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我的荣幸。”

    江辰没觉得什么,热情一笑,领着敖月上楼。

    “连你都没被安排去那武域,看来这帝路不同凡响。”

    这话是江辰说的,不是敖月。

    尽管江辰在圣主榜的名次越敖月。

    可江辰知道,在血海世界中,敖月从始至终都是人形。

    这意味着敖月起码只挥出六七成的实力。

    “嗯,我族能去武域的都不简单。”

    敖月不打算说这个,问道:“明天你会争夺入口吧。”

    “自然。”

    江辰毫不犹豫点头,他来神武域可不是和人打架的。

    既然入口有分别,那就争取到最好的。

    尤其是在了解到三阶梯的划分时,他觉得有必要把境界提升到中期。

    “希望不会和你遇上。”

    敖月也是抱着相同想法,要从最好的入口进去。

    她的话让江辰想了很久。

    最后,江辰可以确定她说这话不是因为遇上自己会落败。

    “嗯?”

    忽然间,敖月停下脚步,神色凝重的抬起头。

    两道炙热的目光在空中碰撞,火药味十足。

    江辰顺着她的目光看到楼上的白姑娘。

    二女都不知觉流露出敌意,然后同时收敛住。

    “怎么?你们认识?”江辰疑惑道。

    “不认识,但我知道她是什么,真没想到三大势力会做出这样的让步,看来在血族面前,玄黄大世界将会空前团结啊。”

    傲月感叹不已,看着江辰不解的样子,小声道:“她是妖族。”

    妖族,不是半妖族,是真正的妖族。

    简单的四个字让江辰心中一凛。

    这里不是血海世界,乃是九界之一,严禁拥有灵智的妖族踏入。

    但有例外,格杀勿论!

    不曾想,现在妖族不仅来到神武界,还获得帝子的资格。

    向来心宽的江辰比敖月有些难接受。

    来自五百年前的灵魂还是把妖族当成最大的敌人。

    不过,他想起了白灵,觉得这或许是件好事。

    更何况妖族也是不可多得的强大战力。

    “讨人厌的气息。”敖月收回目光,神色颇为不悦。

    见此,江辰想到龙族和妖族的恩恩怨怨。

    一开始,妖族认为和龙族没有区别,认为都是拥有智慧的强大生灵。

    的确,抛开对龙族的神秘不说,两者还是有着相似之处。

    龙族对于妖族的认为嗤之以鼻,将他们视为小虫子。

    双方的恩怨已经维持数千年。

    妖族嘲笑龙族是自命不凡的种族。

    龙族认为妖族是低等的种族。

    白姑娘和敖月不认识,可自本能的生出敌意。

    还好双方都很克制,没有在这出手。

    忽然,江辰有些好奇白姑娘的真身会是什么。

    回想刚才交谈,没现任何端倪。

    “明日拂晓时,所有人前往断天涧。”

    这时,楼里响起一个低沉沧桑的声音。

    几乎同时,所有人卡片上的地图生变化。

    “那先休息吧,早上见。”

    江辰和敖月各回房间。

    大多数人都是如此,知道明天会有一场大战等待着他们。

    趁着一个晚上的时间,养精蓄锐,做好准备。

    “如果说袁天笑只是第三阶梯末流,那么不说第二阶梯,第一阶梯的存在,我肯定不会是对手。”

    房间里,江辰认真分析着。

    三阶梯,仅包括武皇阶段,武圣是不算的。

    通过袁天笑的对比,江辰在想如果不是神武界的人故弄玄虚,那么在武皇中还存在着目前难以战胜的武皇敌人。

    江辰没有挫败感,反而感到动力。

    先前能轻易秒杀武皇巅峰,都让他觉得境界的提升都是可有可无的。

    翌日,在天空昏沉沉的时,就有人离开高楼,前往断天涧。

    江辰和夏侯杰,还有敖月结伴同行。

    在无数羡慕的目光中,三人来到离得玄武城不远的断天涧。

    位于深山中,在接近的时候,水流声如万兽奔腾。

    “真是盛况空前啊。”

    夏侯杰看着空中的那些人,面露激动之色。

    在这里,不光有从高楼来的人,还有另外两大势力的帝子。

    帝魂殿和夏族。

    对这两个势力,江辰都不陌生。

    帝魂殿不需要多说,而夏族是一个皇朝。

    在每个位面世界建立起来的王权都是源自于夏族!

    开宗立派,或是成立家族,只要实力足够都不在话下。

    可是要建立起王权,必须要有夏族的血统。

    比如说九天界火域中的大夏王朝。

    真武界的飞龙皇朝。

    “公主殿下。”

    飞行中,接连有龙族的青年强者上前,向敖月问好。

    这也引来不少的目光。

    “那就是金龙一族的九公主?这个人形倒是漂亮啊。”

    “你找死啊,用这样轻浮的语气!别人的哥哥姐姐可都是直接在武域开始帝路的!”

    “她身边的人是谁,好面生。”

    “夏侯家的夏侯杰,很平庸的人,旁边那个就不知道了。”

    也因此,夏侯杰和江辰被羡慕妒忌的目光注视着。

    夏侯杰倍感压力,做不到像江辰那样自在。

    “他们马上会有麻烦的。”

    睡公子和他的朋友跟在后面,看着成为焦点的江辰,轻笑一声。

    这一点,他的朋友倒是认同。

    “九公主,是我夏族招待不周吗?”

    果不其然,一位身穿蟒袍的青年在众人簇拥下来到敖月身前。

    “我得知消息后,已经将所有和九公主接触的人处死。”

    他的话让江辰和敖月脸色一变。

    敖月的帝子本来是夏族给的,因为江辰的缘故来到武神宫这边。

    不曾想会害死那么多无辜。

    “和那些人无关,我只是有朋友在这边,想一起行动而已。”敖月面露愠色,不快道。

    “朋友?他?”

    青年先看了眼夏侯杰,觉得不太像,又看向江辰,也不太确定。

    想象中,能成为敖月的朋友,起码也应该是第二阶梯。

    “是我。”

    江辰强势回应,眼里掩饰不住的厌恶。

    对于漠视生命,滥杀无辜的人,江辰没有好脸色看。

    “哦?”

    青年见他这样,倒是一时之间没反应过来。

    逐渐的,怒意出现在他的脸庞上,王者之气爆。

    他身边的人也都毫不掩饰自己的敌意,只等着青年一声令下。

    (本章完)

    :。: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