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战鹜皇,我为何这样做,你应该是最清楚的吧。”

    闻言,战鹜皇表情有些不自然,但马上厉声道:“我如何知道叛徒的想法!”

    “那我就来说说吧。”

    “自从江辰退出学院后,你联合其他六皇打压我七黎大陆。”

    “在江辰建立天宫时,更是穷追猛打,连喘息机会都不给。”

    “开垦任务耗时耗力,你却不断削减对我们的资源,短短数月时间,玲珑军和玄机军的死伤超出数年的总和。”

    说到这里,玲珑皇气场大变,眼神锋锐。

    像是利剑微微出鞘,寒光照耀八荒。

    在说这些话时,玲珑军和玄机军将士情绪波动很大。

    不甘,委屈和愤怒在他们脸上变成狰狞的怒气。

    “天宫欢迎我等吗?”

    玲珑皇没有理会气愤的六皇,而是看向江辰,等待着答复。

    两支军队紧张不已,不知道江辰会不会答应。

    当初江辰还是星尊,在他们中快速成长。

    如今,掌控着神御域,比他们的七黎大陆不知道好到哪里去。

    所以现在不是玲珑皇明珠暗投,而是有些高攀的意思在里面。

    江辰的表情看不出端倪,在几秒钟的沉默,玲珑皇一行人呼吸急促时,熟悉的笑容出现在脸上。

    “呜!”

    江辰振臂高呼,狂热的目光看向玄机军。

    “呜!呜!呜!”

    玄机军五大营的将士热血彻底沸腾,高举着兵器回应,战意如惊涛骇浪席卷开来。

    见状,无人不是变色。

    江辰仅是在血赤域待了很短一段时间。

    可在阔别这么久后,麾下的将士依然这般忠心。

    货真价实的战意,可是做不得假!

    “我们都小看了他啊!”司徒南感叹道。

    由此可见,江辰的人格魅力是有多强。

    所有人都想起曾经,每次江辰这个名字冒出来的时候,他们都会嘲笑这是一个没有势力依靠的人。

    无法无天,到处杀人,早晚有一天陨落。

    现在看来,他们的嘲讽是多么可笑。

    玲珑皇见状,知道江辰是答应,不过刚才那几秒钟,她还以为会被拒绝。

    想到这样,颇为幽怨的眼神看了过去。

    “天宫就是这样形行事吗?!”

    战鹜皇的怒吼声破坏气氛。

    “天宫就是这样行事,你要如何?”江辰问道。

    冰冷的声音让战鹜皇一个激灵,才意识到江辰不再是那个任由自己打杀的小子。

    “我们不会带走七黎大陆任何东西,已经开放的区域是我们功劳,也是我们对血赤域的交代,我们不亏欠血赤域。”

    玲珑皇冷冷道。

    战鹜皇无言以对。

    “规矩不是这样的,当然,我知道什么都阻止不了天宫行事,但为了不至于让我们血赤域丢人,还请照拂下吧。”

    可在玲珑皇带人走进天宫阵营时,血赤域中,出现一名白袍男子。

    他没有怒容,反而面带无奈,一番话以退为进,格外高明。

    江辰知道,这位应该就是血赤域的域主。

    小巨头的大人物!

    “如何照拂?”

    “但凡这样的事情,若是双方实力相当,不想交手的话,会进行谈判。”

    “很显然,我血赤域没有和天宫谈判的实力,那么还请用力量展现,让人知道,我们已经尽力。”白袍男子说道。

    他这番话说的很卑微,却是让江辰眉头皱起。

    话语上的交锋来看,这个白袍男子不是等闲之辈。

    “你要如何展现?”江辰问道。

    “我想,领教天宫之主的威风。”

    白袍男子说出自己目的,经过前面的铺垫,让人无法拒绝。

    一时之间,全场惊呼不断。

    江辰去了一趟血海世界,回来后踏入武字级强者,知晓原因的人少之又少。

    人们无法再用星尊也敢开宗立派来嘲弄。

    可是归根结底,江辰依然只是武皇。

    哪怕有神树、大阵以及五大圣,但关键还是要看自身。

    只是碍于江辰的强横,没有人说破这点。

    玲珑皇投靠天宫,给了血赤域这个机会。

    在白袍男子的话语下,江辰若是借助他人之手,会让人觉得天宫之主不过如此。

    直接不理会,也正中下怀。

    血赤域也是要脸面的,七皇之一当众叛出,没有表示,将来又要如何立足?

    一道道复杂的目光看向江辰,带着戏谑和期待。

    “你的意思是要武皇对战武圣吗?”

    无名怒道:“你若是想领教天宫的厉害,我奉陪到底。”

    闻言,白袍男子耸了耸肩,没有回应。

    人们的议论声也变得更加激烈。

    无名还要再说,但被江辰给拦下来。

    血赤域只是小巨头,如果这件事无法完美解决,那么将会落人口实。

    “为名,真凭实力;为利,全力以赴。”

    “不知道域主是那一种?”江辰问道。

    听他没有回避挑战,反而流露出战意,人群的喧哗声越来越吵闹。

    “不简单啊。”

    司徒南眼前一亮,感叹不已。

    他想到自己孙女,年龄和江辰相仿,可心智却是天壤之别。

    一句话很简单,却是暗藏玄机。

    白袍男子以武圣的境界要领教武皇的厉害,如果还好意思说是为名,那真是厚颜无耻!

    所以江辰的问题只有一个选择。

    让这些老一辈惊讶的是,江辰是在很短时间来作出反应。

    “生子当如江辰!”

    这些爷爷辈的人在想江辰父母是如何培养出这样一个优秀的人来。

    明明还才是青年,已经如此不凡。

    许多认为江辰是凭借武力乱来的人终于是见识到他的智慧,才明白今日的天宫,无关运气。

    “玲珑皇的背叛,我血赤域失去一员大将,自然是利。”

    白袍男子双眼微微眯起,精光不时闪烁。

    稍微思索一会儿,他又道:“天宫之主年轻有为,前途不可限量,不管为名为利,血赤域都接下来。”

    “战鹜皇!”

    “在!”

    听到域主的呼唤,战鹜皇踏步上前,战意高昂,气吞天下。

    “我与他,你可自行选择。”白袍男子说道。

    “高明啊。”

    很多人这才反应过来江辰和白袍男子的话语交锋。

    沉下心来一想,才意识到两人的不简单。

    难题回到江辰这边。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