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血邪皇成为部众之一,又有舍利子,天、龙部众的实力达到新高度。

    毕竟,光凭血邪皇的实力,兴许就能让这名老者陨落。

    “停手!”

    老者不安大叫,他还真怕江辰痛下杀手。

    但在他表明停战的想法后,青魔攻势不变,江辰也没开口。

    “真要不死不休是吗?信不信我让这里成为一片焦土!你的族人全部惨死!”老者了狠,狗急跳墙,别说是武圣。

    “你做不到。”

    江辰冷冷道。

    在老者反应过来前,江辰唤出黑龙,配合青魔,防止老者做出过激的事情来。

    “天啊!一头龙!”

    大山中的人们瞪目结舌,除却个别人尖叫出来,大多数人张着嘴,说不出话。

    龙,曾经的霸主,如今的地位仍然不弱。

    那么多龙族中,金龙最是威风,但要说霸气,还是黑龙!

    庞大的身躯好似钢铁之躯,龙鳞在照射下,明亮的光泽具有别样的美感。

    黑龙似乎觉得和青魔一起出手不必使用全力,所以在半空中变成人形。

    铁塔般的男人充满着压迫感,冲上去就是一套龙拳。

    值得一提的是,江辰承诺过不会将黑龙限制在舍利子中。

    但离开血海世界,青魔和黑龙只能进入舍利子才能被带出来。

    “辰儿,这也是你的部众吗?”高月吞下口口水,那张素雅从容的脸庞布满着震惊。

    江辰轻轻点头,看着战场不放。

    倘若对方有威胁到族人的行动,那么他会下令斩杀。

    还好黑龙和青魔没有让他失望。

    老者被一套龙拳不断轰击,烈焰都从身体里被打出来。

    在嘴角出现血迹时,他眼里冒出凶光,真要造成不可挽回的结果。

    啪!

    黑龙一拳断绝他的念头,完全不给机会。

    最后,老者奄奄一息,实力在封印下被带到江辰身前。

    ”我不想听到一句废话,如果你想要威胁我,还是省省力气迎接死亡吧。“

    江辰淡漠道,人虽然还年轻,但一方之主的威严悄然形成。

    ”明白没有?“他问道。

    老者眨了眨眼,眼中坚定的光芒开始逐渐散去。

    ”明白。“他有气无力回答道。

    “名字。”

    “高焰飞,称号……”

    “我没兴趣知道你称号。”

    江辰毫不留情打断他的话。

    老者差点噎死,每个武圣,都会有称号的。

    否则的话,李狗蛋这样的名字出现在武圣身上岂不是很尴尬?

    “天凤王室打算鸠占鹊巢吗?”

    老者犹豫了一会儿,还是点了下头。

    “哪来的勇气?又是谁去通知你们的?”江辰问道。

    “三大学院都有派人来找王室,说出愿意在第七界让出一块圣级的辽阔大6,条件是三份割让。”

    说了这么多,老者也没有了心理负担,很干脆回答江辰的问题。

    “你还没回答我前面的问题。”江辰说道。

    老者一怔,前面的问题是底气从何而来,这可涉及王室的秘密。

    他张了张嘴,想要糊弄几句,但在江辰冰冷的目光下,选择说出实话。

    “天凤王室当年在中三界和别人争权失败,前往一方介子世界避难,不曾想遇到排名第七的异火,焚心天炎。”

    “不可能!”

    饶是江辰,听到这话也是无法接受。

    异火榜前十,是一个特殊的排名,都是些火种彻底熄灭,或是只存在在传说中的火能。

    是用来防止其他拥有异火之人为了排名自相残杀的。

    比方说异火榜第一名的太阳真火,根本不可能有人练成。

    同样的,焚心天炎是一种存在于上古时期的异火。

    在上古时期的黑暗时代和英雄时代,都不曾有过这种异火。

    所以要让江辰相信一个没落的传承世家在介子世界中找寻到这种异火?

    而且以天凤亲近火焰的天赋,得到这样的异火,那真的是如虎添翼。

    “我没必要编造这样一件离谱的事情骗你,另外这还不算最主要的,血凤王室对对所有天凤传承者都拥有审判的权利。”老者说道。

    在看到江辰困惑的样子时,老者说道:“难道你家没人告诉你吗?”

    高月飞了过来,由于十几年被家族逐出,所以她很少对自己儿子说有关天凤的事情。

    所以不仅让江辰对那所谓的天凤王室没有敬意,更缺乏很多这方面的常识。

    “血脉之力,是存在传承和联系的,王室之所以是王,乃是这一脉的起源。”

    高月说道:“王者,可以让我们的天凤之血倒流,或是败坏,无形中杀死我们。”

    说到这里,她语气中透露出惊慌。

    “不必担心,刚才那所谓的王子不也是没能怎么样吗?”江辰安慰道。

    “审判的权利,掌握在王手上,不是王子!”老者激动反驳道。

    江辰撇了撇嘴,道:“那么,你们的王也在这里咯?”

    “正在来的路上。”老者说道。

    江辰冷哼一声,和造化神树连接,询问天狱大6有没有人闯入。

    “没有闯入,因为他们已经在里面。”造化神树回答道。

    江辰一惊,询问老者是如何做到的。

    “看来你是真的对天凤一无所知啊!传承世家的人可以通过自己的鲜血呼召自己的王,建立起神秘通道。”老者说道。

    江辰立马明白过来,在一开始认亲的队伍中,混杂着王室的人。

    他们游说高家,争取到支持者后,开始用鲜血进行传送。

    “父亲,你带着族人先去天宫,那里有师父坐镇,没有问题的。”

    江辰开始安排,让所有族人待在城池中,接着启动准备好的大型传送阵,将所有族人和父母送走。

    这片天地很快就剩下江辰和老者,以及被制服的三个天凤王室权贵。

    “这不是力量对决,一旦王开始审判,你体内的天凤真血将会服从。”

    老者劝解着,想要让江辰放弃抵抗。

    “不好意思,我不相信这一套。”江辰不屑道。

    ”但审判权利是真实存在的。”说到这点,老者无法顺从江辰,强硬反驳着。

    结果嘛,被黑龙一拳砸在脸上。

    “王的审判是吗?”

    (本章完)

    :。: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