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战鹜皇在五成火候的焚天之怒下安然无恙!

    江辰眉头一挑,深感意外。

    他有想过这一击没击败对方,可多少也会令其重创吧。

    烈火威能耗尽,开始消散在天地中,战鹜皇大步走出。

    在其周身环绕着土黄色的光辉,也正是这个,抵御住烈火的侵害。

    “不坏神衣!”

    江辰注意到战鹜皇身上的长衣不见,取而代之的是一件类似袈裟的金衣。

    “战鹜皇竟然有一件神衣!难怪能够位居七皇之首!”

    “这下有意思了。”

    “看这神衣,已经达到水火不侵!”

    旁观者知道战鹜皇不会这样轻易完蛋,却也没想到他有这样的手段。

    倒是玲珑皇这些血赤域的人知晓一些。

    不坏神衣,不是简单的道器。

    准确来说,神衣相当于一门秘术。

    通过收集珍贵的材料,通过秘术修行,不断凝练出神衣。

    需要很长一段时间才能完成神衣,又需要更长的时间让神衣提升。

    从刀枪不入到水火不侵,再到万法不可破。

    战鹜皇年过半百,年龄超过江辰一倍,而这个优势,通过这件神衣彻底呈现出来。

    “也是我境界不够,如果境界相同,焚天之怒依然能烧穿这件破衣服。”

    江辰心说道。

    很快,他抛开这个念头,回到战斗上来。

    “真是可惜。”

    看着江辰逐渐收敛的火焰,高求凤不由摇头。

    “是啊,他还不会玩火。”高焰火也道。

    江辰掌握大日金焰和焚天妖炎,却被说不会玩火。

    也只有身怀天凤之血的传承者敢说这样的话。

    江辰除了焚天之怒,别无其他手段。

    这是因为没有掌握完整的宝典。

    高求凤决定在一切结束后,主动将宝典奉上。

    话说回来,战鹜皇察觉到江辰放弃火攻,得意一笑。

    不论怎么说,初次交锋,是他占据上风。

    “一月曜日!”

    身披不坏神衣,战鹜皇肆无忌惮上前,动作迅猛。

    武魂金鹏俯冲而去,半途中化为烈阳,喷涌着金色火焰,朝着江辰坠落。

    “天地风雷,风雷一剑!”

    江辰右手翻转,天阙剑化为一道匹练,无尽剑魂冲天而起。

    “斩!”

    手臂挥下,天阙剑如一道闪电,疾速飞驰。

    只一下,骄阳被切成两半!

    在一片尖叫声下,剑势不减,直冲战鹜皇而去。

    “这一剑!好强!怎么会这样强?”

    “这不应该是武皇初期能发动的一剑啊,天!他是仙级武台!”

    “仙级武台?真的假的!”

    正准备着狂风暴雨攻势的战鹜皇眼瞳猛地一缩,面露愕然。

    他只来得及双手合在胸前,不坏神衣上出现亮光,交织成一面半透明的金光圆盾。

    圆盾形成那一刻,天阙剑正要刺来。

    剑锋如同刺入晶石中,没入过半,沿着剑刃,裂纹迅速蔓延。

    啪的一声,圆盾破裂,战鹜皇也被震飞。

    天阙剑飞回到江辰手上。

    “切,又是一个乌龟壳啊。”

    江辰撇了撇嘴,这让他想起那些神隐族。

    “哈哈哈,真是可惜,拥有仙级武台的你,剑术却跟不上!”

    战鹜皇除了气血翻腾外,并无大碍。

    江辰接连猛攻都破不了自己防御,等到技穷,下场自然不用说。

    这话一出,江辰用着莫名的眼神看向师父。

    无名耸了耸肩,表示你能一剑将不坏神衣,武皇巅峰的人打成这样很了得。

    江辰长叹一口气,不仅至高意志浪费,仙级武台能施展的可是大神通之上,究极武学的程度。

    刚才那一剑,天级的武台就已经发挥到极限。

    仙级武台,也不过是完善细节。

    师徒俩的互动被人看在眼里,引起一片窃窃私语。

    在这关头,江辰还有心思开小差,也是心大。

    “可惜了,仙级武台出世,却没有让仙级武台发挥出威力的武学和神通。”

    “大材小用,发挥出来的威力也只是天级。”

    “拥有不坏神衣的战鹜皇足以弥补这个差距,更别说他境界是巅峰。”

    司徒南那样级别的强者关心的重点却是这方面。

    被江辰轻视行为激怒的战鹜皇险些暴走,那张脸都有些扭曲。

    “二火曜日!”

    得意的武学在他武皇巅峰的境界下,爆发惊人。

    再次冲刺,迅猛难挡,双手大开大合,要给江辰猛击。

    “行吧。”

    也不知为何,江辰这次没有动作,任由战鹜皇攻击。

    不等人们想明白,战鹜皇抓住机会,双拳狠狠轰出去,如怒涛奔腾。

    “白痴吗?!嗯?”

    白袍男子衣袖下的手猛地握拳,江辰毫无防备,肯定有诈啊。

    正当他认为战鹜皇要为自己冲动付出代价时,他又发现战鹜皇居然得手!

    预料中的变故没有发生。

    “都忘记反抗了吗?”

    战鹜皇看着拳头打在江辰胸膛,残忍笑着,视线上移。

    得意的话语在看到江辰那张脸时,一下子呆滞住。

    “没什么,就是想让你不知道,防御,不是只有那你擅长。”

    被他重击的江辰永中和轻描淡写语气说着。

    如同见鬼似的战鹜皇定眼一看,才发现江辰肌体中有一层金色薄膜,将其打造成黄金战神。

    下一秒,他用最快速度往后退。

    在看到江辰没有趁机出手,他方才松下口气,接着露出疯癫的笑容。

    “什么吗?是站着让我打吗?少给我开玩笑了!!”

    不愿意承认这一击带来事实的他有些失去理智。

    “七日耀日!”

    从二跳到七,直接动用最强式。

    “江辰,小心!”

    玲珑皇开口提醒。

    不用她说,任谁都能感受到战鹜皇这一击的威能。

    离得近的人像是身处正在倒塌的房子中,虚空竟然是在摇晃!

    “拼命了啊!”

    白袍男子拳头握得越来越紧,指甲陷入肉中也不自知。

    他在进行一场豪赌,赢了,荣耀加身;输了,万劫不复。

    输赢的关键就在江辰生死上。

    好在他对战鹜皇了解。

    七日曜日,一旦施展,在战斗结束后,战鹜皇有半个月都不能下床的恐怖招式。

    别说江辰武皇初期,哪怕是巅峰也吃不消。

    偏偏江辰还是伫立不动,倒是体内有雷芒和金光同时爆发出来。

    那边,战鹜皇和武魂合二为一,再次化为一个巨大的烈日!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