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敢对羽王无礼!”

    “这样的眼神,是你能在羽王面前露出来的吗?”

    “对王权不敬,将会成为夏族的敌人!”

    青年身边的人先后怒喝,气势逼人。

    每一个人身上都或多或少有着王者之气。

    王者之气,不仅仅是形容,而是夏族皇室修炼的一种力量。

    不仅能用于攻击,还能撼动人心,使人心生敬畏,惶恐不安。

    尤其是愤怒中的青年,王气化形,宛如张牙舞爪的猛龙。

    江辰还没有动作,敖月阴沉着脸,仰起头来,龙吟声响彻天地。

    王气溃散,夏族的人承受不住往后退去,脸色苍白。

    羽王稍微要好点,只是脸色更加难看。

    这样看来,江辰不仅是朋友,还是关系比较好的那种。

    “你要躲在女人身后吗?”羽王喝道。

    “你瞧不起女人吗?”

    不曾想,白姑娘疾驰而来,板着一张脸。

    一直没显露出来的力量稍微出,虚空为之震动。

    羽王一惊,连连后退。

    “这女人!”

    周围看热闹的人也是变色。

    在这容颜美丽,体态柔美的女人身上,他们感受到一股不亚于史前巨兽的雄厚力量。

    “这男人到底是谁啊。”

    再看向江辰,人们才现他左边是敖月,右边是白姑娘。

    两个天之娇女,当真是羡煞旁人。

    “武皇初期,最多也就是第三阶梯的人吧。”

    众人疑惑的是,来自高楼的人说出有关江辰的信息。

    他的名字,击败袁天笑,更多事情的没有。

    “对了,他拥有五项全满的剑魂,正是剑魂吸引到白姑娘,这剑魂的名字,叫无极剑魂。”

    一个响亮的声音通过力量传开。

    人们无法知晓说话的是谁,却能感受到他对江辰的恶意。

    人群中,袁天笑正得意笑着。

    “无极剑魂!”

    在场大多数人都明白这意味着什么。

    一道道目光都看向场外边缘的方向。

    让这四个字有着特别意义的那个人早已经到来。

    一袭白衣,面容俊俏,微闭着双眼,像是一个谦谦君子。

    但在听到无极剑魂时,双眼睁开。

    血色的凶光乍现,仿佛被魔鬼附身,形象气质大变,吓得周围的人连连后退。

    腥红的眼眸穿透人群和虚空,锁定在江辰身上。

    时间仿佛凝固住,众人大气都不敢喘。

    “切。”

    忽然,预料中的剧情没有上演,白衣男子撇了撇嘴,合上眼睑。

    他似乎对江辰没有太大的兴趣。

    这个小插曲没有化解掉江辰和那羽王的矛盾。

    羽王一双黑眸在二女之间打转,颇有不甘。

    “我记住了。”

    他没有回答白姑娘的问题,只是留下一句话,带人离开。

    白姑娘冷哼一声,还很不满。

    “多谢。”江辰说道。

    敖月转头看过来,道:“别人又不是为我们出手。”

    “又不需要你谢。”

    白姑娘不甘示弱,迎上敖月的视线,再次无形中的较劲。

    被夹在中间的江辰哭笑不得。

    这明明是世仇,搞得像是二女为他争风吃醋。

    不少人捶胸顿足,看不出这家伙有什么好的。

    “白姑娘,和夏族结怨,不值得吧。”

    睡公子三人犹豫了一会儿,还是跟了过来。

    “玄女也是女流,为何不见他瞧不起?”

    白姑娘出面的原因似乎还真的是因为羽王那句话。

    睡公子还要再说,接连数道圣者的气息降临。

    所有人都停下议论,知道是执事之人出现。

    “古遗迹的入口将会在正午开启,到时候没到的人,被视为弃权。”

    共有三位武圣,为的人是位中年男子,一表人才,英气勃勃。

    只是冷着一张脸,威严十足,人们不约而同想到铁面无私这四个字。

    其余武圣,皆是白苍苍的老者。

    “如你们所知,入口共有三个级别,名额依次为十个、五十和不限。”

    “时间有限,不会一一比试,所以。”

    中年人说完,右臂往上抬起,山中的水流被提到空中。

    在一阵变化后,水流变成两面水墙,高度是一样,厚度不同。

    “要想通过中、上入口的,分别通过相应的水墙。”

    “通过的数量过名额,将会进行淘汰。”

    听到中年男子的话,大多数人面面相觑,不敢相信。

    以他们的境界,闯过这样的水墙还不是一件轻松的事情?

    “我先来!”

    有人迫不及待,笔直飞向通往上级入口的水墙。

    “要出事。”

    江辰下意识道。

    武圣不是傻瓜,水墙也不是看上去那样简单。

    那人气势十足,用上全力,在身后托起长长的气流。

    但是在一头扎进水墙中时,却是不如想象中那样直接穿过去。

    扑通一声,力量瞬间消失,人在水墙中动弹不得。

    在所有人的注视下,那人开始溺水,拼命挣扎。

    过了好一阵子,中年人才将他放出来。

    只要稍微再晚一点,这个冲动的家伙必死无疑。

    人们看着厚度达到五十米的水墙,意识到事情不简单。

    相比下,代表着中级入口的二十米水墙要显得容易得多。

    “量力而行,失败没有退而求次的机会。”

    中年人没有解释水墙是怎么一回事,很平淡的宣布开始。

    不少人犹豫,因为对水墙不了解,不好衡量。

    若是无法通过五十米的水墙,可就要去最普通的入口。

    而如果通过二十米水墙,又有些不甘心。

    这时候,自然是需要有人打头阵。

    这么多人中,不缺心高气傲的天骄,马上有人6续进入水墙。

    和一开始那家伙差不多,在水墙中遭到巨大的阻力,而且无法力,只能依靠着游泳向前。

    然而,水中的阻力比想象中还要恐怖,许多人游到一半,已经是手脚无力,嘴里吐着泡泡。

    能够一口气闭上数小时的武字级强者在水墙里面也跟普通人是差不多的。

    很快,第一批挑战的人全部失败。

    让人吃惊的是,清一色的第三阶梯强者!

    “十个名额的入口,果然不是说笑的啊。”

    有人感叹道。

    今天可能三章,可以的话会再写一章~

    (本章完)

    :。: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