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这一边,几个回合不到,江辰和段云已经是岌岌可危。

    “你走!”江辰大叫道。

    “该走的时候,我会走。”

    段云古怪的看了他一眼,说道:“你可别搞得太煽情,我没那爱好。”

    他以为江辰是要以死来拖住薛霸。

    “我现在可以肯定你和那家伙关系匪浅。”

    江辰没好气道,上辈子大婚的日子,无命勾着他脖子对筱偌说她抢走了自己好友。

    当然,段云不会知道他在说什么。

    “你先离开,我有办法的。”江辰急道。

    “你的意思是我还拖累你了?”

    段云睁大着眼,很生气的盯着他。

    “你们少废话,今天一个都跑不掉,把所有东西留下!”

    薛霸大吼一声。

    这话暴露出他为什么出手的原因。

    在场围观的人也有不少收获丰盛的,在挣扎一会儿后,悄悄离开。

    “你真不走?”江辰承受着主要攻势,偏体鳞伤,神体快要支撑不住。

    不需要段云回答,江辰从他脸上得出答案。

    “有物混成天地生,道法自然反之动。雪涌自化转乾坤,虚怀若谷无崖岸。大成若缺盈若冲,万物归一气自化。”

    无奈下,江辰通过传音的方式说了一大堆。

    段云先是露出困惑,接着开始吃惊,再到震撼。

    与此同时,体内仿佛出现一个源泉,如渊似海的力量喷涌而出。

    被打破的灭世魔体再次凝聚,比起刚才,功力更上一层楼。

    伤势也在飞快的恢复着。

    “操。”

    薛霸看到这一幕,没忍住爆了一句粗口,他没想到会是江辰功劳,还以为是在生死面中爆发。

    “滚开!”

    他的重心不再是拥有灵晶的江辰,变成了段云。

    杀戮剑道的传人,一旦境界力量追平自己,他狂刀都得落荒而逃。

    一刀下去,江辰虎口破裂,天阙剑脱手而出。

    “他完了。”

    看到这一幕,睡公子的心情复杂。

    薛霸又是一刀落下,要彻底了解江辰。

    “你敢!”

    段云冲了过来,挥剑挡住他的刀锋。

    “还真是感情深厚,你在突破还强行出手,小心破功!”薛霸不悦道。

    刚才刀剑交锋,他逐渐感觉情势在脱落控制。

    段云没有说话,已经说不上来,强行出手,让灭世魔体要提升的他陷入混乱状态。

    突然间,又有情况发生,一股强大莫名的气势从段云体内发出。

    “这是?”

    离得近的江辰和薛霸一怔,这熟悉的感觉是不会有错的。

    “帝魂!他竟然也是帝魂转世者!”

    其他人看出端倪,惊呼连连。

    拥有帝魂的人都直接被送去武域开始历练,段云的帝魂由于没有觉醒,所以无人知晓。

    此时此刻,也不知什么原因出现。

    “可恶!你必死!”

    薛霸坐不住了,要在帝魂凝练之前斩杀段云!

    在生死面前,他才不会去管帝魂会给玄黄大世界带来什么样的转机。

    江辰想起天音觉醒的时候,是在密室中,诸多强者守护。

    段云现在这样突兀开始,很是不利。

    “天地风雷,天极剑!”

    江辰顾不上岌岌可危的神体,强行出剑,剑气虽然依然雄浑,但却已经是浑浊。

    “你以为自己是谁!?”

    薛霸看着他上来,很不耐烦,急得要斩杀段云。

    意外的是,随手一刀没能化解掉江辰的剑势,反而被逼得往后退。

    “垂死挣扎!”

    薛霸略显意外,看着江辰的状态,冷笑连连,“还没伤到我,你怕是自己都要死掉。”

    如他所说,江辰的情况很不乐观,破损的身体无法控制住自身力量。

    挥剑时候的碰撞更是引起连锁反应,口吐鲜血。

    薛霸再看段云的样子,松下口气,帝魂顺利凝练,不是一时半会能完成的。

    而且因为准备不充分,恐怕不需要自己都会失败。

    那边,白姑娘和斩妖宫的人陷入激战。

    看得出白姑娘处于一种失控的边缘,在强行压抑着力量,所以很被动。

    “睡公子,如果不出手的话,我们就走吧。”

    观战的睡公子听到同伴的话,不由愣了下,奇怪道:“我们为什么要走?”

    看过去,发现自己的同伴神色中都有些不屑和不忍。

    或许对江辰可以无视,但白姑娘好歹也是同伴。

    睡公子袖手旁观,不肯带头,他们无能为力,但也不想冷漠的站在旁边。

    “真有心你们自己就已经上去了,又何必拿我来掩饰内心的懦弱呢。”

    睡公子心有怒火,表面上摇着头,无奈笑着。

    “我们怎么会是斩妖宫弟子的对手,但如果你出手的话,我们可以带着白姑娘逃走啊。”

    其中一个人激动道。

    同伴,或许不需要牺牲自己性命,可能做的事情还是要做的。

    睡公子一怔,眼眸转动,道:“那是白姑娘的选择,她若是不肯离开,岂不是打乱全盘计划?别忘记她可是因为谁出手的。”

    说到最后,语气中有些酸溜溜的。

    “那等着江辰死了出手,如何?”另外一人咬着牙道。

    这下,睡公子无言以对,犹豫一番后,没有给出明确回答。

    与此同时,江辰又在接连数刀下,彻底失去反抗的能力,成为一个血人。

    “你真是顽强,杀你一个初期花费我这么多时间。”

    薛霸的刀还在淌血,步步上前,要了解江辰的性命。

    “你今天会死。”

    江辰努力让自己不倒下,仰着头,任由着鲜血从眼睛中滑落,说着冷森的话语。

    ”哦?你要说自己变成鬼来杀我吗?“薛霸好笑道。

    围观者惋惜的摇头,不得不说,江辰很是了得,奈何在境界力量方面,不是薛霸的对手,又是在负伤的情况下。

    “不,他会杀人。”江辰仿佛还没意识到情况,继续说着。

    “他?”

    薛霸以为他说的是段云,目光看过去,很快就笑了。

    “他不会觉醒的。”他自信说着,有足够的时间解决掉段云。

    “不,我说的是他。”

    江辰艰难的抬起手,指向远处。

    几乎同时,法身的生命耗尽,自行消散在天地间。

    这一幕让人看的莫名其妙,还以为是江辰自行解体。

    旋即,更多惊呼声响起,只见江辰所指的方向,缓缓走来一个人。

    :。: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