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这位长相甜美的公主叫可儿。

    泼辣的名叫刁扬,都是某国的公主。

    刁扬闷哼一声,闪入马车中。

    可儿又向江辰点头,返回车内。

    旋即,开始真正的天马横空。

    马车和所有机关马离地半米,高度一致,以一种滑行的方式往前疾驰。

    江辰骑在马上,眼前的景物变得模糊不清,风声在耳边咆哮。

    这样的速度超出他的想像,要不了半天时间就有可能走出惊绝天域。

    “可恨啊,这么好的机会。”

    “也没什么,这样的机会也是他创造出来的。”

    在车队离开不久,遇袭的地方出现两道身影。

    二人打扮奇特,在这大白天下,也透露出阴森恐怖,脸上戴着面积,分别是狰狞的牛脸和马面。

    其中一人手持着散发着幽暗光芒的一截铁链,另外一位拿着类似于小型炮管的武器。

    毫无疑问,他们就是地府门的牛头马面。

    “一切都还在计划之中。”

    他们的暗杀计划中,没有料到江辰的出现,不过对于经验丰富的杀手来说,有意外很正常。

    他们料到目标会开启天马横空,在前面已经布置好阵法等待。

    “真是巧啊。”

    忽然间,一个阴冷的声音响起,将牛头马面吓得不轻。

    “什么人!”

    他们回头看去,见到有四人快步走来。

    “你们怎么会到这?”

    看到这四人,牛头马面很吃惊。

    鬼将、判官、黑白无常这样的阵容一起行动,说明是有大任务。

    “我们的目标走在一起。”

    来的四人正是在玄武城跟踪江辰的四个金牌杀手。

    通过传送阵以最快速度赶来,看到刚才发生的事情。

    “那个年轻人?”

    牛头马面很惊讶,一个武皇中期值得出动这样的阵容吗?

    得到肯定的回答后,马面说道:“在前面我们布置的有困杀大阵,保证他们跑不掉。”

    “这可不一定。”

    白无常轻笑一声,胸前饱满地带弹动几下,十分性感。

    “这话是什么意思?”

    牛头马面很不爽,在地府门中,黑白无常和牛头马面是一个级别的。

    只是黑白无常往往会跟随判官行动,所以自认为地位要高。

    “孟婆的情报分析显示,他的阵法造诣可以排进玄黄大世界前十。”判官解释道。

    “什么?那么年轻的人有这样大能耐?”

    牛头不太相信。

    “谁说不是呢。”

    鬼将也一直觉得情报存在着夸张。

    “不管怎么样,江辰受人恩惠,就不会抛弃那伙人,对我们来说有利。”黑无常如同傀儡,面无表情,声音清冷。

    “没错,所以我们一起行动。”

    判官认同这点。

    ………

    这边,江辰忽然察觉到什么,伸长脖子望向前边。

    紧接着,他勒紧马缰,要控制机关马停下来。

    不过由于是在天马横空的状态中,不是他说的算,他的动作只是让整个车队速度放慢。

    “出什么事了?”黑叔开口问道。

    “前面布置着困杀阵法。”江辰说出自己的发现。

    黑叔愣了下,面露迟疑之色,望向马车那边。

    “你以为就你自己发现吗?天马横空可以自行预警,阵法又如何,冲过去就是。”

    马车中传来那位刁扬公主的声音。

    江辰皱着眉,天马横空是冲刺方阵,自然是能冲垮阵法。

    然而,多年阵法师的经验告诉他,面对阵法最好的办法就是离得远远的。

    尤其是这种固定在某处的阵法,不到万不得已的地步,最好是不要深入。

    可惜,这位公主要反着自己来,怀疑他是内奸,如果他说直接冲过去,说不定还会让她改变主意。

    天马横空的操控权是在马车中,所以江辰胯下的机关马再次行动,整个车队疯狂加速。

    渐渐的,方阵凝练出一头巨大的骏马,在大地奔驰,具备着势不可挡的威能。

    呼啦!

    天马一头扎进阵法中,方圆百里遭到一股无形的力量破坏,树林成片倒下,青石炸裂。

    这是因为阵法布置在这片区域,当受到蛮力的破坏时,能量失控,造成这样的结果。

    天马一开始势如破竹,撕开阵法一角,按照公主的想法,是要直接冲下去。

    可惜的是,阵法中有着一股恐怖的阻力,天马的速度被放慢,最后寸步难行。

    每个人胯下的机关马发出剧烈的声响,开足马力,但依然移动不了,反而发出不堪重负的脆响。

    尤其是公主乘坐的马车,变得跟火炉子一样,低下有烈火冒出来。

    “停下!”江辰大喝道。

    阵法比他想象中要精妙,它的第一作用是扭转天马横空的速度和冲刺,用来对付他们。

    暗中的人对他们是了如指掌。

    “我就不信了!”

    到这时,这位刁扬公主还是一意孤行,不断消耗动力源,让方阵达到负荷的程度,想一鼓作气冲过去。

    然而,只要是个阵法师都会得出相同的结论,那就是公主想做的注定会失败。

    砰砰砰!

    没多久,甲士们胯下的机关马承受不住,四分五裂。

    有了第一头,发生连锁反应,所有机关马接连爆裂。

    江辰反应迅速,连忙断去自己机关马和方阵的连接。

    到最后,马车发生大爆炸,滔天烈焰冲天而起,高达百丈。

    “公主!”

    黑叔大为焦急,连忙冲过去。

    “我们没事。”

    两位公主开着护体罡气,除了气血震荡外,倒是没什么事。

    毕竟是武字级的修为,还不至于被能量爆炸弄死。

    “为什么控制权会在你这个白痴手上?”

    江辰看她依然气呼呼的样子,没忍住道。

    这一次,周围的甲士都没因此对他怒目相向,可见刁扬公主刚才的做法实在是不得人心。

    “你敢这样说我?”

    刁扬公主大怒,银牙紧咬,恨不得冲上来狠狠教训江辰一番。

    “难道不是吗?我接连两次提醒你,你还是要一错再错。”江辰才不管她是不是公主,王权在他眼里更是不值得一提。

    “呵呵,我凭什么要听你的?天马横空是我国的战阵,不过是看你可怜拉你进来而已。”心高气傲的刁扬公主又如何敢承认自己的错误。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