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不过,江辰没有不把审判放在心上。

    因为仅是依靠着虚张声势,天凤王室就敢来进犯,那未免太过愚蠢。

    可是,高贵的血脉能对低等血脉进行审判,他不太相信。

    看过的那么多书中,从来没有这方面记载。

    也就是最近了解到的血族有着这样类似的联系。

    思来想去,江辰抓住重点,顺着这一点揣摩下去,已经可以肯定。

    于是,他化出一具法身。

    在老者困惑的目光下,法身迅离开。

    在这之后,远方终于出现一支数百人的队伍。

    清一色的武字级强者,由于拥有着天凤血脉,走在一起,热浪逼人。

    队伍宛如一座可以移动的活火山,给人带来强烈的压抑感。

    好在江辰拥有天凤真血,没有受到影响。

    队伍在离得五百米的距离停下,一道道炙热的目光射向江辰,仿佛要将他给融合掉。

    江辰也打量着这群王室的人,大多都是身披战甲的士兵,有男有女,天凤传承的特征都很明显。

    不穿战甲的几个人实力最强,众星捧月围绕着一个人。

    不用想,这人就是他们的王。

    意外的是,王是一位女子,岁月没有在外貌上留下太多痕迹。

    雪白的肌肤如少女般滑嫩,宽松的火红长袍也掩盖不住火辣的身段。

    巴掌大的瓜子脸,眼眉间有着淡淡妖媚。

    不得不说,这样一个王出乎江辰的预料。

    “大胆!见到天凤女王,还不下跪!?”

    女王身边站着一名英姿飒爽的妙龄女子,娇声大喝,气势很强。

    江辰随意瞥了她一眼,见她还是一位武皇,没有太大兴趣。

    “你们擅自闯入天宫地域,犯下大罪,束手就擒,还有一线生机。”

    江辰以天宫之主的身份,向这伙人说道。

    能明显看到对面一阵骚动,士兵们在交头接耳,神色透露出不屑。

    “你身怀天凤之血,尽管父辈和天凤无关,但天凤女王亲临,你没相迎也就罢了,还敢定罪?!”

    女王没有开口,说话的依然是刚才那名妙龄少女。

    “我没兴趣争论我不认同的东西。”

    江辰耐心有限,没精力和对方耗下去。

    “高英和高进在哪?”

    忽然,天凤女王开口了。

    “哦?”

    江辰见她还不知道,目光看向被擒的老者。

    “整个大6有阵法限制,通信很难传达,所以我只出一个信号,没有说其他的。”老者解释道。

    如此说来,江辰布置的阵法还是挺有用的。

    “那两个人已经因为自己的罪行付出代价。”江辰说道。

    此言一出,对方明显是愣了下。

    “你的意思说,他们已经死了?!”天凤女王冷冷道。

    “这不是如你们所愿,可以找到名正言顺的理由出手吗?”江辰也没否认。

    轰隆隆!

    真如火山爆,天凤王室的数百人爆出炽烈的气息,烈火点燃整片天空。

    “杀害王室成员,罪无可赦!”

    “审判他!”

    “他不配拥有天凤之血!”

    在愤怒的叫喊声中,天凤女王破空而来,三千青丝变成火红色,如一团烈焰。

    “你可知自己做了什么吗?!”她喝问道。

    “看下面。”

    江辰指着空无一人的城池,气势丝毫不见减弱,厉声道:“每一处血迹,就意味着我一个族人丧命,睁大眼睛看看!”

    江家的人尽数撤离,族人的尸体也被带走。

    但依然还能看到没有干掉的鲜血。

    死伤者多达三十余人!

    这些人有的是父亲,也有母亲,甚至还有孩童。

    什么也没做错的他们,仅仅是因为别人炫耀武力惨死!

    一想到这里,江辰胸膛都快气炸。

    天凤女王面无表情,低垂的眼睑不知道在想着什么。

    倒是她后面那位女子气道:“贱民的性命,如何能和天凤王室成员相比!”

    这话一出,江辰剑眉皱起,在噼哩叭啦的声响下,他原地消失。

    下一刻,说话的女子感受到前所未有的危机。

    “你嘴里的贱民,都是我的族人!”

    宛如来自地狱的声音,带着惊人的寒意,将女子冻结住。

    “你敢!”

    就在女子要丧命之时,天凤女王也马上出手。

    一种具有独特颜色的火焰迅包裹住女子,由下往上旋转而起。

    轮到江辰感受到那强烈的危机感,迅离开这恐怖的烈火。

    “焚心天炎!”

    离得远了,江辰也看清排名前十的异火长什么样子。

    “你的一切都是天凤的传承所赐予,可你却对天凤传承没有半点敬意,忘恩负义,这就是天宫之主吗?!”

    天凤女王愠怒道。

    “生我养我的是我父母,与你们天凤王室有什么关系。”

    听到这样的指责,江辰只觉得好笑。

    “我父亲被宁家关押在黑龙渊,痛苦不堪,你们可曾出现过?”

    “我在龙域被人追杀,不得不离开九天界,你们可出现过?”

    “真武界圣武院对付我时,你们又在哪里?”

    “中三界灵域,我遭遇各路人马围杀,走火入魔,你们有过出手?”

    江辰说道:“如今,我历经磨难,终于在第七界立足,得到一方圣级大6,于是乎,伟大的天凤王室出现了。”

    听到最后充满讥讽的话,天凤女王脸色不太好看。

    “你体内流淌的血,就是王室对你最大的恩惠!”

    得到保护的女子恼羞成怒,大声反驳着。

    “你们自立为王,就代表是我这一脉先祖?”江辰说道。

    女子无言以对,天凤女王轻轻摇头。

    “你既然如此顽劣,那就承受审判的后果吧!”

    天凤女王说道。

    “没错,审判是最好证明血脉的传承和联系,让这不知道忘恩的家伙好看!”女子激动道。

    于是乎,天凤女王开始传承。

    天凤之血在体内燃烧,一头火凤随之出现,出嘹亮的凤鸣声。

    女子和其余天凤王朝的人面露兴奋笑容。

    凤鸣即是审判的开始,江辰马上会痛苦不堪。

    然而,凤鸣从开始到结束,也不见江辰有任何事。

    直到完全结束,火凤消失,江辰依然屹立不倒。

    “怎么,怎么会这样?!”天凤女王难以置信。

    “哈哈哈,你们真是天大的笑话,自封王室,又以所谓的传承来欺骗众生。”

    江辰见到这些人反应,冷笑道:“我来告诉你们吧,你们在传承宝典中动手脚,使得修炼宝典的人如同中毒,所谓的审判,不过是让人毒的卑鄙手段罢了。”

    传承世家都会有一本传承宝典,记载着如何挥出血脉的最大作用。

    江辰因为在前期没有太依靠血脉之力,所以宝典没有修炼的太过精深。

    在刚才明白过来后,他立马散去宝典的功力。

    于是乎,他面对审判,安然无恙。

    “我说为什么传承世家拥有得天独厚的优势,却只能在下三界生存,原来是你们所谓的王室为了私心,改动宝典,让无数同胞修为无法精进,血脉之力挥不出六七成!”

    看着色变的天凤女王,江辰继续道:“你们,才是天凤传承的罪人!”

    这番话如雷击轰鸣在天凤女王耳边。

    (本章完)

    :。: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