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二十年是天才时代的更换周期。

    一个人不可能四五十岁还和二十岁的年轻人比较。

    张天年近四十,不弱于武圣中的老怪物,年轻时风华绝代,风头不比现在的帝魂转世者要弱。

    时至今日,那也是叱咤风云的一代强者。

    江辰敢说出这样的话来,实在是匪夷所思。

    “难不成这个人是疯子?“

    薛克忍不住去想,希望事实真是这样,这样的话,江辰说自己和掌教至尊认识,也可能是妄想。

    他游历各界,见闻广泛,知道有的人想象力丰富。

    这些人没变强之前,会幻想着将来功成名就,作为自己的动力。

    然而,练功出现差池,影响心智,大脑混队,会分不清真实的记忆和幻想的情景。

    于是乎,这类人会变得疯疯癫癫,将想象出来的东西当成真实。

    薛克曾经见过一位出身寒门的天才,脑袋被人拍了一掌,从此疯疯癫癫,到处说一位公主是他的妻子。

    还跑到王宫,以驸马的身份训斥卫兵。

    下场嘛,自然是凄惨的很。

    不过,这都算得上奇闻异事,不可能经常发生。

    薛克之所以会认为江辰是这类人,是因为他的表现实在太疯狂了。

    说是掌教至尊的朋友,也就芷若会信。

    三大长老只是看在江辰天宫之主的身份,一直没提这茬。

    现在倒好,武皇后期的江辰竟然敢向张天说出这话,是不想活了吗?

    “好,很好。“

    张天好半会才反应过来,剑气、剑光、剑芒凝聚成一体,化为五项全满的完美剑魂。

    星陨剑魂!

    仙宫的人都没见过张天出手,不过对他颇为了解,认出这个剑魂。

    反观江辰,依然是无动于衷,毫无防备。

    “今日不杀你,我的名字倒过来写。”

    张天不是什么心慈手软之辈,放下一句狠话,表明自己的决心,敲打三大长老,让他们别出手阻止。

    三大长老也很纳闷,这江辰的表现太奇怪了。

    忽然,张天神色一凝,挥出一剑。

    没有剑招,平平无奇的剑式,在他强盛的境界力量下,星陨剑魂好似别人施展出来的强大神通。

    别说江辰毫无防备,哪怕是全力以赴,也只能受死。

    偏偏江辰还是没有动作。

    星陨剑魂疾驰那一瞬间,宛如流星坠落,直击他而去。

    江辰冷着一张脸,心头狂跳,说不紧张那是骗人的。

    这张天的实力非常强,他不仅打不过,也躲不过。

    不过,直觉告诉他,只需要保持镇定。

    一切都在电光火石之间发生,在星陨剑魂要取走江辰性命的时候,一道虹光从天而降,落在他身前。

    虹光化作一件羽衣,披在江辰身上。

    星陨剑魂的锋芒落在上面,宛如进入无底黑洞,没有激起半点波澜。

    从剑尖到剑尾,消失的无影无踪。

    随即,羽衣解开,江辰毫发无损。

    “天!“

    还在惊疑中的人们睁大着双眼,眼珠子都快掉下来。

    空中的几人也都是脸色大变。

    “掌教至尊!”

    那道虹光,他们都不陌生。

    红云尊者在禁地开荒所用的,正是这些虹光。

    “完了完了。”

    刚才还在想着江辰是失心疯的薛克自己都快得失心疯了。

    哪怕他再不愿意相信,也得承认江辰和掌教至尊认识。

    “我就知道。”

    江辰会心一笑,帝魂是没有自己的意识,不管红云尊者记忆中的执念有多大,筱偌依然是筱偌。

    对面的张天脸色难看,他开始在想江辰和掌教至尊是什么关系。

    ”姐弟?朋友?又或是?“

    想到最后一种可能性,张天流露出一股杀意,尽管很快收敛住,可还是被周围感知敏锐的人捕捉到。

    比如说江辰。

    “掌教至尊!“

    突然,在场的所有人齐声呐喊,恭敬行礼。

    只见主峰的山巅之上,立着一名身穿七彩羽衣的女子。

    她和雄伟的山峰之间,体积上要渺小得多。

    但是,无论是谁将两者尽收眼底,都会发自内心觉得女子的身姿要更伟岸。

    不仅是雄峰,天地间万物,都将被女子对比下去。

    江辰眼瞳一缩,红云尊者,也就是筱偌身上的衣服是上古时期的风格,他在壁画上见过。

    脸上的妆容也是,如同天神的仪表,有着无上威严。

    这时,红云尊者周身的磁场扭曲,人凭空消失在原地。

    还不等江辰寻找,她已经出现在眼前。

    江辰下意识迎上那对眸子,看到的是无尽冷漠,但是,在冷漠的后面,是快要压抑不住的波动。

    “好久不见。”江辰微笑道。

    红云尊者深深看了他一眼,转过身去,面对副掌教张天等人。

    “玲珑仙宫,你是掌教,还是我是掌教?”她问道。

    “当然是你。“

    看着那张绝美的面容,张天心情莫名,短暂的出神后,才想起回答。

    “那为何来见我的人你要斩杀?“红云尊者再次开口,颇有问罪的意思。

    “我,我。“

    张天回答不上来,不甘心的低着头。

    旋即,红云尊者的目光看向薛克。

    这位玲珑仙宫的大执事一颗心沉入谷底,最后的希望破灭。

    “我听人说你是玲珑仙宫的小掌教?“

    红云尊者红唇翻动,声音中听不出喜怒。

    闻言,薛克满头大汗,小掌教这个称呼是私底下吹嘘用的,哪敢在掌教面前说出来。

    “谁说的!?这是污蔑!掌教啊,你要相信我的为人啊!“

    薛克顾不上那么多,哭嚎起来。

    “你若是承认,我不会拿你怎么样,也就是把你逐出,可你不承认,就是欺骗我。“红云尊者又道,话语中有一丝杀气。

    “我承认,我承认。”

    薛克面如金纸,汗如雨下,心中无比的懊悔。

    他余光瞥向江辰,心里在埋怨,“你和掌教至尊关系这样好,直接闯进来就是,找我通报干什么啊。“

    “晚了。“

    红云尊者只说了两个字,也不见有什么动作,薛克化为一滩血水。

    “掌教……“

    张天都没来得及求情,一句话没说完。

    下一刻,他心中很不满。

    “掌教,这个副掌教,我不当了。“

    张天一直认为自己是屈尊来玲珑仙宫的,认为红云尊者应该明白自己的心意。

    现在这一出,他很不平衡。

    “那好,你把副掌教让给他吧。“

    谁知道红云尊者根本不在乎,伸手一指江辰。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