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来了!”

    剑鸣消失后,人们看到赤霄峰方向有一艘飞行船快速行驶而来。

    一个少年站在船头,黑发白衣,容貌俊逸,气质非凡。

    最引人瞩目的是那对黑眸,平静得像是静止的湖面,在接近流云峰时,一道精芒从中亮起。

    “这就是江辰吗?气质不错啊,一看就是剑客。”

    “剑道传人,该当如此!”

    “很年轻啊,没过二十吧。”

    江辰的到来引来一片议论声,而他置若罔闻,紧盯着流云峰中的李沁,飞行船降落下去。

    “江辰!”

    看到他,李沁咬牙切齿,紧握手中长幡,骂道:“你这个大山出来的货色,终于敢光明正大出现在我面前了吗?”

    “我们见过两次,两次你都差点死了,不是别人救你,你早已经是一具死尸。”江辰冷冷道。

    一次是在赤霄峰的阵法中。

    还有一次是之前江辰来攻打,被宁昊天破坏。

    李沁说道:“那是你借助外力!如今你没有依仗的阵法,至宝也尽数被毁,凭什么和我斗?剑道吗?可笑至极,仅仅半天功夫,你又能掌握多少!”

    身为剑道传人,不是一两天就能完全掌握的。

    剑道,是全新的修炼之路,江辰只是得到机会入门。

    每一门武学大道中,都分为小成、大成、圆满、大师,超凡五个阶段。

    他江辰刚获得剑道没一天,说是入门都很勉强。

    这也是李沁自信的原因,她在震惊江辰是剑道传人后,想通这点,心里庆幸不已。

    “现在,我来让你知道什么叫真正的实力,而不是像你那样,只知道仗着外力耀武扬威,自身一无是处,十足的废物。”

    李沁狠狠骂道,她等这个机会很久了。

    “你弟弟死之前,叫嚣的姿态和你差不多,可惜下场成为一滩烂泥。”江辰说道。

    “你找死!”

    这话成功激怒李沁,死死盯着江辰,目光如毒蛇一般怨毒。

    不过,她克制着自己,没有动手。

    她不想有任何过失让江辰有活命的机会。

    生死决战,必须要由长老许可。

    新任刑法堂堂主是一位铁面无私的中年人,一张方脸轮廓分明,不怒而威。

    他一直都在流云峰附近,却无人发觉,直到江辰到来才出场。

    “生死决战,不死不休,可有问题?”

    他没有多余废话,直截了当询问二人。

    “没问题!”李沁迫不及待开口。

    “没有。”

    “那好,开始吧。”

    这话落下,流云峰上下充满着肃杀之气。

    江辰拿出自己的赤霄剑。

    “废物就是废物,除了侥幸得来的宝物,自己的剑都只是把三阶灵器!”李沁讥讽道。

    她将三阶灵器说的这样不堪,自然是因为手中的长幡不是俗物。

    “我错了。”

    江辰很认真向她道:“你弟弟比你稍微好一点,起码他不是一个泼妇。”

    “你继续嘴硬吧!一会可不要哭!”

    说完,李沁手中的长幡自动展开,整座山峰开始刮起狂风,这要是在大海上,海浪都会翻滚咆哮。

    许多不重的东西被卷向空中,并被摧毁。

    “好厉害!”

    这动静吓到了附近的人。

    风之小道,似乎不输给剑道。

    虽然只是半步,但是江辰刚成为剑道传人,剑道火候肯定还不足。

    “看来就算是成为剑道传人,也难逃一死。”

    “嗯啊,你看看那风,连树木都能拔起来,都快赶上暴风。”

    “这个风力很强啊,确实可以算暴风!”

    风根据自己的威力,分为很多种。

    疾风,行走困难。

    大风,拆毁树枝。

    烈风,损害房屋。

    狂风,拔起树木。

    暴风,摧毁宫殿。

    飓风,摧毁所有。

    以上的风力,不算攻击的破坏力,仅仅是像现在这样随意肆虐着。

    等到李沁出手,通过自身神元和手中的灵器,那样可怕的威力,岂是江辰能挡的?

    “就算剑道传人,也可能连剑都拔不出。”

    唐恪吃惊于李沁的进步,信心不免动摇,做好天子榜名次降落的心理准备。

    自然,他不信江辰能有和李沁一战之力。

    因为那意味着这个刚刚成为神游境的江辰他也打不过。

    这是唐恪无法接受的。

    “斩魔神风!”

    众人吃惊中,李沁已经开始发动攻击。

    长幡一挥,漫山遍野的狂风加剧,化作八头风龙,攻向江辰。

    风龙浑身上下皆是锋锐无比,带有可怕的绞杀力,哪怕是坚硬的玄铁,也要被撕的粉碎。

    江辰血肉之躯,如何能挡?

    “你死后,我会好好照顾你家人的,就像你对付我弟弟那样。”

    李沁嘴角挂着一抹残忍笑容,好像江辰已经是一个死人。

    “我真不知道,你的信心从何而来,一直磨叽个不停。”

    江辰拔剑一斩,惊人的剑芒暴涨,冲天而起。

    本该是无形的剑芒由于太过雄厚,化为气柱。

    八头风龙撞在上面,就好像纸上消失的墨水,一点痕迹都没留下。

    “不朽剑道,永垂不朽!”

    而这,只是江辰的起手式,真正的剑威紧随而出。

    人剑合一,疾驰而去,将无处不在的狂风轻易切开。

    “怎么可能”

    李沁花容失色,连忙唤来所有的狂风,在身前形成一面急速运转的盾牌。

    江辰一剑刺在上面,好像被针刺破的气球。

    狂乱的冲击波横冲直撞,将流云峰炸出无数巨坑,山石滚滚落下。

    李沁自己,更是被一剑击飞出去。

    “连我一剑都接不住的你,还有脸在我面前大言不惭,今日,我就送你去见你弟弟,你们不是很要好吗?”

    江辰冷笑一声,步步向前。

    “风来!”

    李沁一咬牙,挥动着长幡来到空中,离得地面数百米才放下心来。

    “江辰,你少给我得意!刚才只是我大意,我们之间的差距,正如现在这样,一个天上,一个地下!”李沁骂道。

    “会飞很了不起吗?你以为就你会?”江辰讥诮一句,他的双脚正在一点点离地而起。

    “什么?!”李沁眼睛都瞪圆了,不相信自己所看到的。

    “你和我,一龙一蛇,可怜的是你以为自己是龙。”

    作者的话:今天三更结束!谢谢朋友们的厚爱!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