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与此同时,不仅是玲珑仙宫,第七界的天宫也遭到无情破坏。

    先是丹山,一群神秘人凭空出现,要将大山摧毁,包括炼丹室和里面的丹药师。

    所幸江辰布置的阵法支撑一段时间。

    造化神树绽放,无数根树枝疾驰而去,洞穿虚空,前去救援。

    “江家和高家也遭到人攻击!”

    天宫的凌霄殿,江辰又接到消息。

    “黑龙、青魔、血邪皇!”

    江辰法身果断下冷,将五大圣派去求援。

    “唉。”

    无名留在江辰身边,面色复杂。

    “师父,说吧。”江辰苦笑一声,明白师父的心情。

    “我早告诉过你的。”

    无名长叹一口气,无奈道:“和玲珑仙宫合作势必会惹怒三大势力,挑战他们的底线。”

    “早晚都是要来的。”

    天宫面临的压力,要比玲珑仙宫小得多,江辰自信能够撑过去。

    只不过,那种被人盯上的感觉越来越强烈。

    仿佛那个杀手就在自己身边。

    然而,偌大的凌霄殿只有他和师父。

    “江辰,你太独断了,也从来没见你关心过天宫的发展,你有什么资格自称天宫之主?”

    无名自顾说着,话锋越来越不对。

    江辰眉头紧皱,下一秒,他脸色大变,急忙转身。

    噗!

    凌厉的剑锋刺穿他的护体罡气,将他打飞出去。

    “师父?”

    江辰满脸震惊,这道剑锋他不陌生,正是来自于不朽剑道。

    只见无名一反常态,手持利剑,神情阴冷,噬人的目光直视着他。

    轻轻一甩,剑刃上的鲜血溅射在地面。

    “江辰,你太让为师失望了。”无名摇头,持剑向前。

    一瞬间,江辰心情复杂,不知道该说什么。

    “你难道真的以为三大势力没有能力对付你吗?他们只是懒得出力,也乐意看到肥羊成长。”

    无名继续道:“三大势力的影响力,无孔不入的。”

    “少在这放屁!你把我师父怎么样了?!”

    突然间,江辰反应过来,厉声喝道。

    无名前行的脚步顿了顿,紧接着,脸上流露出怪异的笑容。

    “真是无趣的人啊,我这还在享受着乐趣呢。”

    再开口,声音变成一个娇滴滴的女人。

    “不过我想知道,你是怎么看出来的?”

    下一秒,声音变得十分粗犷,整个人在扭曲变化着,变成一个精悍的壮汉。

    “因为师父不会这样对我。”江辰坚定道。

    “这样?就这样?”

    杀手对这个回答很意外,接着露出怪笑,摇身一变,化为江辰的母亲高月。

    样貌一模一样,不过高月的典雅全没看到,反而透露着娇媚。

    “来!让娘好好抱你。”

    再开口,声音又是不同。

    江辰眉头紧皱,尽管努力掩饰,但还是能看出他内心的吃惊。

    这是他见过最诡异的人。

    任意变化,防不胜防。

    而且从他刚才以师父的身份和自己交谈来看,应该是血仆。

    得到无名的鲜血,获得无名的记忆。

    否则不可能做到天衣无缝,在发难之前不被自己察觉到。

    方才那一剑,有不朽剑道的意境在里面,符合血族的天赋。

    “你到底把我师父怎么样了?”

    江辰站在虚空,刚才那一剑令他伤的不轻,神体都无法迅速恢复。

    “你还有心思关心别人啊。”

    杀手戏谑道,仿佛江辰已经是瓮中捉鳖。

    “你逃不掉的,哪怕我死。”江辰冷声道。

    “这一点,我倒是不怀疑,不过放心,你无法真正杀掉我。”杀手不像是在进行杀戮,仿佛是在闲庭散步,轻松的很。

    “是吗?”

    江辰右手高举,斩妖台飞到高空,将这名杀手锁定住。

    “你现在知道答案了吧。”

    不想,杀手露齿一笑,一点都不意外。

    江辰神色一变,斩妖台明明是锁定一个人,可目标却有两个。

    这是因为对方有着无名的气息,混淆掉斩妖台。

    “潜伏这么久,或多或少对你还是有所了解的,斩妖台一旦落下,不仅我人头落地,你师父在暗中也会被你所杀。”杀手冷笑道。

    他很有自信,这句话落下后,不管三七二十一,果断出剑。

    他的实力很强,武圣的巅峰,比玲珑仙宫那些面具人还要夸张。

    一剑刺出,依然是不朽剑意,不过混合他自己的东西在里面,将虚空给破碎。

    江辰避无可避,不敢使用斩妖台。

    “五雷轰顶!”

    不过,这里是他的主场,天宫的阵法启动,五道天雷倾泻而下。

    “预料之中啊。”

    杀手嘴角掀起一丝弧度,没有理会五雷,剑速飙升。

    “怎么会?”

    江辰忍不住一惊,对方这是打算和自己同归于尽啊。

    “不败金身!”

    他使出全力,施展出最强的防御。

    但对方的剑锋不是他遇到的那些天才强者能够相提并论。

    “地府门,从不失手!”

    他是地府门顶尖的杀手,一剑出,刺穿江辰的心脉,神体也无力回天。

    同时,他自己也被五雷无情轰击。

    “解体!”

    杀手已经得手,在神雷摧毁他身子那一刻,施展出秘术,自身膨胀,即将爆裂。

    “任务完成,回去后……”

    杀手忍不住开着小差,结果下一秒,他呆滞住原地。

    被他杀死的江辰先他一步消散在天地间。

    “怎么可能!这是法身?不可能的,绝不可能的!”

    杀手瞬间暴走,无法接受这个事实。

    谁会在被地府门杀手盯上,得罪三大势力的情况下,还用着本尊去外面行走,留下一具法身坐镇天宫?

    只有疯子才会这样做吧!

    “咦?!不好!”

    忽然间,杀手遇到更棘手的问题,他的血魔解体秘法受到阵法的牵制效果,无法顺利施展。

    本来,只需要解体,他仅是付出重伤的代价,就可以躲开阵法,出现在天宫之外。

    一段时间恢复,他又能重新出任务。

    江辰这个棘手的目标,也死在他百变血妖手上。

    一切都是那么完美。

    谁知道情报又一次失误,留在天宫内的不是本尊,是法身!

    天宫大阵的威力超出他预料。

    “不!”

    不甘心的呐喊,五雷狠狠轰击下来,将他从天地间抹去。

    。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