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如果是其他人还好说,问题是这话出自除魔殿核心弟子的嘴中,那么就值得认真对待。

    不过很快,江辰摇了摇头,想到此行目的,不想浪费精力。

    “两不耽误,和我们合作的话,甚至你能更快完成任务,不是吗?”慕容嫣然七窍玲珑,察言观色很有一套。

    “我们?”

    江辰注意到她话中的细节,一开始还以为说的是她和玄青。

    但看玄青的神情,并不是这样的。

    “是的,我和其他人,不过在你同意之前,我们还没必要说到那个地步。”慕容嫣然轻笑道。

    “你们担心遇到解决不了的问题,希望我这个佛门弟子使用佛光照一照?”

    他说的很直白,但也说中要害。

    慕容嫣然说道:“在路途中,我们会将遇到的魔物都交给你来杀死,或许你会觉得投机取巧,但我想在你要救的人面前,不会太在意这点对吧?”

    江辰没有给出回答,随意道:“我还以为你是冲玄清来着。”

    “谁让一个佛门弟子突然出现,简直是天意。”慕容嫣然表现的很真诚,仿佛没什么可隐瞒的。

    江辰摸着下巴,沉吟不语。

    “若是你们在这里又碰到大天魔,甚至更厉害的怎么办?玄青师妹对这里了如指掌,或许可以保证安全,但费时费力。”

    慕容嫣然说道:“我估摸着,你们可能需要五六天才能完成这一层的任务。”

    “那跟着你们呢?”江辰问道。

    “我们决定两天之内找到遗迹。”慕容嫣然果断回答道。

    “听起来我似乎没有拒绝的理由。”

    江辰耸了耸肩,在对方面露喜色前,突然问:“不过我要知道你的消息从哪而来。”

    “这?不太合理吧。”慕容嫣然终于流露出为难之色。

    江辰很干脆,走到玄青身边,道:“你要带我们和一群陌生人去往一个危机四伏的地方,却不告诉我们缘由,我宁愿多花几天的时间。”

    闻言,慕容嫣然观察着玄青反应。

    见到自己的小师妹完全是站在江辰这边的,无奈摇头,说出怎么回事。

    原来,这一批待在魔渊的核心弟子查出一件事情。

    有人接连两次进出魔渊。

    这本是无可厚非,不过这个人乃是帝子,还是曾经参加武域的帝子。

    那么按照除魔殿和三大势力的约定,这个人是不能进来的。

    这名帝子也是明白这点,所以选择易容,但是在遇到棘手的魔物时候,不小心暴露自己。

    正巧被赶到的核心弟子现。

    一开始,他们要将这人给扭送出魔渊。

    直到这个人说出真正来到魔渊目的!

    “本来我们以为他只是贪图魔渊的修炼效果,不过后来想想,没有三大势力的制衡,魔渊的危险可不是什么特别好的历练地点。”

    慕容嫣然神秘一笑,说到重点的时候,故意停顿一会儿。

    可惜的是,江辰和玄青都是一脸冷漠。

    “你们啊。”

    慕容嫣然无奈一笑,继续说起来。

    那位帝子说在第三层现玄女的遗迹。

    一开始,除魔殿的弟子都是不相信的,直到他拿出证据来,这才改变一切。

    “什么证据?那帝子的身份是?”江辰询问道。

    “我不是直接接触人,没看到证据,不过我向你保证,当时负责的那位核心弟子生性多疑,极为严谨,他都能信服的证据,肯定不是假的。”

    说到这里,慕容嫣然认真起来,“至于那帝子的身份,是保密的,总不能和别人合作,还将他暴露吧?”

    也是,并不说不当场把那个帝子扭送出去就没事,只要这件事曝光,那帝子说不定会被取消帝子资格。

    “知道他身份的人只有当时的那位师兄,那人现在已经恢复易容。”

    “我因为是那个圈子的人,得知消息,参与进来,但我在第二层的任务没完成,又被除魔号角耽误,所以慢了一步。”

    难怪当时她赶来的时候现已经结束很生气。

    “该说的已经说了,你自己做决定吧。”

    慕容嫣然欲擒故纵,把一切说清楚后后,不急着要求江辰,等他自己决定。

    江辰和玄青相视一望,先不说玄女的遗迹中有什么,光是能在两天内以相当于安全的方式完成任务,都比两个人行动要强。

    “按照你所说的,我没有理由拒绝,但最好不要让我现你骗我。”江辰同意了。

    “如果骗你的话,你会怎么样?”

    慕容嫣然像是不经意笑问道。

    “那你就需要和那些骗过我的人去问。”

    “那些人在哪?”

    “黄泉路上。”江辰冷声道。

    慕容嫣然愣了一会儿,脸上表情保持不变。

    两三秒后,她露出一排洁白的贝齿,道:“那我应该是没机会向他们询问了。”

    “那样最好不过。”

    “跟我来吧,我带你们去见其他人。”

    在慕容嫣然带路下,江辰通过传声方式询问着玄青,关于这个女人的事情。

    “我和她同时加入除魔殿,经常接触,她对我很好,但是。”

    后面的话,不言而喻,玄青怀疑对方是布局的人派来的。

    “连女的都怀疑?”

    江辰都不知道该说什么是好,又道:“你觉得她说的是真是假,以你在除魔殿那么多年的阅历。”

    “遗迹我经常听说,不过从来没有个准确的,不过她嘴里那个生性多疑的师兄,应该是曹师兄,如果曹师兄都相信那位帝子,那帝子所说关于遗迹的消息,有可能是真的。”

    “看来这位曹师兄很有名气。”

    “嗯,他很喜欢猜疑。”

    忽然,江辰话锋一转,提醒道:“小心了。”

    “什么?”玄青没反应过来。

    “如果没有我这个佛门帝子,他们照样行动,也有信心成功。所以我在不在都无所谓。”

    江辰指出这点,道:“从一开始,那女人都是以你为主,想改变你的目标,现动摇不了,才在我身上想办法。”

    “你是说?”

    玄青很困惑,江辰说的这些,她都没察觉出来。

    “玄女的遗迹,你是玄女的后人,带上你,等于拥有王牌。”

    江辰笑了笑,目光看向走在前面的慕容嫣然。

    察觉到他的目光,慕容嫣然回头一笑。

    “想和我玩是吗?那就看谁笑到最后吧。“江辰心说道。

    (本章完)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