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袁笑天!你未免太嚣张了!”

    高楼中的武皇初期不仅江辰一人。

    在一阵哗然过后,从二十楼中掠出一道光影。

    宛如万丈瀑布,挟带着千军万马奔腾之势,冲向大厅桌上的人。

    “是许胜!”

    “同样是第三阶梯之下最强一批,因为武皇初期的境界,名气要比袁笑天还要高。”

    “难怪胆敢反抗。”

    在场的人议论纷纷,知道一场大战无法避免。

    在许胜离地还有十米时,气势暴涨,锐利金光乍现,雄浑的力量倾泻而出。

    造成的气压形成劲风,在下面五层爆发,桌椅被掀飞,窗户被摧毁,墙壁出现无数裂痕。

    “是混元手!”

    没人在意高楼的变化,哪怕是整栋楼倒塌,也不会伤到武字级强者。

    一双双眼睛望着气势如虹的金光,隐约看到许胜保持着俯冲姿势,右手高举过肩。

    “好雄浑的力量。”

    江辰眼前一亮,不仅是掌劲惊人,还有蕴含的金属性极强。

    “来得好!我早忍你多时了!”

    袁笑天本是负手而立,在许胜杀来时,右手朝上一点。

    指间出现螺旋式的疾风,爆射而出,眨眼间出现一道风柱。

    无数没被固定的东西被吸向风柱,在过程中被绞成碎末。

    “神风破第九重,凝风成柱!”

    “难怪袁笑天敢这样嚣张,九幽妖风达到第二重,练就云隐门的绝学。”

    “这样说来,也可以施展出云隐门的风神怒嚎!”

    风神怒嚎,乃是云隐门的大神通。

    正是凭借着神通,云隐门才会在众多势力中脱颖而出。

    话说回来,掌劲和指风交锋,金光和蓝光互相交织在一起,激烈较量着,尾流如炽烈的烈火在燃烧。

    众人纷纷伸手遮挡住视线,璀璨的光芒超出肉眼承受的极限。

    轰隆!

    两股能量在其中一方落于下风时扩散,冲击波要将高楼摧毁。

    但在众人想要冲出去时,奇异的力量喷涌而出,加护着高楼,使得承受住冲击。

    无处释放的能量从窗户喷出,使得高楼像是沸腾的火炉子。

    “哈哈哈。”

    袁笑天那充满标志性的笑声率先将人们注意力吸引过去。

    只见许胜狼狈的坠落在大厅中,半跪在地上。

    反观袁笑天,毫发无损。

    最惊人的是,在一片狼藉下,他脚下踩的桌子也没受到影响。

    孰强孰弱,一目了然。

    “的确是能踏入第三阶梯啊。”夏侯杰感叹道。

    许胜刚才的掌劲足以摧毁一座大山。

    但却是被袁笑天轻易挡下,并被伤到。

    “两人原本都是第三阶梯之下最强的一批,袁笑天只是在风之法则上有所进步,就让境界低于自己的许胜惨败。”

    江辰暗自分析着,看来神武界这个三阶梯之分很有参考价值。

    之所以会是这样结果,很大原因是袁笑天是武皇中期的关系。

    “还在等什么?要我一个个请你们吗?”

    袁笑天一挥手,风声呼啸,在楼中四处肆虐着。

    武皇初期的人看到许胜输得这样干脆,再无反抗之心。

    “袁笑天,等我境界上去,要你好看!”

    徐胜身材高瘦,擦掉嘴角的鲜血,拂袖离开。

    “你境界上去的时候,我会在原地踏步?”

    袁笑天冷笑一声,不以为然。

    他看着武皇初期灰溜溜离开,看了眼最上面,眼中有着不易察觉的忌惮。

    好在,睡公子等老牌的第三阶梯人物,是不会插手的。

    “师兄。”

    忽然间,一位云隐门的弟子在他耳边轻语一句,手指向六楼的走道。

    “嗯?”

    袁笑天凌厉的眼神如箭矢射去,一下子锁定住两人。

    接着集中在一个境界是武皇初期的黑袍青年身上,不客气道:“你是要我来请你?”

    其他武皇初期都灰溜溜离开,唯独他还老神在在。

    “就怕你请不动。”

    黑袍青年冷笑道。

    本以为告一段落的人们听到这话,反应惊奇,没一会儿,高楼中再次热闹起来。

    “这家伙是谁?很面生啊。”

    “旁边的是四家之一的夏侯家弟子,武皇中期,但应该不会为他撑腰的吧。”

    “他叫夏侯杰,就算撑腰,也不是第三阶梯中的强者,恐怕要比徐胜不如。”

    “那不是找虐吗?”

    在一片戏谑、好奇、困惑的目光下,黑袍青年面不改色,嘴角挂着丝丝笑容。

    “好,很好,我正愁没机会展现我的九幽妖风!”

    袁笑天再次咧嘴发笑,煞气逼人,淡蓝色的风由下往上升起,脚下长桌粉碎。

    “你的风,不过尔尔。”黑袍青年再次口出狂言。

    这下高楼像是炸开了锅。

    “这口气,可真是够大的。”

    最高层,白姑娘的柳眉轻轻一皱。

    世间的风,不仅虚无神风一种,就如同将近上百种的异火。

    袁笑天的九幽妖风,以破坏力闻名,能与之较量的风,屈指可数。

    能超越它的,也只有那恐怖的虚无神风。

    连她都不敢下这样的评价,不免觉得这黑袍青年太过自大。

    “是啊,袁笑天还将神风破练到第九重,将近大圆满,更别说灭星指和大神通。”

    睡公子顺着她的话也踩着江辰。

    别看他没有正经,像是对什么事都不关心的样子。

    在说话时,看着白姑娘的眼神说明内心。

    优秀的女人,谁都会喜欢。

    尤其是最出色的。

    这位白姑娘的风采,早已经征服睡公子。

    只可惜白姑娘虽然不是冰山美人,却也有着拒人千里之外的缥缈感。

    认识这么久,也勉强算是相识的朋友。

    白姑娘看着黑袍青年,虽然说心中认定他的结局,可不知为何,看着那一抹笑容,她感到强烈的自信。

    是自信,不是自大,这其中是有着很大分别。

    “不可能的。”

    白姑娘摇了摇头,以为是自己错觉。

    只要黑袍青年是武皇初期,就赢不了袁笑天。

    这是神武界天才们根据多年经验总结出来的体系。

    “也不知从哪来的不知道天高地厚家伙,我来让你知道,帝路不是阿猫阿狗能逞能的。”

    看着黑袍青年不打算主动出手的样子,袁笑天扭了扭脖子,筋骨发出噼哩叭啦的声响。

    :。: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