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这一招,是江辰从星阵图中演化出来的。eΩom

    在通过法身点亮七星后,他逐渐摸索到星阵图的真意。

    经过突奇想,他借用法身,创造出七星剑阵。

    这可要比星阵图方便很多,将来的威力也会更大。

    剑阵一起,相当于惊天和破天那样的剑威,不过经过星阵奥义的演化,变得精妙绝伦,堪比绝世神通。

    三剑带着灭杀一切的浩荡剑意,狠狠轰击在要难的风之痕身上。

    这一下,再强的防御也是招架不住。

    风之痕被剑光淹没,毁天灭地的能量无情摧毁着他。

    呼。

    江辰长出一口气,这一剑耗尽他不少精力,残留在体内的天雷又被吸收不少,境界开始松动。

    在江辰想着差不多要成为武圣的时候,一道身影如闪电般扑过来,将他本尊击飞。

    嘶!

    江辰倒吸一口凉气,有些难以置信的看着眼前的风之痕。

    被那样一剑击中还没死!

    当然,风之痕也遭到重创,狼毛都被烧焦,整个身子像是缩水似的,变得干瘪。

    唯一不变的,是那双腥红的眼睛,透露出疯狂和杀意。

    “我妖族的生命力向来顽强,越是极限,越能爆出潜力!”

    “人族的攻击再怎么神妙,在绝对的力量面前,还是不行。”

    在场的妖族看出江辰那一剑是全力以赴,没能解决掉风之痕,那么等待着他的,将会是死亡!

    “江辰,小心!疯狼状态的他在濒死状态会更加可怕。”白不放心叫道。

    不需要她说,江辰也能感受到风之痕的变化。

    “你还有活命的希望,别逼我杀你。”

    让人没想到的是,本该是束手就擒的江辰说出这样的话来。

    “是在故弄玄虚吗?可惜他面对的是疯狼状态!”

    跟来的狼妖认为江辰还在嘴硬。

    风之痕出嘶哑的咆哮声,化为一道残影。

    再次出现时,一道血红的狼爪击中江辰本尊。

    本尊倒飞出去,胸口鲜血直流。

    “看来你是找死。”

    江辰不顾自己伤口,将罚天剑收入鞘中,双手握拳。

    “雷龙拳!”

    不知为何,他放弃剑不用,改用龙拳。

    可怕的龙威或许克制妖族,但对疯狼状态的风之痕来说,起不到作用,反而将他激怒。

    风之痕再次出招,这次是抓向江辰的颈脖。

    如无意外,江辰会像他父亲那样死去。

    白忍不住低头,不忍再看。

    在她用力闭紧双眼的几秒钟后,预料中的击杀动静没有传来。

    反而,她听到无数妖出的惊呼声。

    白抬头看去,就现风之痕的狼爪被江辰一只电芒闪动的五指给握住。

    “那么,我就送你们父子团圆吧。”

    说着,江辰另外一只拳头狠狠打出去。

    风之痕的顽强生命力立马被减弱一大半。

    “怎么会这样?”

    从开始到现在,双方一直都是自身力量有差距,技击之法有分别。

    现在反了过来,江辰反而占据着自身力量的优势。

    所有的妖族下意识想到是风之痕力量耗尽。

    可是定眼一看,又现不像。

    “是江辰!他的境界突破了!”

    终于有人看出蹊跷。

    之所以要用雷龙拳,正是要消化积累在体内的天雷。

    这场战斗出想象的过瘾,江辰全力以赴,突破自我。

    也成功一步登天,成为武圣。

    至于雷劫什么的,早已经在之前承受过,现在是水到渠成的成功。

    成为武圣,一个大境界的飞跃,随便哪样带来的变化都是几十倍增长。

    拥有无暇神体的他,在境界追赶上来,又如何会惧怕对方?

    一拳又一拳,将风之痕作为妖族的可怕生命力给消耗的一干二净。

    最终,风之痕无力倒下,在往下跌落的过程中,化为飞灰。

    “赢了?!”

    一切的转折生在最后的短短一分钟内,许多妖族都没反应过来。

    白和金鹏更是目瞪口呆。

    “我还是低估了他。”

    白不由想到,哪怕她对江辰抱以最高期待,可往往都会被惊艳到他。

    “可恶啊,这人族临战突破,不然必死无疑啊。”

    “就是就是,难怪说运气也是一大实力。”

    “太可惜了,那风之痕是个了不起的妖才。”

    在场不少妖族感到惋惜,觉得风之痕死的太冤枉。

    要不是江辰境界突破,最后一分钟死的绝对会是他。

    “在最后一分钟前,他能和风之痕激战,这总不是运气吧。”

    当然,也有理智的妖族道出这点。

    “我草,你是妖族还是人族,帮着外族说话?”

    不过这样理智的声音马上被埋没。

    妖族的人才不管对错如何,只希望自己这边的族人获胜。

    也正因为这样,他们一开始对风之痕抱以希望。

    现在被江辰无情摧毁,心里别说多难受,更不愿意承认江辰的厉害。

    但是,打心里面,年轻的妖族在看向江辰的时候还是带着畏惧。

    “还有你们,一个个来,还是一起来?”

    空中,江辰看向另外十头狼妖喊话,他可还没忘记这些狼妖是为什么勇士的传统而来。

    在风之痕死后,这些狼妖差点没吓得转身就跑,哪里还敢应战。

    金鹏反应过来,赶忙来到空中告诉江辰这是误会。

    风之痕动手是他个人的意思。

    “他找我报仇,没有任何问题,我不会迁怒暮狼部落,任何想找我报仇的人都可以展开行动,但在那之前,最好准备好棺材。”

    江辰说道。

    这是真心话,风之痕找自己报仇他很欣赏。

    他也给了对方最后的机会。

    至于迁怒暮狼部落,更是不存在。

    “嗯。”

    金鹏这就放心了,趁着这时候,他说道:“江辰,我们妖神殿真不知道黄金氏族故意让白灵暴走,迷惑我们视线。”

    他还在争取着白灵能成为暮狼部落的杀神。

    “这已经不重要,我想你应该清楚。”江辰说道。

    金鹏明白这话的意思,但是他没有放弃。

    为了部落!

    随即,江辰落回到广场上,对着白笑道:“我说了吧,没事的。”

    白看着他那一身相当于乞丐的衣服,和上面的鲜血,也笑道:“但你也要承认,这比你想象中要难对付。”

    (本章完)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