谭云喝道。

    “没什么,路过而已,看到老相识过来打声招呼,怎么?这就是你看上的相好?也不怎么样嘛。”那叫李梓的女子说着打量起江辰,从头到脚,接着摇了摇头。

    “浑身上下不见一件灵器,穿着长袍就进来了,真是够寒酸啊。”她又道。

    “哼!李梓,这就是你无知,师兄已经是神游境,自然不需要护具,一剑就能斩杀将级妖兽。”

    谭云冷哼一声,笑对方无知。

    “神游境?”

    李梓一愣,显然没想到江辰年纪轻轻,境界这样高。

    身为聚元境的她,不免为刚才的话感到后悔,不过她又想到什么,不以为然地耸了耸肩。

    “也不过是初期入门的神游境,和向师兄比起来,又算得了什么?”

    在她的身后,站着一名气质出众的青年,正饶有兴致地看着两个女人斗嘴,在众人看过来的时候,微微一笑。

    “你也是用剑的?一剑斩杀将级妖兽,我很感兴趣,切磋切磋?”

    这位向师兄说道。

    “没兴趣。”江辰说道。

    向师兄可不是想要得到这个答案,眼睛顿时眯起。

    “不会是怕了吗?这也是正常,向师兄乃是归一剑派的内门弟子,比剑,确实是自找苦吃。”李梓说道。

    “归一剑派,内门弟子?”

    还想着该怎么争口气的谭云吃了一惊,光是这两个信息就足够说明问题所在。

    想到又被李梓压制,谭云心里很不悦,期望着江辰能有所表现。

    可是,江辰却说道:“你们恢复的差不多,那么,我就走了。”

    话音落下,他真的转身离开。

    谭云瞪大眼睛,这时候走,可是会被人笑临阵脱逃啊!

    还是说,江辰真的临阵脱逃?

    “我有说你能走吗?”

    不料,向师兄突然冷喝一声。

    顿时,就有两名归一剑派的弟子咧嘴一笑,将江辰拦住。

    “让开。”江辰皱了皱眉,神色不悦。

    “不让又怎么让?没听见向师兄在和你说话吗?”

    “你以为神游境了不起啊?向师兄能把你打得妈都认不出来!”

    这两个聚元境的归一剑派弟子根本不怕江辰。

    “你想走也可以,跪在地上磕头,或者把你剑留下来。”向师兄又道。

    他不是贪图江辰的剑,他连江辰的剑长什么样子都没见过。

    不过,这是归一剑派的规矩,剑客过招,输的人,必须留下自己的剑。

    在向师兄眼里,江辰输了,输的已经开始要逃跑。

    眼看事情变得不可收拾,谭云不知该怎么办,不敢乱说话。

    倒是那水笙焦急道:“我们之间没有过节,归一剑派的各位师兄,你们乃是十强宗门,该有自己的风骨。”

    “水笙!”谭云焦急叫道。

    李梓露出幸灾乐祸的表情。

    “你的意思是说,我现在很没有风骨?”

    向师兄的声音听上去冰冷无比,整个人散发出凌厉的锋芒。

    “不不是的。”水笙一惊,吓得瑟瑟发抖。

    “自己掌自己嘴,直到我说停!”向师兄喝道。

    水笙一愣,抬起头来,满脸的茫然和惶恐。

    “没听见向师兄的话吗?你这贱人!”

    李梓很乐意抓住打击谭云的机会,连她的朋友都不放过,冲上来就是一巴掌扇向水笙。

    啪!

    水笙吓得闭上眼睛,可预料中的火辣辣痛苦并没有从脸上传来。

    她小心翼翼睁开眼睛,发现李梓的手被一只大手钳住。

    手的主人,是江辰。

    “她没有说错,你很没有风骨,不,你就是一个仗势欺人的垃圾,谈风骨两个字都是可笑。”

    江辰看着那向师兄,一字一顿说道。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