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你什么意思,出手就出手!”

    挣扎一番,刁扬公主一跃而起,来到甲士的队形外面。

    “公主!”

    甲士们大为焦急,二话不说,拿着盾牌上来,要将她围在里面。

    “都退开!”

    如江辰所说,刁扬公主的战力远过普通甲士,轻易摆脱他们。

    “我到要看看,谁敢杀我!”

    江辰看了她一眼,道:“你倒不至于无药可救。”

    在外面,地府门的金牌杀手早已经赶到,也目睹刚才的经过。

    “太夸张了吧,才一分钟不到,看出五毒的规律和顺序?”牛头颇为震惊,终于有些相信判官所说的话。

    “而且你注意到没有,他根本没有使用阵盘,凭借着肉眼看穿五毒大阵!”马面也是一样,而且注意到一个可怕的细节。

    五毒大阵是他们布置的,也难怪会是这样的反应。

    这要是江辰知道这两人的惊讶,肯定是哭笑不得。

    不讲究技巧的阵法,都还要使用阵盘,那他这个圣域第一个公子的水分也太大。

    “你们别忘记自己的目标。”

    判官觉得他们的注意力太放在江辰身上,不由提醒一声。

    同时,鬼将和黑白无常正在阵法外忙活着,只等着江辰破阵而出,进行袭杀。

    牛头马面相视一望,走进阵法里面。

    第三环大阵,名为勾魂阵,二人在阵法中获得战力增幅,主宰着受困者的命运,取走他们性命,勾掉灵魂。

    “牛头。”

    “马面。”

    牛头马面刚到阵法中,互相叫了彼此的名字。

    二人相识一望,露出相同的笑容。

    一起行动那么多年,二人早已经培养出默契。

    江辰被判官四人盯上,说明自身价值不菲。

    相比之下,他们对自己的两个目标都没太大兴趣。

    而且地府门的规矩,任务是不受限制,任何杀手都可以接。

    只是一些难缠的目标,会派出像是判官这样的阵容。

    如今,江辰受困于阵法中,牛头马面忍不住想要抢夺功劳。

    尽管江辰刚才表现不俗,那也只是阵法方面,不代表自身实力。

    哪怕是退一万步讲,江辰是天才中的天才。

    以他武皇中期的实力,也顶多是第二阶梯的佼佼者。

    这样的目标,他们不知道杀过多少次。

    再说江辰,经过刚才的五毒阵,甲士们对他心服口服,听从调遣。

    “第三环大阵可能结合迷失心智的幻镜,但只要不自乱阵脚,坚守本心,问题不大。”江辰大声道。

    “不会吧!”

    已经进入阵中的牛头马面吓了一跳。

    他们都还没有开启第三环大阵,这江辰是怎么知道的?

    “难道真有人的阵法水平可以高到这种水平?”

    “谁知道呢,也有可能是他乱猜的,管那么多干什么,起阵!“

    一时间,阵中鬼哭狼嚎,阴风阵阵。

    众人眼前的景物再次变化,视线昏暗,周围出现无数低着头的白衣身影。

    “鬼啊!

    有的甲士看到这些白衣身影黑下那张脸,吓得魂飞魄散。

    “不要去看脸!你们一但眼神交汇,也会成为孤魂野鬼。”

    江辰觉得临时指挥一支陌生队伍的难度实在是太大了。

    “快走!快走!”

    “磨磨蹭蹭!干什么!“

    前方传来怒喝的声音,只见两个雄壮的身影在监督着所有孤魂野鬼。

    仔细一看,这两人分别是牛头和马面。

    在幻镜中,他们不是戴着面具的形象,而是真实的。

    江辰想到什么,回头一望,现自己一行人夹在无数白衣鬼混中。

    那些受到迷惑的甲士们浑浑噩噩,也跟着孤魂野鬼行走。

    江辰无奈摇头,知道那些人死定了。

    这时,远方出现光亮,一座桥引入眼帘,黄色的河水上有着如梦如幻的花儿。

    “奈何桥?彼岸花?阎王殿?”

    江辰大开眼界,现在这些搞幻境的人真是越来越专业了。

    在奈何桥对面,有一座阴森恐怖的宫殿,散着妖异的光芒。

    甲士们走过奈何桥那一刻起,灵魂就被守在桥边的牛头马面勾走。

    “守住本心!”

    江辰提醒着其余人的人,只要不动摇,幻境是没有杀伤力的。

    “嗯?”

    忽然,江辰现在旁边的刁扬公主表情有所变化,一脸茫然,就是要迈开脚步。

    “回来。”

    能帮就帮,江辰抓住她的肩膀,将她提到马上。

    “什么?生了什么?”

    刁扬公主如梦初醒,还不知道生什么。

    “我说过,你被毒晕更有用。”江辰没好气道。

    这时,刁扬公主明白是江辰救了自己一命,这让她无法反驳。

    莫名的,她感到委屈,江辰一句句打击人的话,难道不知道自己是女孩子吗?

    “你们还愣着干什么?还不忘掉生前过往,投胎转世?”

    眼看幻境的效果无法奈何更多的人,牛头马面看向江辰一行人,沉声怒喝,眼中出妖异的光芒。

    一瞬间,江辰等人如遭雷击,一股邪恶的力量入侵脑海,再次心神动摇。

    “我心永恒!”

    江辰不受影响,可其他人不能保证,于是刺出一剑。

    剑光纵横,所过之处,孤魂野鬼纷纷化为灰烬。

    这下,阴风更加剧烈,野鬼变成恶鬼,叫声凄厉。

    刁扬公主脸色苍白,忍不住抱头痛哭。

    “阴曹地府,也敢放肆!”

    牛头马面大怒,纷纷出手,朝着江辰而去。

    在外面。

    “看来这两位很贪心啊。”

    白无常轻笑道。

    “预料之中。”黑无常平静道。

    “我们要不要出手啊,万一被抢了先,路费都亏了。”鬼将有些担心。

    “牛头马面都能解决的话,孟婆派我们来干什么?”

    判官有些被鬼将的愚蠢给气道,三番两次,没完没了。

    四人决定不出手,目不转睛看着阵法,要亲眼目睹江辰的本事。

    “很好。”

    江辰心中大喜,幻境中不好出手,尽管他能应对突变情况,可其他人就好不说。

    现在牛头马面主动出手,那就没有这方面的顾虑。

    “受死。”

    牛头忽然将手中的铁链抛出。

    这根不到十米的铁链堪比道器,完美契合他自身的利器!

    (本章完)

    :。: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