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一剑秒杀?!

    还在期待着什么的人们被吓了一大跳,反应格外有。 .

    他们的脑海里还在想着江辰这一剑能不能破防。

    又或是在出剑那一刻,阴云客的大神通完成,将他轰飞。

    哪怕是最大胆的人,也没想过会是这样的结果。

    金雷断绝阴云客的生机,从高空摔落下去。

    战域因为一方的死也自行解开。

    在无数双震撼的目光注视下,江辰左手一甩,无量尺恢复成原来的形态。

    “玲珑仙宫不可辱。”

    江辰扫过众人,沉声喝道,落回到和百里战大长老相同的高度。

    “江辰,你早说嘛!”百里战哭笑不得。

    现在看来,他是白白担心了。

    “我说过不用担心的啊。”江辰耸了耸肩,脸上的笑容有几分狡黠和得意。

    越级挑战,向来是他的擅长。

    在面遇三阶梯的天才强者之前,武皇初期的境界,能虐杀后期和巅峰。

    如今达到后期,阴云客又不属于天才强者,杀他不是难事。

    当然,武字级的强者,相隔一个大境界,一剑秒杀,不是轻易做到的。

    出手之前,江辰抛出一件东西,星阵!

    北斗七星剑阵,在他剑道突飞猛进以后,点亮到第五颗星。

    所具备的杀伤力连江辰自己都不清楚。

    上次面对地府门杀手,他都没选择用,至于原因,自然是那句话:杀鸡焉用宰牛刀?

    所以说,阴云客死的不冤枉。

    实力不济的他从一开始就不应该当出头鸟,通过踩玲珑仙宫的方式向帝魂殿表忠心。

    “方才那一剑的度,在天才强者中,应该能排进第一阶梯的最强者之一吧!”

    “这?有可能,这样的剑实在匪夷所思!前提是没有借用外力,那么能够列入最强者。”

    “应该是用外力吧,否则阴云客不会连反抗之力都不会有。”

    人们议论纷纷,眼看着血洒长空,再次看向江辰时,神色比先前多出凝重。

    “连玄黄丹都能炼制的人,能掌握杀死阴云客的外力也不算什么嘛。”

    有人酸溜溜说着,将江辰的表现归功于外力。

    这些声音大多数出自于天才强者嘴中。

    看到江辰做到自己无法完成的事情,心里不服。

    风云楼中的人吵闹的像是菜市场。

    “那个随手施展出来的阵法才是重中之重。”

    “那样的剑或许是他自己完成的,可这一剑所蕴含的威能,肯定是这阵法给出来的。”

    许多天才都不相信江辰一剑之威这样强大。

    “你们的思维都被局限住,一辈子只能做竞技场上的斗兽,无法成为强者。”

    突兀的,一个异常刺耳的声音让风云楼陷入寂静。

    “什么人!?”

    旋即,一众天才暴怒,寻找着说话之人。

    “我,独孤一方!”

    说话的人也不躲闪,话出自于嘴中,任谁都能现。

    只不过,在听到这个名字的时候,风云楼天才强者的怒火化为乌有。

    “独孤一方,第一阶梯最强者之一,身边的是他妹妹,独孤月,也是最强者之一!”

    这对兄妹俩走向最高一层,强大的气场让楼中各层的天才低下头。

    独孤一方,身高两米,上身穿着皮甲,手臂从肩膀处露出来,肌肉线条锐利,下身是一件皮质黑裤。

    眼眉如一把出鞘的宝刀,眼神永远保持着一种野兽般的侵略感。

    他身边的独孤月没有被掩盖住锋芒,反而叫人眼前一亮。

    独孤月的身高到他哥哥的鼻子,过九头身。

    但却一点不显得壮硕,不胖不瘦,双腿是一条修长的直线。

    难得的是,上凸下翘,一张瓜子脸颇有着异域风情。

    她的肤色没有像其他女人那样雪白,而是健康的小麦色。

    风云楼的人认识这对兄妹。

    因为帝路,从南海而来,初时默默无闻。

    但是在极短的时间内,独孤一方连败三阶梯强者,保持着不败的记录成为最强者。

    “你们这些6地上的人,故步自封,画地成牢,永远活在虚名中。”

    独孤一方毫不掩饰心中的鄙夷。

    “独孤一方,你这话有些过分吧!”

    一位来自夏族的王子说道。

    “哈哈哈,那我来问你,成为强者的路上,你们是不是也要别人不准外力和自己决战?在面临血族大军侵犯的时候,也要放着所谓的外力不用?”

    独孤一方讥笑道:“不得使用外力的规矩一开始只是一个势力内部为了公平弄出来的,结果倒好,展到用了外力都被鄙夷的程度。”

    被鄙视的天才强者敢怒不敢言。

    关键的是,他们找不到话来反驳对方。

    什么是外力?就是不通过自身修炼得来的力量。

    又或是严重影响相同境界平衡的东西。

    一开始,某个势力内部要通过宝物激励弟子的时候,会要求公平交手。

    逐渐的,争夺排名也不得使用外力。

    这本是无可厚非,但时至今日,已经展到病态的地步。

    “一个武皇后期和武圣初期在相同的情况下,前者击杀后者,这在我们南海,是了不得的强者,说明这人的大气运和大智慧。”

    独孤月明媚笑着,整齐的贝齿雪白明亮。

    “在我们这里,为名为利分的很清楚,这个江辰赢得确实漂亮。”那个王子低声道。

    独孤一方不置可否,没有再说。

    这样的争论也生在其他地方,大多数武圣站在江辰这边。

    武圣不需要争名,和人大战都是使出全力,不像天才强者分的清清楚楚。

    “这样说吧,也许是因为病态的执着,又或是因为帝魂时代带来的影响,三大势力决定明示,下次帝路重新开始,是可以使用外力的!”

    争论随着这个声音结束,人们面面相觑,尤其是武皇的年轻人。

    帝路都不限制外力,他们自然无法再对江辰指手画脚。

    尤其是在他们脑子转过弯来的时候,猛地惊醒,无比羡慕江辰的星阵和无量尺。

    紧接着,他们后知后觉,明白当中的道理。

    江辰的获胜不仅正大光明,还展现出不凡之处。

    比如说,第一把仙器!

    许多强者盯着江辰手上的无量尺,眼神炙热。

    (本章完)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