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灵域,现如今都是冰灵族的地界。

    其余灵族不是被消灭,就是逃离这片天地。

    这也使得整个灵域飞雪不间断飘落,寒风咆哮。

    降至冰点的气温让非冰灵族的人都是吃不消。

    在灵域深处,有一栋用着深海玄冰筑造而成的宫殿,宛如艺术品,晶莹剔透,毫无瑕疵。

    人在外面,也能直接看到宫殿中的景象。

    此时,宫殿内人头涌动,议论声不绝于耳。

    听其内容,都是抱怨中三界的地理位置,和此处资源的贫瘠。

    夜雪立身于角落,依然是美貌天仙,出尘不染,浑身上下找不到女人的瑕疵。

    只不过,她的神色有些麻木,眼神空洞。

    “这些都不是最主要的,待到我们灵女的至尊心大成,以及那件东西,用不了多久,就可向上三界进军!”

    高坐在最中央的中年男子瓮声瓮气说道。

    众人听到他所说的,不由自主点头,面露向往和期待。

    倒是男子嘴中的灵女,也就是夜雪身子一颤,银牙紧咬。

    “在整个中三界都风雪交加的时候,夜雪,我们就大婚吧。”

    看到夜雪的模样,中年男子颇为无耻的露齿一笑,很享受这位冰雪美无助的样子。

    见到夜雪不回答,中年男子又道:“我说,你也不喜欢出什么意外吧。”

    听出他话中所指,夜雪艰难的点了下头。

    简单不过的动作,却仿佛耗尽这女人所有力气,灵魂仿佛都被抽走。

    “父皇,夜雪最近接连施展冰封万里,灵力透支,我带她下去休息吧。”

    一名妙龄女子从人群中走出,不像冰灵族的脸色雪白,她的肤色乃是瓷白,更有质感。

    姣好的面容和这完美肤色,也就只有在夜雪身边才会黯然失色。

    “嗯,去吧。”

    中年男子,正是来自灵界的冰灵族冰皇。

    最后贪婪地看了夜雪一眼,这才向女人挥手。

    “恭喜冰皇抱得美人归啊。”

    “喜上加喜,该是我冰灵族昌盛!”

    夜雪如行尸走肉离开宫殿,身后不断传来厌恶的声音。

    她恨不得使出最后灵力,将这些可恶的家伙全部冻结。

    “夜雪,你,你不必这样委屈的。”

    随她一起出来的女子说出大胆的话语,看得出她也是鼓起勇气,还很忌惮的回头看了眼宫殿。

    “我必须要完成它。”

    夜雪想也没想,脱口而出。

    可话说出口,嘴唇掀起一一丝丝苦涩的笑意。

    她必须要赎罪,救回南宫雪!

    “你会后悔的!那个叫江辰的人也会愧疚的。女子说道。

    她似乎对这件事和江辰颇有了解。

    “江辰说过近期会去灵界,那里找不到我,就会来这里。”

    谈论起江辰,夜雪空洞的眼瞳中终于亮起微弱光芒。

    “不说来不来得及,就算他真来,也无济于事吧。”

    女子说道。

    从夜雪先前的言语中,她也零碎了解到一些江辰的事情。

    印象最深刻的,就是他坚韧不拔,顽强向上。

    在这形容的背后,是江辰孤立无援,四面树敌的事实。

    她冰灵族的实力,哪怕是武圣也从这里救不走人。

    “师弟会有办法的。”夜雪说道。

    这种信任,是女子无法了解的。

    她长叹一口气,面露愧色,父皇为达到自己手段,牺牲掉夜雪幸福。

    而且还是通过要挟的方式,实在叫她心里难安。

    “嗯?”

    正当这时,夜雪抬起那弧度完美的下巴,望着远方的冰雪中。

    女子也是有所感应,顺着夜雪目光看去。

    下一秒,她瞳孔猛地一缩。

    在锋利如刀的寒风中,正有一个男人的身影逼近。

    出于本能,她知道那不是灵族。

    那意味着什么不言而喻。

    咻!咻!咻!

    冰灵族独有的通讯声在风声传开。

    无数道寒冷的灵力暴涨,宫殿中的冰皇和其余人来到外面。

    “可恶!居然让人闯到这里!前哨都没现吗?!”

    冰皇盛怒道。

    “冰皇,来人没有掩盖气息!我想,我想前哨都被拔掉!”

    一名看上去儒雅的男子开口,眼里闪烁着智慧光芒。

    “哼,也不过是武皇,冰皇,我去拿下他!”

    众人中,一个穿着战甲的魁梧男子感受到来人的气息强度,不屑冷笑。

    留下一句话后,脚尖在地面轻轻一点,身子闪入到冰雪中。

    “是他吗?”

    女子悄声问道。

    “嗯。”

    夜雪因此恢复生气,眼眸越来越明亮。

    “哎呀,他怎么一个人就跑来了?冰绝将军他都吃不消吧……”

    话音没落,空中传来惨叫声。

    正是她嘴中的冰绝将军出来的。

    傲气十足的他刚一上场就被拿下,被来人掐着脖子提上前。

    这时,来人的身影破开风雪,映入人们的眼帘。

    一个年轻人,年龄出乎冰灵族的预料。

    俊朗的容貌此时比冰灵族的人还要冷冽,剑眉下的黑眸散出来的光芒仿佛能射穿空间。

    黑袍下,犹如无底深渊,琢磨不透。

    冰灵族引以为傲的大将军被他像抓小鸡一样给提着。

    冰皇等人格外生气。

    “一个武皇,是想翻起多大的风浪来?启动灵阵,杀之!”

    冰皇果断下令,接着看向夜雪这边。

    他早注意到美人的神情,心中的猜想得到证实。

    “不好,是冰雪两级灵阵!”

    女子暗暗焦急,忙看向夜雪,却现后者的表情依然没有变化。

    空中,寒风咆哮,冰雪加剧。

    在无形中,以黑袍青年为中心,宛如汪洋大海的灵力狂涌而去。

    其中蕴含的冰封之力,将气温降到极为可怕的程度。

    突然,熊熊烈火从黑袍中爆,席卷八荒。

    冰火火之间,生激烈反应。

    “哼!冰火相克,但往往都是冰水克制烈火!”冰皇冷笑一声,觉得这人愚不可及。

    然而,愚蠢这样的形容,从来不会用在黑袍青年身上。

    在烈火被迅压制时,风雪不知为何开始减弱。

    在肉眼可见的转变下,不仅灵阵失去作用,甚至源源不断的冰雪天气也都停止。

    “冰皇!灵阵,灵阵被完全给毁掉!”

    在冰皇不解中,惊慌的声音传到耳边。

    (本章完)

    :。: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