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小师妹,以后不要再非议副掌教的事情。”

    战舰上,皇甫荒告诫着刚才有质疑的女子。

    这名女子也不傻,点了点头,望着江辰的身影,表情严肃。

    刚出来的他们还不知道江辰和掌教至尊关系好。

    现在看到连武圣都要诚服,认为江辰是丹药天才,掌握诸多手段,才能当上副掌教。

    “那也不应该担任副掌教,一个大执事和长老也差不多吧。”

    秦明瓮声瓮气,说话百无禁忌。

    旁边的人当成没听见。

    场中央,越来越多的老一辈老者表示心动。

    江辰敢以玲珑仙宫副掌教的身份担保,那肯定不会是骗人的。

    加上有玄黄丹在前,他们以为江辰是可以炼制出增加寿元的丹药。

    这倒不是没有,传闻中的仙丹可以起到延长寿命的作用。

    许多已经有势力归属的人蠢蠢欲动。

    不管将来会出现几个帝尊,红云尊者作为第一个帝尊,一步领先,将来也可能步步领先。

    “有意者在今天开放日结束可以来龙虎山商谈,玲珑仙宫的要求很高,希望各位不要抱着混水摸鱼的心理。”

    江辰没有多说寿命方面的事情,故意吊胃口。

    这倒不是他欺骗这些人,事实上,他可以做到。

    延长寿命的丹药,他也知道,只是炼制难度太大,他没有那个精力。

    在天宫图中,有两座高台,一座是斩妖台。

    武圣境界,面对斩妖台也要掉脑袋。

    现在被放在天宫作为威慑性的大杀器。

    配合上造化神树和大阵,才能压住蠢蠢欲动的三大势力。

    另外一座高台是寿星台。

    先前江辰闯过凌霄殿,本来是要选择寿星台去救父亲江清宇。

    无奈何情况有变,只好先把斩妖台搬出来。

    在那之后,江辰顺利获得寿星台,却没有挥的地方。

    寿星台能够增加一个人的寿元,某种程度上而言,比斩妖台还要逆天。

    “祝贺玲珑仙宫开宗立派,千秋万代,永垂不朽。”

    “帝尊之魂,熊熊燃烧,壮我玄黄大世界!”

    “红云尊者威武!”

    这时,终于有些开放日的样子,许多有想法的人纷纷表态,向江辰和百里战示好。

    “比起清风剑王的威慑,这位副掌教才是力挽狂澜的人。”

    百里战对江辰心服口服,再看他年轻的面貌,心想他的父亲应该感到骄傲。

    “哼,玲珑仙宫之所以有这些,还不是源自于帝魂的种种,却忘记帝魂是如何得到的。”

    在气氛融洽下来的时候,有人不满了。

    说话的是一个正值壮年的男子,眼窝很深,鹰钩鼻,身穿黑衣,显得整个人很阴森。

    “各位,奉劝你们一句,越来越多的帝魂会觉醒,今日玲珑仙宫所承诺的,过段时间,说不定满大街都是。”

    他完全不顾玲珑仙宫面子,冲着那些蠢蠢欲动的人说话。

    他的话不无道理,很多头脑热的人冷静下来。

    “是阴云客,帝魂殿那边的人。”

    百里战认出这个讨人厌的家伙。

    “寿元不管在哪个时代都是稀有和神秘的,各位要将希望用去赌,我们不会勉强。”

    江辰没有去管那人,继续向众人说道。

    “年纪轻轻,装什么老练,还每个时代?你以为自己是什么东西?一个武皇在这谈古论今,笑话。”

    阴云客一点都不客气,当面训斥。

    “阴云客,我们玲珑仙宫欢迎的是客人,你如果不愿意选择当客,那就离开。”百里战火气很大。

    “哼,怎么?你们副掌教不敢和我说话?也是,一个武皇当副掌教,啧啧啧。”

    阴云客今天来,就是来捣乱的。

    他看到红云尊者不在,又是在天启城,进退自如。

    空中那艘战舰看着吓人,可如此庞大的体积,必然无比笨拙。

    “他身为玲珑仙宫副掌教,辱我就是辱仙宫!”

    江辰耐心有限,被三番两次挑衅,自然不会无动于衷。

    “你要如何?”阴云客不屑道。

    “分生死,可敢?”

    江辰语出惊人,本以为他会动用仙宫力量的人们哗然一片。

    “你说什么?”

    阴云客怀疑自己是不是听错,一个武皇后期的人挑战自己?

    “不敢?”江辰好笑道。

    “可笑!”

    阴云客勃然大怒,被当众这样侮辱,自然是坐不住。

    “那就来吧,我可不想听到任何借口和理由!”

    他无惧武皇,如同所有武圣一样,不会害怕武圣。

    “江辰,你这是?”

    百里战不明白,哪怕要出手教训这个家伙,也该轮到他啊。

    阴云客武圣初期,不算天赋过人的他,在这个年龄有这样的境界中规中矩。

    恐怕江辰正是因为这样,才会选择出手。

    但是,武圣初期也是武圣啊,存在着一个大境界的差距,那就是一道鸿沟。

    “我心里有数,放心。”

    江辰表示不用担心,飞向阴云客。

    “我懂了,你刚才说分生死,是有什么依仗是吧?”

    这时候,阴云客像是明白什么,冷笑连连,“但是你愚蠢的地方在于,我这样不去争夺名声的人,和人大战就不会用外力吗?”

    闻言,人们恍然大悟。

    为名,不得动用外力。

    为利,没有限制。

    两人的战斗为名,也为利,完全可以上升到生死的程度。

    “让你见识见识我阴云客四处闯荡的威风所在吧。”

    众目睽睽下,阴云客有种异样的感觉,迫不及待想要表现,收获敬佩的目光。

    “这就是天才被万众瞩目的滋味吗?”

    阴云客心里感谢江辰,给他这样的机会。

    “送佛送到西,死在我手上,彻底让我享受瞩目的滋味吧。”

    阴云客杀意浓郁,伸手抓住黑袍,用力一扯,黑袍破碎,露出里面的战甲。

    “嘶!极品道器的护甲!”

    “这是专门为他准备的战甲,名为黑云甲!”

    “护体罡气一出,和战甲呼应,这江辰什么都不了了吧。”

    仿佛是看穿江辰把戏的人们流露出戏谑目光。

    “后悔吗?”阴云客得意道。

    “我希望不要后悔,不然杀起来不痛快。”

    (本章完)

    :。: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