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几乎没有能量碰撞的波动,魔蝠形成的长刀被无声给消亡。

    如同暴露在烈阳下的阴影,悄然不见。

    这让在场的人激动万分,任谁都看得出江辰临战突破,佛力上升到新的领域。

    “天不亡我们啊。”

    大起大落,许多人内心都快承受不住。

    江辰向前迈出一步,道法自然,哪怕是在魔渊中,也和天地有着某种联系。

    “怎么会如此?”大天魔百思不得其解。

    佛力高深莫测,对妖邪有克制效果,但却无法在正常敌人面前获得优势。

    按照大天魔的说法,是因为江辰的水平还处于皮毛。

    若是能让浩瀚的佛力让正常人伏法,面对妖邪更能挥出作用。

    现在,江辰做到了。

    大日金焰和焚天妖炎和圣印完美结合。

    这么多年来,江辰因为天凤真血,在火的方面获得不少优势,但却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将优势扩大到这种程度。

    大天魔不明白的是,也就刚才那会功夫,没有太大的变化,江辰是如何完成这样大的飞跃?

    想不明白,让大天魔盛怒,他自内心的讨厌江辰身上气息。

    所以他一开始是打算把江辰留在最后,慢慢折磨致死。

    现在看来,这是一个错误。

    “马跃天渊!”

    这时,怒马将军抓住机会,趁着大天魔注意力分散的时候,动绝式。

    “魔之甲!”

    大天魔冷哼一声,狼烟般的魔气从体内爆,身上那件长袍终于变化成黑甲。

    全副武装的他,战斗力攀升。

    怒马将军的拳势甚至无法近身,被魔气笼罩,气势一落千丈,双眼火辣辣的疼,短暂失明。

    “死!”

    大天魔抱着逐个击破的想法,要将怒马将军击杀。

    一刀下去,可怕的刀劲带着魔族特有的破坏力,怒马将军哪怕是重甲没有被毁,也是吃不消。

    “不要!”

    白衣女子芳心大乱,面如金纸,手握着红唇,眼睛里充满着惊恐。

    眼看着怒马将军惨死,一只金光大手拍来,抢在前面将刀劲拍散。

    “等的就是你!”

    大天魔斜视向右边,魔刀长啸,宛如厉鬼哭嚎,让人心头大乱。

    “修炼魔刀,正邪无用!”

    这一刀比刚才击败怒马将军的还要凶残,江辰一个武皇后期,看上去十分危险。

    “任何力量,都离不开自身基础,你还太弱!”

    大天魔冷笑着,在魔域中,他自信能杀死这个佛门弟子。

    “很遗憾,你还没有出我的极限。”

    “天地法相,法相天地!”

    江辰无惧魔刀,沉声大喝。

    神圣浩荡的佛力驱散掉魔刀的气息,每个人都感觉到暖洋洋的,自然不包括大天魔。

    佛光如潮水般蔓延,魔域很快成为金色世界。

    在这过程中,江辰的身躯在变大。

    原本,他离得地面还有数百米距离,但短时间内,双脚踩在地面。

    上半身还没到极限,越来越大,越来越高。

    很快到了天穹顶部,血色的天幕被他脑袋抵到。

    如同寒冰融合,血色天幕消失。

    “魔域被破了!”

    有人率先看出这点,情不自禁叫出声来。

    一部分人下意识想要逃走,但马上察觉到似乎没有必要。

    失去魔域加持,大天魔这一刀砍在江辰身上,只是留下一道印子。

    “法相?还是天地法相,怎么可能?!”

    这位大天魔显然是对佛门有所了解,明白法相的意义。

    法相有很多种,根据佛门弟子的佛意凝练出来。

    就如同一个人的武魂,武魂的高低,要看一个人整体水平。

    法相天地,在大天魔认知中,只有那些佛级别的佛门中人才能拥有。

    可是,眼前的江辰都还没剃度,为何能有如此高的佛意?

    大天魔想不明白,也知道现在不是想明白的时候。

    魔域被破,代表着什么他再明白不过。

    “你会成为魔渊众矢之的!”

    留下一句狠话,大天魔转身就跑。

    这还是他第一次在度方面有所表现,人们惊奇的现他比电还要快。

    “跑得掉吗?”

    “如来神掌!”

    巨人般的江辰根本不去追,直接一掌拍下去,以他的体积,方圆百里都是近身范围。

    大天魔再快,也不可能眨眼间跑出这个范围。

    燃烧着金色圣焰的手掌落下,大天魔大惊失色,他不需要抬头看,也明白意味着什么。

    “为什么?!难道他刚才一直故意隐藏着自己?不,不会的!”

    到这时候,大天魔真的是想解开心中困惑。

    然而,饶是他想象力再怎么丰富,也不会想到在同一时刻,第七界的某处密室中,有一个一模一样的江辰正如释重负,伸手接住掉落下来的舍利子。

    “不愧是舍利子啊。”

    如果没有舍利子,江辰还要花费很长一段时间才能做到像现在这样。

    现在凭借着舍利子,明悟《大日经》,简直是一日千里。

    话说回来,大天魔被偌大的手掌拍中,连带着一座石山被拍成平地。

    在被按在地面之前,大天魔就被神掌中的圣焰给烧死。

    “死了!像一只苍蝇被拍死!”

    众人心头猛地一跳,还以为会有一场精彩的佛魔大战,现在看来,是他们想太多了。

    想想也是,失去魔域,大天魔失去最大依仗。

    都不需要江辰,全盛时期的怒马将军都能将大天魔斩杀。

    当然,没有江辰破掉魔域的本事,一切都是白搭。

    旋即,所有的佛光收起,江辰恢复成正常大小。

    “江辰。”杜勇波第一个迎了上来,神情有些亢奋,死里逃生,都会这样。

    江辰点了点头,眼神黯然,在刚才,狼牙小队有三人惨死。

    “如果早点突破,其他人就不会死。”江辰无奈道。

    “这叫什么话,如果不是你突破,我们都要死在这里。”

    杜勇波不会是那种恩将仇报的人,知道江辰已经尽了最大努力。

    因为从一开始,江辰都没有被困住,而是自愿进来的。

    “要怪,就怪某个自以为是的女人!”

    不过,不代表杜勇波不悲愤,一双噬人的凶光看向那边惊魂未定的白衣女子。

    (本章完)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