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尽管部落由着各种各样的妖组成,但是,构成权利中枢的往往都会是相同的种类。┡e┡ΩwwΔw 1xiaoshuo

    也是整个部落实力最强的那群人。

    在暮狼部落中,这个种类是狼妖,这点能从名字中猜出来。

    江辰和白灵很快被带去见了部落的酋长。

    白姑娘没有同行,她的任务已经完成。

    在那座雪山,也就是暮狼部落妖族嘴里的圣山中,江辰见到酋长。

    山顶上的建筑物是江辰见过最华丽的。

    当然,仅限于这个部落而言。

    一个住满着狼妖的山庄中,一栋最大的砖房。

    房内非常宽敞,左右两边站着看上去非常彪悍的狼妖。

    在最里面,部落的酋长是唯一坐着的。

    毛浓密的中年人,身穿有着金色肩甲的蓝金长衣。

    比起其他狼妖,这位酋长看上去颇具智慧。

    在接下来的交谈中,江辰也见证到这点。

    从言谈中,江辰可以看出这位酋长老谋深算。

    谈话的内容无外乎是当初江辰和金鹏商量的那样。

    酋长敲定细节后,认真道:“同意你一个人族参加万妖大会,我们部落承受不轻的争论,但愿你不要让我们失望。”

    江辰很想问问这个失望的定义是什么,但明智的没有选择开口。

    “说完这个,我们来说说另外一件事吧。”

    酋长话锋一转,站起身来,江辰这才现对方比自己高出一大截,足有两米五六。

    “我女儿在那仙宫中被人囚禁,还沦落成陪练的沙包,更被你打得晕死过去。”

    酋长冷冷道:“对此,你要什么想说的?”

    这话落下,周围的狼妖虎视眈眈,释放出不少的威压。

    尽管江辰猜到狼媚是对方女儿,可见到对方难,依然有些意外。

    “我没有想说的。”江辰平静道。

    “你们那样对待我女儿,还没有想说的吗?”酋长的脸色越来越阴沉,语气不知觉冷厉起来。

    “酋长。”

    金鹏暗暗焦急,想要说话。

    “我在问他。”

    酋长不给他说话的机会,冷声道:“刚才,我是作为酋长和你商谈着部落大事,现在,我以一个父亲的身份在你说话。”

    要不是江辰从白姑娘那里了解到内情,绝对会被这番话折服。

    “那不知道酋长要如何?”他问道。

    “我女儿说,在你们仙宫,她总共被十一个人挑战。”

    酋长说道:“我这人很公平,我不会以强欺弱。”

    “哦?”江辰等着他下面的话。

    “我要你在万妖大会之前,迎战我暮狼部落十一个年轻战士。”

    酋长说道:“我不保证那些战士的实力高低,但我保证他们的年龄按照人族来换算,都是三十岁以下。”

    金鹏显然是没想过会有这样的事情。

    倒是屋内的狼妖们心照不宣的笑了起来。

    “就是这样吗?”

    在他们注视下,江辰一本正经问道。

    嗯

    就是这样?

    狼妖们一怔,被藐视的感觉让他们很愤怒。

    “很好,我见识到了你的勇气,难怪你敢来我妖界。”

    酋长皮笑肉不笑,道:“那你先下去休息吧,开始之前,我会让人通知你的。”

    就这样,江辰和白灵离开山庄。

    本来,他大可在山庄住下,但是有白姑娘的话在先,他可不会犯蠢。

    金鹏和他一起下山。

    “你们先行一步。”

    一路上,金鹏都是心事重重,让三大妖离开后,这才对江辰说道:“江辰,你是不是听到什么?”

    “比如说?我所知道的,可都是你当初告诉过我的。”江辰轻笑道。

    “好吧。”

    金鹏见他的笑容,一下子明白过来,“难道你要让白山带你来。”

    “白山”

    江辰一怔,接着反应过来,这是白姑娘的名字。

    “白姑娘可没和我说什么。”江辰说道。

    “不用紧张,我对你没有恶意,在你了解我们部落的权利体系后,会明白的。”

    金鹏苦笑道。

    同时,在刚才山庄的房屋中,暮狼酋长让大多数狼妖都出去,只留下一个人。

    正是先前和江辰起冲突的黑风。

    “将最强的年轻战士叫回来,让他知道,我女儿不是谁都能欺负的。”

    一改刚才大义凛然的形象,这位酋长流露出真面目。

    黑风点了点头,很赞同这话,忽然想到什么,道:“要不要把风之痕叫回来?”

    “他?他的年龄应该不符合吧。”

    “也是,可惜了。”

    黑风感到惋惜,如果风之痕能上场的话,那肯定能让那个不知天高地厚的人族知道厉害。

    “不过,年龄符不符合,都是由我们说的算,按照你说的,把那小子叫回来。”

    没想到的是,酋长话锋一转,还真的同意。

    “好!”

    黑风大喜望外,得意一笑。

    另外一边,江辰和白灵刚刚下山,白姑娘主动找来。

    “怎么样?”白姑娘询问道。

    江辰把刚才的事情一说,包括自己要迎战十一个年轻战士。

    “酋长目的绝对没有那样简单。”白姑娘有些不太放心。

    江辰拍了拍她肩膀,笑道:“不要为我太过担心,更糟糕的情况我都想过。”

    白姑娘一怔,也觉得自己一路上像是上了条似的,一直紧张兮兮。

    她冲着江辰点了点头,没有再说这些。

    “对了,我到现在才知道原来你叫白山。”江辰笑道。

    说到这个,白姑娘那张耐看的脸庞很少见的露红晕。

    “这个名字,怎么说呢。”她一副为难的样子。

    “我知道,这个名字确实不适合女孩子,但只是名字而已。”

    江辰还以为她是介意这个,安抚道。

    听他这样说,白姑娘露出很有趣的笑容。

    “那么,江辰,你来猜猜我是什么妖吧。”

    “哦?”

    江辰眼前一亮,猜谜他倒是挺喜欢的。

    于是,他结合和白姑娘认识以来的种种迹象,进行最有可能的猜测。

    但结果是,江辰现没有一种可能性符合。

    每一种妖化身成人,都会有着自己的特性,可白姑娘似乎找不到。

    “你做梦都不会想到的。”白姑娘说道。

    江辰也不想胡乱猜测,满脸的好奇看着她。

    在江辰期待的目光中,白姑娘说出答案。

    (本章完)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