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和战力无关,因为在里面的力量根本派不上用场。”

    “境界的影响不大。”

    被淘汰的人讲起自己感受。

    他们的话没有让犹豫不决的人下定决心,反而更加迟疑。

    “既然如此的话。”

    有的人耐心有限,抛开顾虑,挑战水墙。

    其中包括白姑娘,闪掠而出,破开水面。

    一下子冲进去十多米的深度,身后还留下翻腾的白色水花。

    和其他人不同,白姑娘身子稍微停顿一会儿,开始向前进,度不缓不慢。

    但是从她周身的水纹波动来看,承受的压力明显是在变化。

    却能够维持不变的度,可见不一般。

    “哼。”

    敖月不甘示弱,玉足在空中轻轻一点,化为金色虹光,冲入水墙当中。

    水面波澜起伏,很不平静。

    敖月一鼓作气,竟是快要追上白姑娘。

    不过,爆式的力很快吃亏,周围的波纹越来越强烈。

    最后,白姑娘先她一步通过水墙,成为第一个通过者。

    敖月紧随其后,剧烈的力量有些失控,久久没平息。

    二女吸引一道道狂热的目光,有羡慕,也有妒忌。

    “江辰,水墙的秘密在于……”

    挑衅的看了眼白姑娘,敖月出传音。

    “多谢,我想自己来。”

    江辰屏蔽后面的话,眼神如剑,区区水墙也要别人来教,那还谈什么帝路。

    看到有人成功,其他的人也变得积极。

    “火融大地!”

    那位羽王声势最是浩荡,也不知道是不是故意卖弄。

    雄浑的王者之气化为熊熊烈火,笼罩着周身。

    在呼啸的破空声下,羽王冲向水墙,烈火瞬间在水面烧出一个缺口。

    火势不减,继续向前。

    眼看着羽王要一路烧穿过去,水墙挥出威力,烈火越来越弱。

    “火来!”

    羽王还是有两下子的,再次爆,终于冲破水墙,成为第三个成功者。

    “原来如此。”

    江辰看出大概,水墙不能通过蛮力过去,考验的是攻势。

    想了想,两把道剑中,拔出天阙剑。

    “快看,他打算去闯五十米的水墙!”

    他的动作引来不少人注意。

    毕竟,二女环绕,让江辰大出风头。

    只是考虑到实力,没有人会想到他要挑战五十米水墙。

    要知道,昨日被他击败的袁天笑在闯另外一面水墙的时候都是失败。

    可见,两面水墙的要求。

    代表着上级入口的水墙,起码要第三阶梯靠前。

    中级入口代表着第三阶梯中的佼佼者,像是排在末流的都不行。

    “我倒要看看他能做什么。”

    许多人都是停下,想看看那江辰会是什么结果。

    “九公主,你这朋友似乎有两下子啊。”

    羽王仿佛是忘记刚才的不快,忽视旁边的白姑娘,继续和敖月搭讪。

    “他不比我弱,是圣主榜榜。”

    敖月听不惯他话语中的轻蔑,道出这一点。

    “榜?”

    羽王明显是没想到,看了江辰几眼,撇了撇嘴,道:“圣主大多数都是走好运,圣灵的认可标准向来是饱受争议。”

    “而且我想,九公主之所以没成为榜,肯定是没动用真身力量的。”

    听到这话,敖月知道再说什么都是没用。

    羽王嘴角掀起一丝弧度,目光看向江辰,眼睛里满是不屑,以及……冷意。

    “哦?这剑气?有点意思。”

    另外一边,有着血眸的青年有些意外的看向这边。

    江辰没有去管其他人怎么想,不紧不慢走向水墙,待到距离差不多时,剑气浓郁到极点。

    寒光一闪,剑气爆。

    江辰以一种出乎所有人预料的气势冲入水墙。

    人剑化为一道匹练,横冲直撞,几乎从一开始,度就没有停下来过。

    锐利的剑锋划开水墙,恐怖的阻力对他来说似乎是不存在的。

    在人们从惊讶中回过神来的时候,江辰已经来到水墙另外一边。

    每个人脸上浮现出愕然,接着是难以置信和震惊。

    “果然,水墙的考验是要有一往无前的内心,而这点体现在招式上。”江辰心想到。

    越是在水墙中变招,换着各种花样,水墙的阻力将会越恐怖。

    “可恶啊。”

    羽王心中气恼,尤其是江辰和敖月眼神交汇在一起的时候,他感到危险的气息。

    “不过也好,同样是上级入口,进去后的距离相隔不远。”

    想到这,羽王露出一抹残忍的笑容。

    其他人看着江辰的目光也变得不一样,心想能和金龙一族的公主走在一起的人果然不简单。

    在这之后,犹豫的人越来越少,纷纷行动起来。

    闯过五十米水墙的大有人在,数量很快出入口的十个名额。

    于是乎,敌意在这些闯过的人之间弥漫。

    谁也不想浪费机遇,毕竟起步点已经落后于那些进入武域的帝子。

    “你的剑意不错。”

    同样闯过来的段云走到江辰面前,直截了当,没有任何客套。

    “多谢。”江辰被那血眸注视着,也是面不改色。

    段云颇为意外,上前几步,血眸放大,凶光逼人,“你不怕我吗?”

    “我应该怕吗?”江辰反问道,直盯着他双眼。

    这反倒是让段云不知所措,摇摇头,挪开二人距离,道:“你的剑魂也叫无极吧?”

    “没错。”

    “我的也是,你若是不想和我生冲突,就将这名字改掉!又或者说,你想和我一较高下?看看谁才配得上这名字?”

    段云双手抱胸,微微仰天,神色颇为挑衅。

    “可以。”

    江辰的不回答没有出乎旁边敖月的意料。

    “有趣有趣,那就说好了,一会我们动手。”段云笑得很灿烂,但身上的冷意却是让人觉得来到冬天。

    这么多人通过五十米的水墙,一会儿必然会生比斗,现在段云是提前预订对手。

    “奉陪。”

    看着江辰答应下来,就在旁边的羽王不知为何有些意外。

    这家伙连杀戮剑道的传人都敢硬碰硬,倒是多少化解他内心的怒火。

    不过,这不代表他会放过江辰。

    “自找苦吃的家伙,倒要看看你是脑子有问题,还是真有实力!”

    今天颇为疲惫,可能就一章。另这不是愚人节玩笑。。。

    (本章完)

    :。: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