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一刻钟后,所有人重新回到进来时候的地方。

    和江辰一样,没有遇险,也没有任何收获。

    当然,这会功夫,他们还没有把神宫全部搜一遍。

    “江辰,这位是?”

    一行人看着月娥,反应可比段云夸张的多,惊奇不已。

    尤其是在场的女子,都被月娥的气质吸引住。

    这才是真正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子风采!

    “这位,这位是我失散多年的姐姐。”

    江辰想不出好的理由,不过他没忘段云先前的介绍。

    颜玉五人翻了翻白眼,这失散多年的烂理由能连续用两次,真的是无话可说。

    不过,一行人明白谁都有秘密。

    江辰不愿意说,其余人也不会逼问。

    “你们无法从神宫中出去,但是,神宫自己也想出去,所以才会把你们带进来。”

    月娥淡然道,无视旁人复杂的目光。

    这话抵消她出现带来的震惊。

    尽管不是很明白这话的意思,可也能听出大概。

    “最大的至宝,就是神宫本身。”

    “这座神宫本应该是件神器,不过现在只能算是仙器吧。”

    “必须要有人认主,才能离开深海,你们也就能顺利出去。”

    “如果无法认主,会被永远困死在这里。”

    月娥的话,江辰是无条件相信的。

    神宫是她那个时代的产物,没有人比她更清楚。

    “要如何认主?”敖月关切道。

    “应该会有塔或者高楼之类的建筑,你们找找。”月娥说道。

    一行人到处寻找,果然在最深处现一座高耸的塔楼。

    “嗯,是登天楼,你们还有一线希望。”月娥说道。

    听她说话口吻,一行人心情古怪。

    笃定的语气实在让人忍不住想要知道她的底细。

    不过,江辰的脸色已经告诉他们,问也是白问。

    来到高楼下,一行人看着彼此,都没有行动。

    “全都进去吧,只要不对他人出手,谁能让神宫认主,是自己的本事。”江辰说道。

    人都有私心的,他如果执意要一个人进登天楼,其他人或许不会拒绝,可心里还是会有想法。

    “如无意外,神宫中的宝物也都在登天楼中。”

    “哪怕没有上到楼顶,也能获得每一楼中的宝物。”

    月娥的话让人们充满着期待,恨不得立马进去。

    在确定月娥没有其他的交代后,一行人采取行动。

    登天楼共有九层,取自九重天。

    每一层都有着相应的考验。

    除却受伤的那位,其余人纷纷迈开脚步。

    和其他建筑物一样,登天楼的门一推就开。

    第一层的面积很宽阔,足以容纳一场大战,前提是登天楼不会崩塌。

    地面是由着一块块方砖铺成,严丝合缝天花板是描绘着远古时的壁画。

    结合江辰之前在迎宾殿看到过的那幅画,他现远古时期处处透露着祥和。

    之前画像的内容是八位天神腾云驾雾,在大海上空飞驰。

    头顶的壁画,描绘的是一场盛会,群仙盛装打扮,身姿妙曼的仙女载歌载舞。

    一位仪态万千,身穿落地金色羽衣的女人坐在正中央,被众星捧月的簇拥着。

    “既然是这样,玄黄大世界又为何会破碎?”

    现在可以肯定远古时期就是天神的时代。

    一场大战将世界都打破,天神离开,留下受苦受难的无数生灵。

    江辰想知道当年天神的敌人会是谁。

    不过他知道只要询问月娥,后者肯定是摇头不语,又或者告诉他时机不到。

    话说回来,一行人走进楼中,四处搜寻,眉头很快皱起。

    印象中的考验没有看到,就连上去的楼梯也没有。

    “在这里!”

    段云有所现,跑到一面墙壁前,手指着壁画。

    众人看去,果然现有画出来的楼梯。

    还没等明白怎么回事,段云的手指无意间触碰到墙壁。

    坚硬的墙面竟像是水面那样荡起波纹。

    “什么情况……”

    段云还没反应过来怎么回事,人一下子被吸入到墙中。

    众人大惊,江辰连忙冲过去,却现这面墙恢复如初。

    手放在上面只有冰冷的坚硬质感。

    “这边也有楼梯。”

    其他人现其他墙面上都有画出来的楼梯。

    粗略一数,正好是他们的数量。

    “考验应该是在这里面,段云的考验已经开始。”

    人们明白过来,也就不担心段云,开始自己的考验。

    江辰和敖月、白姑娘相视一望,分别来到有着楼梯的墙面上。

    一伸手,一股吸力将人拉扯进去。

    短时间内,登天楼空无一人。

    “这会是你回来的契机吗?”

    外面的月娥喃喃自语,眼睛里的光芒无人能解读。

    再说江辰,还没看清楚自己来到哪里,热浪来袭。

    几秒钟的时间,他大汗淋漓。

    对于他的体质来说,能造成这样的影响,可见温度有多高。

    在他视线恢复正常的时候,他明白为什么会是这样。

    此时,他位于一座正在喷的火山上空。

    火山口不断喷出大量灰烬,使得天空都是灰蒙蒙的。

    江辰往远方看去,从火山脚下开始,空间都是扭曲,像是摆放着无数面镜子。

    “也就是说,考验是在火山中?”

    江辰心领神会,掐动剑诀,狂暴的剑风将灰烬吹散。

    他人落在火山口上,立马感觉到火浪迎面袭来,将空气都给灼烧扭曲。

    低头一看,炽热的岩浆剧烈起伏,不时还会溅射到数十米高。

    一番寻找,江辰没有看出考验的内容。

    “总不能让我跳进去吧?”

    江辰不太确定,这片空间只有一座火山。

    所有的玄机应该都在火山中。

    思来想去,江辰脱掉外面黑袍,里面是紧身的劲装,方便行动。

    他将赤霄剑拿在手上,运转天凤宝典,适应着温度。

    恢复飞行的他一点点往下面落去。

    小心翼翼的代价是高温煎熬,江辰汗如雨下,口干舌燥。

    在脚底板都在热时,江辰还是没有现。

    “咦?”

    在他忍不住要抱怨的时,他感觉到一股磅礴的气正在从下面涌来。

    低头一看,岩浆表面很不平静,仿佛是被烧开的沸水。

    哗啦!

    在江辰能看到下面有一个轮廓越来越清晰的时候,岩浆一下子爆炸。

    推荐一部都市佳作《三界快递员》

    (本章完)

    :。: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