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江辰的话对于天凤王室来说,无疑是晴天霹雳。天籁小说.2

    再看女王的反应,她是不知道这些,深信审判之力。

    “你根本不属于天凤传承者!”

    天凤女王没被江辰轻易说服,从小到大养成的认知又怎么会被轻易颠覆。

    “是吗?”

    江辰毫不犹豫唤出自己的武魂,不死神鸟。

    同样是长鸣声,却是要比女王的火凤更加雄浑,有撼动人心的威严。

    “天啊!”

    天凤女王陷入到震撼中,其他人的都是目瞪口呆。

    天凤是会进化的,可不是人人都能做到,必须具备真血者才行。

    那名女子认真观察起江辰,立马感受到炙热的血液在他体内流淌。

    凝练不死神鸟的大日金焰也充分体现出天凤真血的强大。

    “现在你们又有什么样的说法?”江辰问道。

    王的审判对他无用,接下来需要担心的是焚心天炎。

    也就是眼前的天凤女王。

    这时,一根神树树枝闪电般而来,宛如一头长龙,顶端包着一座断头台。

    正是斩妖台!

    黑龙和青魔立身于江辰左右,夜叉血邪皇更是一触即。

    不过,出乎江辰意料的是,天凤女王毫无战意,还沉浸在刚才的震撼中,陷入到自我怀疑中。

    很显然,江辰向她揭露的真相太过残忍,世界观开始动摇。

    “女王!不要相信他的鬼话啊!他的族人和母亲都是可以接受王的审判!”

    相反,那女子倒是很快反应过来,要拿江辰族人威胁。

    江辰恨不得当场斩杀这名女子,可惜对方有焚心天炎。

    刚才近距离接触这种异火,给他带来不小阴影。

    以他武皇的境界,只要被打中,立马会被烧成灰烬。

    不败金身又或是佛力加持自身都无法抵抗。

    毕竟,他还才武皇初期。

    天凤女王,怕是达到武圣的巅峰境界,能够凭借自己实力杀死血邪皇的强者。

    “江辰!束手就擒,你难道不在乎你外公,舅舅和你母亲的性命吗?”女子看到自己的王没有反应,又向江辰喝道。

    “你是自己找死!”

    江辰见她有恃无恐的样子,心中来气。

    右手往一伸,人皇弓出现在手,右手快搭上人皇箭,拉动弓弦。

    不到千米的距离,怕是人皇弓击杀敌人射程最短的一次。

    “女王!”

    女子慌了神,这远距离射击,可凭借着异火保护不了自己。

    “江辰。”

    天凤女王终于是开口,道:“住手吧,我们离开。”

    这句话让江辰很意外,看来这位女王原则性很强嘛。

    想了想,他还是收起人皇弓,道:“让你的人管好自己嘴,还有这三个家伙,会按照我天宫规矩,关押百年。”

    他嘴里的三人,正是和高进、高英同来的人。

    “女王!不要啊!”

    这三人听到要被关一百年,吓得不轻,连忙求救。

    天凤女王柳眉皱了起来,很显然,江辰的要求对他来说有些过分。

    “你们是入侵者,能让你们离开已经是我开恩。”

    江辰不想表现的太软弱,在她开口前,先一步说道。

    “等我弄清楚一些事情后,会来找你们的。”

    天凤女王朝着三人说了一句,选择退让。

    她身边的人无法接受,哪怕江辰说的是真,也没必要这样啊。

    但是没有人开口相劝,因为不敢。

    “求凤。”

    眼看着这伙人要离开,不想天空下又出现一团烈焰,在燃烧过后,显露出一个威严十足的中年男人。

    江辰撇了撇嘴,自己地盘被人这样肆意闯入,真是叫人不爽啊。

    “太上皇!”

