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红衣女子捂着自己的脸颊,久久回不过神来。

    她身边的人也都处于痴呆中。

    不仅是因为江辰的实力,还有他竟然敢对红衣女子下手!

    “我们走。”

    快处理好魔兽,江辰这才和夏侯杰慢悠悠离开。

    “我要杀了你!我一定要杀了你!”

    红衣女子终于爆,大声嘶吼着,她什么时候被人这样对待过,简直是奇耻大辱。

    在身边的人敬畏目光中,她拿出一只纸鹤。

    能量催动下,纸鹤被烈火燃烧,成为能量化的形态,挥动着翅膀飞去。

    “他们是要去最近的出口。”

    她身边的人开口道。

    “我们也去那里!”

    红衣女子看了一眼纸鹤飞去的方向,咬着牙道。

    那边,夏侯杰口水四溅,激动的讲述着刚才那一幕。

    “解气,实在是解气。”

    想到红衣女子刚才的反应,夏侯杰觉得心中一口恶气尽数排出。

    旋即,他若有所思,道:“江辰,那女人是纳兰家的小姐,她的哥哥纳兰英是第二阶梯最强者,肯定不会善罢甘休,你说我们要不要避一避?”

    “避一避?”江辰好奇道。

    “去另外一个远的通道,躲开他们。”

    “你是说她那个哥哥也在古遗迹里面是吗?”

    “对。”

    “那就没什么好担心的。”江辰神秘一笑,没有多说,没有改变方向。

    …………

    另外一边,正有三名气息不弱的青年往附近的出口赶过去。

    “除了没得到究极武学,我们在古遗迹中的收获也不少嘛。”

    “也是,比起死在恐怖家伙剑下的倒霉鬼,我们处境要好不少。”

    “你说究极武学怎么就这样厉害,让一个武皇中期纵横无敌。”

    三人乃是第二阶梯的强者,不仅知道大海上生的事情,而且还亲身经历过。

    此时正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

    忽然,飞在最前面的男子停下。

    后面的一男一女险些撞到他后背。

    这对男女相视一望,不敢有怒气,不解道:“纳兰师兄?有什么事吗?”

    纳兰师兄没有说话,只是看着右边。

    没过一会儿,一只光芒飞鹤往这边而来。

    “我小妹可能出事,我要去处理下。”纳兰师兄脸色变得很难看。

    “师兄,我们跟着你一起去,看看谁那么大胆敢欺负到纳兰家的头上!”

    “没错,是什么家伙敢这样不长眼。”

    知道自己师兄极为护短的男女马上积极表态。

    “好,我们走!”

    …………

    江辰和夏侯杰来到出口处,这里风云涌动,天穹被一股无形的力量扭曲着。

    待到临界点时候,通道将会打开。

    在这片区域中,有不少在这里等待着。

    每个人神色都有些紧张和凝重。

    在古遗迹中能活到今天,不管是谁,都会有不错的收获。

    现在这些人聚集在这,有种被当成靶子的感觉,生怕有人坐享其成,将他们的东西抢走。

    江辰注意到有几个人不知道获得什么,神色慌张,不时东张西望。

    他笑了笑,也不知道该说是这些人过于谨慎,还是他神经大条。

    夏侯杰同样是面露不安,不是怕别人抢自己,而是忌惮纳兰家。

    以他对那女人的了解,肯定不会善罢甘休,要找她哥哥出头。

    如果在找来前出去还好,要是不能,那麻烦可就大了。

    尽管江辰信心满满,可纳兰英乃是第二阶段的有名强者。

    在他祈祷着纳兰兄妹俩不要来这里的时候,这对兄妹已经会面。

    看着小妹还没消肿的脸庞,纳兰英面色阴沉,眼中怒火在燃烧着。

    跟随他来的那对男女知道出手的家伙要倒霉了。

    “哥!”

    在哥哥面前,纳兰玉收起娇蛮无理的一面,满脸委屈,要不是眼眸深处涌现着歹毒光芒,就跟换了个人似的。

    “放心,我会要那家伙好看的!”

    纳兰英望向出口通道的方向,沉声道:“哪怕是去到外面,我也不会收手。”

    闻言,纳兰玉也就放心了。

    一行人往最近的出口赶去。

    他们赶到的时候,通道还没完全关闭,来的人也是越来越多。

    “在那!”

    纳兰玉兴奋大叫着,指着不远处的江辰和夏侯杰二人。

    她真没想到这两个家伙没有躲避风头。

    “难道还以为最危险的地方是最安全的?”

    不管是为什么,她都很乐意见到。

    抢在她哥哥面前,来到江辰和夏侯杰身前。

    “你们两个现在跪下,求我饶恕你们!还有你,自己扇自己一千巴掌!”

    像是已经取得胜利,纳兰玉对着败军之将号命令。

    “真的是纳兰英!这下完蛋了!”

    夏侯杰看到后面来的人,一颗心沉到谷底,道:“纳兰小姐,做事不要太过分,,我夏侯家也不是好惹的!”

    “啧啧啧,你只是夏侯杰嫡系弟子,而我爷爷就是家主,我有哥哥撑腰,你能有什么啊?”

    对于这话,纳兰玉嗤之以鼻,正眼都不看江辰。

    “还有你!还不跪下?”

    她冲着江辰大叫着。

    生的事情引起周围人的好奇,通过这简单的对话,他们了解到大概。

    盛气凌人的世家子弟仗着身份和背景欺负人。

    至于谁对谁错,根本不重要。

    “你确定要我跪下?”江辰轻笑道。

    “废什么话!你以为只是跪下就完了?你敢那样对本姑娘,有你好看的!”纳兰玉神情怨恨,眼神像是要杀人。

    江辰看向她的身后,笑得更加灿烂,“我若是跪下的话,怕你受不起。”

    “开什么玩笑,我会受不起?少给我虚张声势的!”纳兰玉轻蔑的眼神根本没把江辰当一回事。

    江辰耸了耸肩,没有说话。

    “你不跪是吧?哥!”

    纳兰玉瞪了他一眼,吆喝着她哥出手。

    “玉儿,你说的人就是他吗?”

    纳兰英跟了上去,没有和他妹妹想的那样果断出手,反而神色有些微妙。

    “就是这家伙!哥,还在等什么,动手啊!”纳兰羽开始催促。

    “闭嘴!!”

    不想纳兰英勃然大怒,对她怒吼一声,接着三步并两步,来到江辰身前。

    “师兄,小妹不懂事,还请大人有大量,不要计较!”

    (本章完)

    :。: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