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百剑峰,九峰之一。

    龙虎山充沛的灵气经由云雾流入山中,在积累到一定量的时候,会化为磅礴的剑气。

    这股剑气会对一般人造成影响,但如果是剑客,反而会心神平静,达到最佳状态。

    此时,百剑峰不时可以看到剑光闪烁,是仙宫弟子在练剑。

    剑光绚烂,光芒耀眼。

    山腰处,剑气最为浓郁,大多百剑峰弟子聚集在一栋岩石砌成的房子外面。

    四四方方的房子连个窗户都没有,门关起来的时候,连门缝都很难现。

    但是,不时会有剑光从里面爆,将石屋照耀的光亮。

    并且,外面的石壁上会出现一个数字。

    在一次剑光爆后,一个‘七’字出现。

    “哇!第七关!”

    “孟空师兄不愧是出自天剑山的优秀弟子。”

    “什么天剑山,现在应该是我玲珑仙宫的弟子。”

    “剑屋第七关,啧啧啧,上次张天副掌教是十六关吧。”

    “小声点,现在副掌教可不叫这个名字。”

    说漏嘴的那名弟子被人提醒,面露慌张之色,接着撇了撇嘴,嘴硬道:“谁实力强,我就服谁当副掌教。”

    周围的人笑了笑,没有当一回事。

    他们都看不惯新的副掌教,犯不着争辩。

    “你的意思是说我不配当副掌教咯?”

    没想到的是,两道流光从天而降,落在地上,现出一男一女,正是江辰和芷若。

    昨天生的事情,这些弟子历历在目,又怎么会不认识。

    尤其是看到江辰腰间的副掌教令牌,一个个脸色紧绷。

    失言的那位弟子牙关紧咬,面目狰狞。

    理智告诉他应该慌张和害怕的,可心里面又不服气。

    “怎么?我在问你话,身为剑客,不敢承认自己说的话吗?”江辰说道。

    这话听起来是在问罪,看起来也是。

    想到江辰和掌教至尊的关系,这名弟子脸色唰的一下白了。

    周围的人也紧张起来,大气不敢出。

    “副掌教,还请原谅我百剑峰弟子的失言。”

    就在这时候,一位身穿月色长衣的美丽女子莲步轻移,缓缓走来。

    看似很慢,但却转眼间来到江辰面前。

    “剑步。”

    江辰挑了挑眉,认真打量起这位女子。

    三十五六,不显老态,冰肌玉肤,比少女还要滑嫩。

    柳叶眉下一对杏眼,身段修长,飘逸灵动。

    很显然,她不会是百剑峰弟子。

    无论是年龄还是境界。

    “百剑峰座大人,端木蓉。”

    芷若轻声道。

    “刘能,还不向副掌教赔礼道歉?”端木蓉盈盈一笑,声音宛如清泉在山涧流淌。

    “副掌教……”

    这位叫刘能的弟子脸色缓和下来,认为事情没有大碍,想要开口。

    “不,我要他重复刚才的话。”

    江辰将他打断,沉声道。

    “这?”

    刘能脸色一僵,知道副掌教是生气了,不会善罢甘休。

    “和年轻人打交道真是累啊。”

    端木蓉拨弄额前秀,心里颇为无奈。

    她认为江辰是要拿刘能来立威,告诉百剑峰弟子,谁才是副掌教。

    但是,难道不知道这样做会适得其反吗?

    不过刘能说错话在先,她没有一味袒护。

    只是在心里想着这位副掌教可别想出什么过分的惩罚手段。

    那样的话,她可就要让某人颜面扫地。

    至于江辰和掌教至尊的关系,她不在乎。

    正如同她不在乎百剑峰座这个身份。

    张天是非常优秀的人,他追随红云尊者来这当副掌教。

    端木蓉也因为他来到百剑峰当座。

    不过,她没对张天到死心塌地的程度,更何况她早看不惯薛克,所以昨日没有离开。

    “我说,实力强的,才是我认可的副掌教!”

    刘能终于鼓起勇气,大声喊出这话。

    说到最后,眼睛用力闭着,仿佛做了一件不得了的事情。

    人们屏住呼吸,等着江辰怒。

    “很好,如果剑客畏畏缩缩,不敢直视本心,不配用剑。”

    谁知道江辰没有生气,反而笑了笑。

    众人愕然,包括端木蓉在内。

    “是想以德服人吗?”

    端木蓉心想着,但这可不容易。

    以德服人的前提是要有足够的实力。

    “问题是,你认为我不如上一任副掌教是吗?”

    不曾想,江辰话锋一转,没有善罢甘休。

    这次,刘能没犹豫多久,点了下头。

    “我不这样认为。”

    江辰说道。

    周围的人哗然一片,张天可是响当当的武圣,谁强谁弱一目了然。

    “他赢我的只有时间,尽管这样说很无赖,但你们不也是基于时间这点来判断我弱于他吗?”江辰又道。

    “口才真好。”

    端木蓉心说道,江辰的话听不出毛病,引导百剑峰弟子的思绪。

    “所以,你们说他现在比我厉害,我承认,比我强,还不够。”江辰又道。

    其他弟子明白过来,将两个不同时代的人放在一起对比确实不明智。

    “而且副掌教不仅要强,还要有手段,据我所知,上一任副掌教可是零作为。”

    这可不是江辰背后说坏话。

    张天自认为来当副掌教已经付出很多,根本没想过办事。

    都是三位大长老在忙活。

    之前大长老说江辰能解决仙宫的危机,张天根本都不去了解危机是什么。

    “副掌教,你说的我懂,也有道理,但你不觉得光说没有信服力吗?”

    作为张天的崇拜者,端木蓉心有不快。

    尽管是两个时代的,可也不代表谁都比张天年轻时候优秀。

    相反,目前的武皇天才,第一阶梯以下,她可以说是全都不如。

    “也是。”

    江辰看向那栋石屋,道:“我来的时候,听你们说过,张天闯过十六关是吧。”

    “是的。”端木蓉眉黛间流露出异样,像是知道江辰要做什么。

    可是,他真的知道十六关意味着什么吗?

    “那我打破这个记录吧。”江辰说道。

    闻言,端木蓉莫名一笑,心说道:“看来他不知道啊。”

    周围百剑峰的弟子露出很夸张的反应。

    石屋,也被称为剑屋,是他们掌教至尊用来给他们修炼用的。

    武皇的境界力量,只限于前面十关。

    武圣的境界,限于二十关。

    张天闯过十六关,称得上是佼佼者。

    江辰武皇后期,说要打破这个记录,未免太浮夸了。

    (本章完)

    :。: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