    女子和士兵们精神一振,知道不至于灰溜溜离开。

    “你的心智太不坚定了。”

    太上皇俯冲落下,来到女王身边,复杂的眼神透露着恨铁不成钢。

    “你弟弟被他所杀,你难道都不想报仇?”他的声音低沉雄浑,威严感充足。

    “我说,你们是不是真的没弄清楚局势。”江辰不耐烦道。

    太上皇又怎么样?

    刚说完,他高举起右手,斩妖台开始在旋转,千万道瑞气喷。

    太上皇脸色微微一变,但还算是镇定。

    “你不在乎自己母亲的性命吗?”

    太上皇说道:“我不知道你是如何躲开王的审判,但我想,你的族人做不到吧。”

    “你在威胁我?”

    “是的,我在威胁你!”

    太上皇一身紫袍,双手衣袖分别绣着一头龙和一头凤。

    说话时,气势十足的挥动衣袖,龙凤居然在动。

    在太上皇周身,气温变得炙热无比。

    “可惜的是,你们无法做到,我的法身已经赶到高家,将所有支持我的族人体内宝典散掉。”

    江辰得意一笑,又看着天凤女王,“你可以去试试,会现你的审判全都用不上。”

    闻言,天凤女王身子一颤,牙关紧咬。

    “父王,真是这样吗?”她问道。

    “胡闹!现在是说这个的时候吗?”

    听到江辰的话后,太上皇脸色凝重,颇为忌惮的看着斩妖台,生怕江辰二话不说动手。

    “我告诉你,我女儿身怀焚心天炎本源,鱼死网破的话,这里将会成为焦土,我敢保证,你的神树都将被烧毁!”太上皇用上第二张底牌。

    江辰沉吟了一会儿,在得到造化神树答案后,手放在舍利子上。

    虽然现在的天凤女王不应该杀,可考虑到她带来的威胁,必须要下手!

    “但看样子,那你的女儿似乎不愿啊。”

    江辰知道攻心为上,继续动摇女王内心。

    “为了一己私欲,害得天凤传承陨落到这种程度,需要厚着脸皮来抢夺别人的地方。”

    他现在明白为什么高进要来惹事,因为天凤女王原则很强。

    江辰虽然是天凤成员,可他父辈不是,故而做不出直接亲临的事情来。

    但是,女王身边都是一群被利欲熏心的人,制造暗涌,推着她站在江辰的对立面。

    “胡说八道!”太上皇更怒,但不敢出手。

    “嘿嘿。”

    江辰突奇想,又唤出一具法身,站在身边。

    众人不知道他要做什么,面露困惑之色。

    “我的法身又重新将宝典修炼,所以现在你面前的,一个是修炼过宝典,和没有修炼过宝典的天凤传承之人。”

    “想要得到答案吗?再次审判吧。”

    最后一句话,江辰是看着女王。

    通过这样的方式,几乎能让女王找到答案。

    “求凤?!”

    看着女儿跃跃欲试的样子,太上皇知道要糟糕。

    来不及阻止,凤鸣声再起,审判开始。

    江辰本尊安然无事,法身出惨叫,凤血不受控制,在体内乱撞。

    没过多久,法身像是中了某种剧毒,往下坠落。

    在那之前,江辰将法身解体。

    看着脸色苍白的女王,江辰笑道:“现在得到答案了吗?”

    天凤女王面无人色,连嘴唇都是白的。

    “父皇?为什么要这样?”女王质问道。

    啪!

    气急败坏的太上皇一巴掌打在女儿白皙的脸颊上,怒道:“所有血脉传承都是这样做的,这叫统治手段!你简直是太不争气了!”

    看着活生生家暴,江辰轻轻摇头,虽然心疼妹子,可还是决定火上浇油。

    “正是因为你们的统治手段,传承血脉没落至今,遥想当年黑暗时代,获得血脉的英雄顶天立地,扫荡凶兽,为人类争取光明。”

    “现在,还有谁记得?”

    说完,江辰长长叹息一声。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