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江辰作为帝魂计划的布局人,其实不太担心筱偌会被改变成另外一个人。

    帝魂,是没有自我意识的。

    哪怕是有,也是转世者受到记忆的影响,诞生出心魔,误以为自己是那位帝尊。

    所以在选择转世者的时候,江辰排除心性不够坚定的人。

    好在,五百年前,资源贫乏,能够脱颖而出,都是历经磨难的佼佼者,心智成熟,不会被轻易动摇。

    尤其是筱偌,他之所以会安排红云尊者的帝魂,正是因为信任。

    “天道不仁,以万物为刍狗。在天道的眼里,我们和草木没区别。“

    “所以斩断情丝什么的,并不一定,要顺心而为。”

    “红云尊者渡劫失败,是因为那一刻后悔动摇,但如果她够狠,也能顺利成为神王。”

    “同样的,她哪怕是不斩断情丝,只要渡劫的时候经受得住感情带来的考验,也能成功。”

    “断不断情,是自己的选择,道心足够坚决,情劫轻而易举。“

    说到这里,江辰迎上那对秋水盈盈的眸子,温柔笑道:“你为我宁愿牺牲,你觉得斩情适合你吗?“

    一语惊醒梦中人,筱偌的表情说明内心波动。

    旋即,筱偌撅起小嘴,道:“说的你好像渡过情劫一样,说的这样信誓旦旦。”

    江辰笑了笑,他的神魂觉醒,情劫什么的,了如指掌。

    “说起来,当年你被我一尺子捅死,惊不惊喜,刺不刺激?意不意外?“

    筱偌展现出江辰熟悉的一面,笑起来的时候还能看到虎牙。

    江辰想到重生那一刻的恨意,讪讪一笑。

    不过看到筱偌得意的小表情,没好气道:“你差点坏了大事,幸好一切都已经按部就班进行。”

    “你还好意思说,把我丢下独自应对血族!你以为很伟大嘛,说不定血族都不愿意吸你的血。”

    筱偌可是受不得训,跟着抱怨起来。

    “好哇,你敢瞧不起夫君。“

    江辰怪叫一声,拿出无量尺,在那圆润的臀部拍打着。

    “可以修行后很嚣张嘛。“

    筱偌坏笑一声,这一刹那,仿佛天使和魔鬼结合,美的不可方物。

    正要打闹的筱偌发现江辰看呆了,立马变得扭捏的娇羞样子。

    “那个,我们还没洞房吧,不如……”江辰语气拉的很长。

    “不行!“

    没想到筱偌很果断拒绝。

    在看到江辰露出异样时,她不好意思说道:“我正处于半步帝尊,不能有太大波动,做那种事情,一个不小心,会把你弄死。”

    “帝尊这样霸道?”

    江辰这就不服气了,你说帝尊打不过就算了,还干不过了?

    “等一下,上辈子你对外宣称我的死因……”江辰想到林月如说过的话,大有兴师问罪的架势。

    筱偌面露心虚,接着落落大方一笑,一排贝齿如一颗颗珍珠整齐排列。

    点在两边的靥钿在笑起来更显娇美,清澈明亮的双眼柔情似水,能将钢铁融化。

    江辰的怒气烟消云散,紧紧抱住佳人,好好温存一番。

    许久过后,两人又像以前那样,依偎在一起。

    “说说当年吧。“

    江辰深吸一口气,知道有的事情逃避不了。

    筱偌所讲的内容,是接在林月如后面。

    血族存在的消息走漏后,血族不给圣域反应机会,大肆入侵圣域。

    也在同时,江辰布置的世界之壁将圣域隔离起来。

    值得一提的是,世界之壁只能隔绝圣域和玄黄大世界的联系。

    不能隔绝外面大千世界的到来。

    不然的话,江辰能轻松将血族抵御在家门之外。

    “当时,当时圣域的人们是什么心情?”

    问这话的时候,江辰声音有些嘶哑。

    他为玄黄大世界争取五百年世界,寻找到希望。

    可是,对于被抛弃的圣域人们,他很可憎。

    “说实话,把你全家十八代骂个遍的大有人在。“

    “当时人们不知道世界之壁是你布置的,后来伯父站出来,承担一切。“

    “什么?父亲知道是我?“

    江辰一惊,他当时都不知道自己借着龙行的手。

    “嗯,伯父为你的行为向圣域所有生灵道歉。“

    “父亲。”

    江辰眼眶湿润,铮铮铁骨的父亲,从儿时起就是他的偶像。

    “一开始,怨声载道,但最后反而在血族的压迫下,团结一致,人们明白你的良苦用心,知道有血仆的存在,加上你当时候已经是死人,所以也就不骂你了。”

    “可我却苟活至今。”江辰自嘲笑道。

    “你为玄黄大世界带来希望,拯救无数生灵,而且你活着,能派上更大的用场。”

    筱偌的手抚过江辰脸颊,柔声安抚着。

    “然后呢?“

    江辰平复内心,要继续听下去。

    “血族因为只有一个圣域为目标,气急败坏,也只派出先锋队伍进来,所以我们还有一战希望。“

    “血流成河,暗无天日,圣域都被打残缺。“

    “师父和伯父知道最终只有灭亡,不忍心见我和圣域陪葬,以秘术让我存活下来。“

    也就是说,筱偌沉睡之前,她师父南海天君和江辰父亲阎君还活着。

    根据筱偌所说,圣域和血族打了数年之久。

    死伤无数,许多认识的人都牺牲了。

    一个个名字让江辰心里沉甸甸的,一股闷气堵胸口。

    “该死的血族!“

    最后,江辰愤怒叫道,眼中泛起滔天恨意。

    筱偌默默看着,知道释放出来比憋在心里要好。

    “伯父和师父他们,说不定还活着。”

    忽然,筱偌说道。

    “嗯?”

    江辰想到自己在血海世界遇到的那位血邪皇。

    在终极大招结束后,父亲还活着。

    “血族入侵,玄黄大世界和外面的大千世界打通,能进来的不止血族,能出去的,也不只有血族。”

    “当时大战的时候,我就听说有援军从外面世界而来,在暗中相助。”

    可惜,太详细的内容,筱偌还不知道。

    江辰想到带走雪儿的势力,陷入沉思。

    良久,他眉头舒展开来,依然想不出头绪,但不再纠结。

    因为就算知道,以他现在的实力也无法改变什么。

    所以还不如不知道。

    “筱偌,我这次来是有件事想拜托你。”江辰想到正事。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