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江辰摇头,他不会同意这样做的,哪怕可以做到。

    “我必须要进去,白灵若是出事,我将内疚一辈子,念头不通达,难以有更高成就。”

    他深吸一口气,认真起来。

    “可是?”

    筱偌还是放心不下。

    “上辈子,出入险恶之地,往往都是你和无命护我,但是这辈子,我不再是躲在别人身后,弱不禁风的第一公子。”

    “白灵将我当成是唯一亲人,当初我送他妖界,承诺过会再见的。”

    “如今他在魔渊第四层,陷入杀戮和疯狂,我不能无动于衷。”

    听到这番话,筱偌也现江辰和前世有所不同。

    “那好,也请你记住,你现在是我的唯一。”

    留下一句话,筱偌从原地消失,她怕留下来会强行阻止江辰。

    “放心吧,我会没事的。”

    江辰轻语一声,返回到除魔殿。

    “看来玲珑掌教是同意了。”

    叶秋看他一个人回来,猜出什么,道:“那个啊,我能不能问下你和你们掌教至尊是什么关系?”

    他实在是好奇,才会忍不住说出这话。

    “那个,不说也没关系。”

    话说出口,叶秋意识到不妥当,又是说道。

    “他是我妻子。”江辰肃然道。

    嘶!

    叶秋倒吸一口凉气,不知道该怎么形容。

    “好,好福气啊。”

    想了半天,他才憋出这样一句话来。

    旋即,两人说起正事。

    玄门每隔一段时间开启,想去魔渊历练的人不在少数。

    几乎开启的日子还没到,玄门能够承受的数额就已经满员。

    这次也不意外。

    叶秋透露是看在红云尊者的面子上,破例让江辰报名。

    不过,费用还是要收的。

    “由于玄门承受有限,如果有出极品道器以上的宝物,要交给除魔殿保管。”

    “那就相当于不得使用外力?”江辰说道。

    “那倒不至于,魔渊中混乱的很,不会有人讲规矩的,上次帝子进去,也是查的最严一次。”

    叶秋摆了摆手,没有在这方面多说。

    到时候玄门会自行判断一个人有没有携带出承受极限的至宝。

    为了以防麻烦,最好提前交出来。

    除魔殿自然不会私吞,不过江辰也没打算把青铜鼎交给他们。

    实际上,青铜鼎压根没有带。

    上次保全玲珑仙宫的数百人,抗衡数十名武圣攻击,青铜鼎海量的能量已经耗尽。

    现在,青铜鼎被送回到天宫。

    天御域有一处玄黄二气的本源之地,能用来修复。

    江辰现在身上,只剩下星阵图。

    星阵其实不算是纯粹的外力,能挥出多大威力,还是要看自身的造化。

    江辰想着到时候玄门要是查出来,再交给除魔殿保管就是。

    “叶殿主,我想以玲珑仙宫副掌教的身份和你谈话。”

    忽然,江辰一本正经,换上严肃面孔。

    “哦?洗耳恭听。”

    叶秋在得知江辰的身份,不敢轻视。

    “除魔殿的立场,和三大势力的立场一致吗?”江辰问道。

    叶秋眼眸一转,脸色变化不定,难以琢磨出什么。

    “这话的意思是?”他不答反问。

    “三大势力前不久进攻我玲珑仙宫,若是他们知道你帮助我们,不怕怪罪吗?”江辰又道。

    叶秋笑了笑,道:“我确实听说过一伙神秘人进攻玲珑仙宫,但是不是三大势力,我就不知道了。”

    “至于三大势力的怪罪,更是谈不上,我们秩序中立,守护魔渊,不参与任何势力斗争。”

    这都是官话,不过江辰也得到自己想要的。

    除魔殿是在厚积薄,养精蓄锐。

    而且三大势力已经知道,但也无法做什么。

    否则的话,帝路行动,就不会是合作的形式。

    “除魔殿的力量,肯定比表面上要可怕。”江辰心说道。

    旋即,江辰完成报名,被带到一片庭院中,等待着玄门开启之日。

    庭院里面的人都和江辰一样,是要去魔渊的。

    有男有女,有老有少。

    境界最低的不是江辰,最高的是接近武圣巅峰。

    “啧啧啧,现在帝路暂停,魔渊没人维持秩序,还有人来送死呢?”

    看到江辰出现,这些无所事事的人大感新奇。

    江辰的境界或许不是最低,但他却是孤身一人,其他的年轻人都有着武圣强者保护。

    毕竟,去魔渊只需要费用就可以。

    “冯元,你在胡说什么!”

    江辰还没开口,倒是先有人喝叱那个出言不逊的男人。

    叫冯元的是一位中年男子,武圣初期的境界。

    喝叱他的人三十岁出头,要比他年轻,身穿蓝衣,一表人才,器宇轩昂。

    冯元被喝叱的原因和江辰无关,而是他的话几乎要暴露出魔渊就是武域这一点。

    “切,真到这个层次的人谁不知道。”

    冯元撇了撇嘴,小声嘀咕着。

    他对那位蓝衣男子很不满,但是碍于对方的身份,以及随行的老者,也不敢作。

    “小心自己的言论,免得引来不好的后果。”

    冯元的小声嘀咕还是被人听见,蓝衣男子身边的老者冷冷道。

    冯元哼哼几下,没有说话。

    江辰把这些看在眼里,猜测着蓝衣男子应该是来自三大势力。

    “年轻人,魔渊不是闹着玩的地方,去让你们家派人护行吧。”

    也不是所有人都对江辰有敌意,有的人友善提醒。

    江辰看过去,现是一位精壮的汉子,五官端正,浓眉大眼。

    “谢谢大叔提醒,可惜我家的人进不去魔渊。”江辰轻笑道。

    这话一出,不少人摇头,认为江辰是在说大话。

    玄门的极限是武圣巅峰,这个范围已经很广阔。

    江辰还说进不去,怎么着?你家的人是帝尊啊。

    他们不会想到还真是帝尊。

    咦?

    江辰忽然察觉到有一道目光看得自己很不舒服。

    转头看去,现是一位年轻人,眼神怨毒,满脸怒意。

    江辰皱了皱眉,因为他不认识这个人,没有一点印象。

    可对方的样子,仿佛自己是杀父仇人。

    “好!好!你竟然真敢来神武界!真是不知死活!也好,我有机会亲手报仇!”

    这人毫不掩饰自己,眼神如刀。

    (本章完)

    :。: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