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外面,江辰和大执事还在对峙着。

    许多闻风而来的仙宫弟子落在各处,议论纷纷,想了解怎么回事。

    “你这样的人也能当上大执事,真是笑话。”

    江辰看到大执事腰间的令牌,想到玲珑仙宫的规矩,冷笑连连。

    欲则不达,现在的玲珑仙宫青黄不接,别说是团结一心,就连对仙宫的归属感都很弱。

    江辰几乎可以肯定,如果红云尊者倒下,玲珑仙宫就真的是树倒猢狲散。

    就拿眼前这个大执事来说,他肯定就是来玲珑仙宫捞金的。

    否则,也不会这样肆无忌惮。

    “大执事,还请息怒,当中肯定有着误会。”

    芷若用最快度追出来,拦在大执事面前。

    “芷若,我明白你想要表现的心,想正式成为仙宫弟子,但你也太不懂事了。”

    大执事一脸恨铁不成钢的惋惜表情,眼里却是流露出着淫邪。

    仙宫规矩,获得令牌才是正式一员。

    芷若获得令牌,但还在考察期。

    一个月时间的考察期,如果表现无误,才是正式弟子。

    芷若拿到令牌已经一个月,可迟迟没有通过。

    原因是决定权掌握在大执事手上。

    “芷若,你表现的优秀,可其他人也表现不俗,甚至比你更有牺牲精神,每个月的名额又是有限,希望你珍惜。”

    芷若想到上次来说考察期的事情,大执事说过的话。

    她何尝不知道这话的意思,也听说过其他女弟子之间的传言。

    但是她不愿意,无法接受。

    无奈何,她无法去找长老或是掌教至尊说明情况。

    因为之间的渠道也在大执事手上。

    大执事欺下瞒上,混得风生水起。

    “大执事,江辰这样可能是误会了什么。”芷若回过神来,想着先解决眼前的事情。

    “芷若!你真是太让我失望了!来人,取下她的令牌!”

    大执事勃然大怒,厉声大喝。

    听到最后的话,芷若如遭雷击,身子摇摇欲坠,险些摔倒。

    “遵命!”

    立马有一位女弟子上前,虽然留着一头短,但却娇美无比。

    她面露讥笑,来到芷若面前,得意道:“让你装清高。“

    她和芷若同时加入玲珑仙宫,已经通过考察期。

    原因嘛,自然无需多说。

    她曾经建议过芷若也像自己一样,要有牺牲精神。

    但是,当时芷若表现出来的厌恶伤害到她自尊。

    “凭什么就你像白莲花似的,出淤泥不染?“

    当时她说了这句话,两人断绝关系。

    “敏敏。”

    看着昔日的好友,芷若感觉到陌生。

    她对玲珑仙宫的信念突然动摇,万念俱灰。

    “嗯?”

    叫敏敏的女子正要动手,忽然看到什么,停下手来。

    “你们看?”

    更多的人注意到她所看到的。

    芷若不明所以,回头一看,大吃一惊。

    只见江辰手中多出一把黄金铸成的长弓,搭上一根蕴含着强劲能量的箭矢。

    江辰拉动弓弦的时候,他仿佛是世界的中心。

    那经久不散的云雾呈现出旋涡,以他为中心涌来。

    “人皇弓?怎么会在他手上?“

    大执事感到意外,接着出阵阵冷笑,倒要看看江辰想干什么。

    只有一根人皇箭,他不觉得对自己有什么威胁。

    嗖!

    江辰松开手,人皇箭呼啸而出。

    大执事脸色大变,尖声叫道:“你疯了不成?“

    原来,江辰的目标不是自己,而是大殿中!

    人皇箭如一道流光,打在殿内的隔断结界。

    本就不是以防御为主要的结界应声破裂,冲击波让三位大长老措手不及。

    “生何事!“

    大殿震荡,仿佛随时都会倒塌,但比起这个,响起的怒喝才是最惊人的。

    “天宫之主江辰,前来拜访玲珑仙宫掌教至尊!”

    江辰知道和大执事扯皮没用,直接惊动大长老。

    最好能把红云尊者惊动出来。

    “你完了,上天入地都没人能救你!”

    大执事有些慌张,把大长老惊动出来,他的事情很可能暴露。

    这一下,他对江辰起了真正的杀心。

    不再留手,使出全力,召唤出自己的武魂,一头黑色雄鹰!

    武圣的力量涌入之下,雄鹰释放出惊人威能。

    呼啸而去,仿佛空中生灵都成为雄鹰的猎物。

    “天宫之主?慢着!”

    在这关键时候,大殿中有一道光芒,如流星般飞出。

    打在雄鹰之上,只是一下,这头雄鹰化为乌有。

    同为武圣,彼此间也存在着不小差距。

    一位大长老随意一指,就将大执事的武魂点破,可见一斑。

    大执事一惊,他不敢生气,只是不明白为什么大长老要阻止自己。

    “天宫之主?”

    他想到什么,但翻遍记忆,也想不起来有什么天宫。

    他游离各个介子世界,大大小小的势力都见过。

    所以他可以肯定,这个天宫不属于大势力。

    大执事又想到江辰是来见掌教至尊的,不由感到不妙。

    很快,三位大长老从大殿中出来。

    “天宫,第七界那个天宫?“

    其中一位气质出众的老者是云隐子,他不像以往那样淡然,反而有些激动。

    “是的。”

    这下倒是轮到江辰困惑。

    他亮出这个身份,只是想让别人正视这件事。

    三位大长老心中一动,心说这也太巧了。

    不过看江辰的样子,不像是专门为丹药而来。

    “薛克,这是怎么回事?”

    大长老问道。

    薛克,就是大执事。

    这会时间,薛克大脑飞快运转,分析着利弊。

    “长老,这人跑到我面前说要见掌教至尊,还说和掌教至尊认识!”

    “我当然不会因为这件小事打扰长老,于是拒绝,谁知道会贿赂我!这是对我人格的侮辱。”

    “我气不过出手,他竟然还反抗,还以箭把大殿给射成这样子。”

    薛克正义凛然,把黑的说成白的,还能脸不红,心不跳,当真是演绎什么叫无耻。

    不过,他的话找不出毛病。

    他是传声的方式向江辰开口,而且没有明说,是暗示。

    也难怪会这样有恃无恐。

    “放你娘的屁!人家天宫之主被你这样一说,都成什么样子了?“

    万万没想到的是,百里战大长老毫不留情怒骂一声。

    “长老?“

    薛克蒙了,摸不着头脑。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