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第二天,没有人再找江辰麻烦。

    除魔殿的面积也就一座岛屿,所以江辰跟着一位帝尊来的消息被庭院中这些人知道。

    他们这才知道江辰的话没有夸张。

    不过,这改变不了江辰进去魔渊相当于送死的事实。

    既然有帝尊撑腰,为何不去找武圣来护法?

    人们不明白,也懒得弄清楚。

    事不关己,高高挂起。

    江辰不在意别人的看法,闲来无事的他来到玄门所在。

    玄门位于岛屿的另外一边,一座平坦的大广场上面。

    有八扇门立在广场的边缘上,排列成一个扇形。

    没有开启的玄门看着很怪,没有门板,只有玉石制成的门框。

    广场上远不止江辰一个人,相反的,不少人聚集在这里,围绕着玄门。

    大多数人听闻过江辰的事情,但是没看到他真人,所以他的到来没有引起什么注意。

    倒是身穿青色玄衣的除魔殿弟子会用异样目光看向他。

    “有传闻说,玄门其实有着玄女的传承,也不知道是真是假。”

    “应该不可能吧,玄女的传承,岂不是就是神王的传承?”

    “玄黄大世界中,都有玄女留下来的遗迹,尽管蕴含着无数至宝,但和神王的身份比起来,不值得一提。”

    走近玄门,还能听见有人谈论着。

    江辰心中一动,玄女的传承?

    他曾经找寻到一处玄女的传承,里面的宝物是当时现的传承最多。

    “喂喂喂,我说你们,什么遗迹?九天玄女踏破虚空,去往仙界,又没有陨落,说遗迹可是冒犯。”

    忽然间,轻快的脚步声响起,一个傲慢的声音打断玄门边上的几人谈话。

    这几人是一个小团队,自己说着自己的,没想到会有人插嘴。

    都是武字级的强者,有着傲气。

    感觉到被冒犯的几个人怒视过去。

    不过在看到来人的时候,他们眼睛眯起,面露忌惮之色。

    说话的是一位身穿蓝衣的男子,三十岁出头,满脸轻狂之色。

    他身边跟着一位武圣的老者。

    这两人正是昨天在庭院训斥那个冯元的人,来自三大势力。

    但是,真正让人忌惮的,是和他们一起来的。

    几个如花似玉的大美人,尤其是为那位,五官精致,肌肤雪白,面庞像是刚刚拨开的鸡蛋。

    尤其是她身上那股干净利落,一丝不苟的美感,让见惯美女的江辰也忍不住多看几眼。

    她们的身上,身穿玄青色长衣,衣袖和衣襟有着一层金边。

    这代表着她们的身份,除魔殿的核心弟子。

    在这座岛上有着绝对权威。

    蓝衣男子能和她们走在一起,身份自然不简单。

    “你们几个,向玄青姑娘道歉。”

    蓝衣男子看着刚才谈论的几个人认怂,得意一笑,又是道。

    ?“凭什么?”

    蓝衣男子趾高气扬的态度让他们很生气,尤其还要向一个漂亮的女子道歉,简直是一种侮辱。

    “凭什么?”

    蓝衣男子仿佛听到什么好笑的话,脸上写满着嘲弄,“你们难道不知道玄青姑娘是九天玄女的后代吗?!”

    “什么?”

    这话一出,别说是这几人,就连江辰也都感到吃惊。

    他看向那位叫玄青的女子,在蓝衣男子说这些话的时候,神色没有太大变化,双眼有些淡漠。

    不是享受,也不是认为应该如此。

    而是一种厌倦和无奈,所以选择什么都不做。

    “还愣着干什么?!”蓝衣男子呵斥道。

    本来都已经打算这样做的几个人听到这话,面目狰狞。

    “你太过分了吧!别人都没说什么,你凭什么对我们指手画脚?”

    脸上有着一道刀疤的男子站出来。

    他和自己的同伴是一群志同道合的冒险者,相约结伴同行,闯过禁地,进过遗迹。

    在积累到一定财富后,他们来到除魔殿,想要去魔渊历练自己。

    血性不允许他们向一个趾高气扬的家伙低头。

    “你是不服吗?信不信我一句话,就能让你们滚蛋?就连费用都不退你们。”蓝衣男子冷笑道。

    “我不信除魔殿这样不讲理!”刀疤男子怒道。

    “好,二长老,这几人侮辱玄女后人,对玄女不敬,你去和除魔殿说一说。”

    蓝衣男子摆了摆手,像是在驱赶着几只苍蝇。

    “好的。”

    那位老者也没什么原则,一味偏袒自家公子。

    化为一道流光,离开广场。

    刀疤男子等人脸色一顿,意识到不妙。

    旁边的人看到事情闹大,有人幸灾乐祸,更多的人无奈摇头。

    “狼牙小队太冲动了,能和除魔殿核心弟子走在一起的人,能简单吗?”

    “那个蓝衣男子,好像是来自夏族的一位皇子。”

    “皇子?你说清楚,是王子还是皇子?”

    “皇子。”

    王子,那就是来自于夏族下面三十六个附属国的王子。

    皇子,是出自夏族皇朝,身份尊贵。

    身边这些讨论的声音让刀疤男子等人脸色很难看,相反的,蓝衣男子很是得意。

    没过多久,他的二长老回来,还带着一位中年男子,是除魔殿的执事。

    “风宇皇子,就是他们吗?”

    执事先是满脸讨好的看向蓝衣男子,在看向刀疤男子的时候,又是目露凶光。

    蓝衣男子懒得多说,应了一声。

    “你们几个,收拾东西,正午之前,离开这里。”执事冷冷道。

    “凭什么!”刀疤男子很不甘心。

    “你们侮辱玄女后代,亵渎玄女,尤其是在玄门之前,乃是大罪,让你们安全离开,已经是仁慈!”执事喝道。

    “那我们的费用怎么算?”刀疤男子的同伴已经打算认栽。

    “自然是你们的赔礼。”执事说道。

    “可恶!”

    这支小队盛怒,尊严就这样被人任意践踏,哪怕是成为武字级强者,依然是无法避免。

    “我说,你们会不会太欺人太甚?”

    就在事情接近尾声的时候,一道不大,但足够所有人听到的声音响起。

    是江辰,他目睹事情的经过,还是没忍得住。

    “这是找死吗?这时候还出来说话,真没眼力劲啊。”

    (本章完)

    :。: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