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境界有高低之分,人也同样有。

    不管是血海世界还是九界,又或是其他介子世界,皆是等级森严。

    这体现在方方面面,神通、武学、经书以及兵器等等。

    甚至还包括飞行的高度。

    江辰的言行是对萧渊、敖月、曼天音的不敬。

    好在两个女人没有说什么。

    萧渊自持身份,也没因此难,温和一笑,不再理会。

    “在场还有许多未列入圣主榜排名的强者,还请出列。”

    萧渊朝着下面说道。

    圣主榜只在圣主之间进行排名,但在这片血海世界中,也有实力极强,但没被圣灵认可的人。

    在萧渊的话音落下后,有十余人飞到低空。

    萧渊接下来说的话,江辰没有心情去听,他在和曼天音沟通。

    “无论你是怎么想的,逃避都没有任何用,你我之间,应该坦诚相待。”

    说到这里,江辰停顿了一会儿,道:“如果你要结束我们的关系,我不会勉强你。”

    “难道我说结束,你就能干净利落吗?”曼天音情绪波动很大。

    闻言,江辰暂时松下口气,这说明天音心里是有他的。

    “那你现在这样是为何?”江辰问道。

    “前世的记忆觉醒,让我想到曾经深爱过的一个人,我忘不了他。”

    哪怕是在传音,也能听出曼天音的痛苦。

    江辰心里不是滋味,但也知道这不能怪天音。

    “我本以为随着时间推移,那人会变得越来越模糊,但是没有,前世的记忆反而越来越清楚。”

    曼天音又道:“如果我心里有其他人,还与你相伴,是对你的不公平。”

    江辰摇了摇头,想要知道那人是谁。

    关键的是,前世的心上人,如今应该随着圣域而消亡吧。

    曼天音看着安全区躁动不安的人群,陷入到回忆当中。

    “当年,我家族地遇到一个强大的敌人,彼此间有着血海深仇,敌人要灭我全族。”

    “那人是当时圣域的十大魔君之一,修炼邪功,无人能敌,周边势力也不肯伸出援手。”

    “于是,我跟随着父母去见他,寻求他的帮助。”

    江辰安静地听着,他知道十大魔君,而能够对抗魔君的人,肯定是顶尖强者。

    “当时我并不认为他能帮我什么,尽管他的名气很大,但是,他不具备任何修为。但我父母深信他能帮到我们。”

    “带着怀疑,我见了他,年龄与我相仿,有一种无与伦比的亲和感。”

    “也如传闻中一样,他没有境界修为。”

    听到这里,江辰的脸色有些古怪。

    “得知我们的困惑,他提议我们家强者倾巢而出,在问天峰约战魔君。”

    “当时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耳朵。”

    “问天峰是圣域最高的山峰之一,那魔君被称为夜空魔君,身法了得,越是高处,挥出来的战力越强。”

    “不仅是我,连我父母都困惑了。”

    “出于相信,我们还是照做,夜空魔君得知地点,兴奋前往,嘲笑我们是傻子。”

    “一开始,我家强者处于下风,根本不是对手。”

    “正当我以为他是故意害人的时候,异变突生。”

    “当天正午,生罕见的天狗食日。”

    “夜空魔君修炼的邪功因此受到极大限制,战力挥不出三成。”

    “于是,危机解除了,我家因为手刃魔君,大出风头。”

    “而我,从此再也忘记不了那人的身影。”

    讲述心中的所想后,曼天音满脸的追忆。

    “这就有点尴尬了。”

    江辰摸了摸下巴,不知道该怎么说。

    尽管天音没有指名道姓,但毫无疑问,那人就是自己。

    他知道夜空魔君修炼的邪功并不完整,又算准天狗食日的时机,才会安排除魔计划。

    可以说,夜空魔君是死在毫无境界之力的江辰手上。

    所以江辰常说知识是最大的武器。

    再看天音纠结的样子,江辰想要吐露真相,又不知道该如何说起。

    “你在什么愣?这时候还在分心吗?”

    正当这时,江辰耳边传来很是不悦的声音。

    他这才现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自己身上。

    似乎是萧渊说到了什么。

    “什么?”

    他毫不掩饰,锐利的目光看向那位说话的圣主第七名。

    下面的人见他一句话都没听,响起一片哗然,还有嘲弄的笑声。

    “他们让你人皇弓拿出来,看看在场有谁能拉动。”

    伊亚连忙传声解释着怎么回事,“刚才萧渊说,如果能有远距离射杀的战力,将会优势大增”

    不管萧渊有意还是无意,这话都将江辰推到风口浪尖。

    “没有人皇骨,就无法拉动人皇弓,我想不用强调这点吧。”江辰说道。

    “这还需要你来说嘛?!你知道这样清楚,干嘛还把小人皇杀了?!”

    第七名的半妖族怒斥道。

    “你只要再多说一句,那将会成为你的遗言。”

    江辰扫了他一眼,眼神冷冽。

    第七名心中一惊,知道江辰不是在开玩笑。

    不过,他能列入第七名,也不是省油的灯。

    “别说你是不是通过真本事杀死天神一,哪怕是,你也没资格在我面前叫嚣!”

    他腾空而起,向江辰宣战。

    江辰右手拿着恢复如初的无量尺,战意汹涌,毫不畏惧。

    “还请两位以大局为重。”萧渊轻语道。

    “我很识时务,是某人口无择言,不知所谓。”第七名冷哼一声,很不解气。

    “好了,把人皇弓拿出来吧。”萧渊摆了摆手,语气有几分无奈。

    下面的人耐性也都要用尽,看向江辰的目光带着埋怨。

    “哈哈哈哈。”

    江辰纵声大笑,豪情万丈,往上飞起,大声道:“原来这就是圣灵对我杀死人皇的惩罚吗?真是有够无聊啊!”

    “人皇弓乃是我战利品,要想让我以大局为重,态度给我客气点,若是指责我杀死人皇,害得你们无法逃生,我可以提前送你们下去和人皇交流下感情。”

    两句话震住了场面,但只是短暂,引起的反弹无比剧烈。

    “这家伙真是狂妄到没边啊!”

    “似乎不为自己的过错承担责任啊。”

    “杀死他,夺回人皇弓!”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