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不知不觉中,林月如在他怀里睡着了。

    看着微微抖颤的细长睫毛,江辰温柔一笑,保持安静,望着远方风景。

    “如果没有血族,前世会一直这样和谐下去吧。”他在心中感叹道。

    林月如没睡多久,十来分钟,睁开眼睛那一刻,喜色更浓,“太好了!这不是梦!”

    这些年来,她不知道做过多少梦,都快要分不清真实和虚无。

    “傻瓜,放心吧,我回来了,不会走的。”江辰轻笑道。

    林月如激动的应了一声,俏脸尽是愉快。

    忽然,江辰想到什么,道:“月如,我问你,龙行除了发展帝魂殿的手段强势了一些,还有其他表现让你这样忌惮他会对我不利吗?”

    他刚才在想,会不会是自己先入为主,把龙行想的太坏。

    每个人都有私心,龙行发展帝魂殿没什么不对。

    把自己的功劳占去,也可能是为自己保密。

    “辰哥哥,相信我,这五百年来,龙行的变化太大了。”

    林月如面露肃然,认真道:“曾经他要铲除一个敌对势力,苦于没有合适的理由,就把别人安上血仆的罪名,将这个势力连根拔起,老幼都不放过。”

    “哦?”

    江辰皱了皱眉,这确实不像他认识的龙行。

    也是,五百年时间,物是人非,非常正常。

    “如今龙行的地位是源自于人们对他的尊敬,如果世人知道这五百年的时间是你争取来的,他不过是一个傀儡,造成的影响可想而知。”林月如又道。

    “嗯。”

    关于这点,他是知道的,许多年轻人谈论起龙行的时候,仿佛是在说一位神明。

    “还有一件事,辰哥哥应该会想知道的。”

    “什么事?”

    “红云尊者,你知道吗?”

    江辰一惊,他目睹着红云尊者苏醒,又是如何不知。

    “筱偌?!”

    红云尊者的另外一个身份,就是他的妻子筱偌!

    “她横空出世,不顾三大势力的平衡,将天罚平原改名天启平原,说那是她的家,然后成立玲珑门!”

    “天罚平原不是禁地之一吗?她要如何开宗立派?”

    江辰马上抓住这句话的重点。

    “她以过人的实力和手段,一个人将天罚平原开荒,魔兽凶兽统统被杀死!”

    “三大势力派人前去试探,但无人能试探出她的全力,据估计,有可能已经是帝尊!”

    闻言,江辰如遭雷击,玄黄大世界已经不知道多少年没有出过帝尊。

    “我的计划凑效了!”

    这是他的第一个念头,帝魂转世计划是有用的!

    这一刻,整个人都轻松许多。

    “和你的天宫一样,玲珑门不归属三大势力,而是要和三大势力分庭抗争。在这个节骨眼,非常麻烦。”林月如说道。

    “没人愿意在这时和一个帝尊出手吧。”江辰说道。

    林月如点点头,没有顺着这个话题说下去,“重点不是这个,辰哥哥,她到底是红云尊者,还是筱偌姐姐?”

    “可以说是,也可以说不是。”

    江辰无奈摇头,这说起来很复杂,“帝魂是没有个人意志的,只是一位帝尊的生平和记忆,但是,转世的人多少会受到影响,成为一体。”

    “所以当初在选择帝魂转世者的时候,着重考验承受能力强的,否则会出现疯子。”

    “就我根据段云的情况来看,大多数转世之人的情况都很好,唯独这个红云尊者。”

    “她的记忆中执念太深,又因为筱偌和其他人觉醒的方式不一样,形成混淆。”

    林月如是听明白了,可她还是不知道那人的身份。

    “她就是她。”江辰只能这样回答。

    “好吧。”

    林月如没有继续说,和江辰返回玄武城外面。

    “我说你们,真是够了啊。”

    段云在此等待,满脸哀怨,抱怨道:“月如,你明明是为我来的,结果都不搭理我啊!”

    他觉醒帝魂,帝魂殿受到感应,派出林月如等人。

    谁知道林月如因为江辰,把他晾在一边。

    林月如面露不快,很警惕的看着段云。

    “他是你无命哥哥的转世。”江辰帮忙解释道。

    林月如眼瞳放大,有些不可置信,接着惊喜道:“无命哥哥。”

    “段云段云,还是叫我段云,死过一次的人叫无命不吉利。”段云强调一声。

    “不对啊,我现在年龄比你大,实力比你强,你应该叫我姐姐的。”林月如反应过来,柳眉竖起,还不忘释放圣主的气息。

    “我靠,那你辰哥哥境界还没我高啊。”段云大叫道。

    “我不管,改不改口?”

    林月如坏笑着,剑气一触即发。

    “好好好,姐姐。”

    段云欲哭无泪,只好屈服。

    不过,他突然想到林月如的弱点,笑道:“江辰以前叫我哥,我现在叫你姐,那你们注定不能在一起啊。”

    在一起这三个字一出,林月如娇羞不已,看了眼旁边的江辰,低下头去。

    “谁叫你哥啊?”江辰没好气道。

    “嘿嘿,拜把子的时候啊。”

    “那是你年龄比我大。”

    “对啊,没毛病啊,这就是哥啊。”

    三人又像是前世一样,互相斗嘴,嬉嬉闹闹。

    然后又来到玄武城的酒楼,喝着没酒,聊着以前。

    “狗屁的血族,搞成现在这物是人非的局面,早晚把他们杀光。”段云愤愤不平,眼眸凶光乍现。

    “没错,我要为圣域的人报仇!”林月如喝了酒,脸蛋红扑扑的。

    “到时候和血族大战,我们杀他个片甲不留!”

    江辰放开自己,真情流露。

    从黄昏一直到第二天拂晓,三人的叙旧才接近尾声。

    林月如要带段云回去帝魂殿,挖掘帝魂方面的潜能。

    这点江辰是比较擅长的,不过帝魂殿五百年的经验积累,也是不能小看。

    “龙行收了三个徒弟,替他负责着帝魂殿,对于辰哥哥的事情多少知道一些。”林月如纠结道。

    她自然需要江辰也跟着去帝魂殿,因为那是江辰成立的。

    “没关系,我早晚要去的,不是现在,也会是将来。”江辰笑道。

    :。: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