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魂石最后变得透明,所蕴含的能量尽数落在水晶宝盒中。

    江辰来到宝盒旁边,死死盯着里面的美人儿。

    在所有气芒进入到筱偌体内后,依然不见醒过来的迹象。

    反而水晶宝盒开始失去光泽,变得黯淡无光。

    见到这一幕,心虚的筱琴挪开脚步,想要溜走。

    盛怒中的江辰衣袖一挥,金雷击穿她的胸膛,收走其性命。

    因为先前的破坏,三生神诀失败,筱偌无法苏醒过来。

    江辰没有任何办法,只能眼睁睁看着一切生。

    万念俱灰之际,在他体内一直没有任何动静的那片红云生激烈反应。

    江辰挺直着身子,仰头张开嘴。

    红云将他喉咙都要撑破,从嘴中喷涌而出,又以最快的度涌入到筱偌的身体里面。

    水晶宝盒再次大放光彩,从筱偌身上,江辰感觉到旺盛的生命力。

    江辰大喜,在所有红云都进入到筱偌体内时,她从宝盒中立起。

    也不见身体的动作,人就直挺挺起来。

    双手张开,还没睁开双眼的脸庞庄严神圣,强烈的压迫感让宫殿外面的人都忍不住跪下。

    江辰强忍着不适,喜悦之色消失。

    从气场来看,眼前的筱偌不是他的筱偌,而是那片红云帝魂。

    他想到了帝魂殿的计划,别人都是自己继承帝魂意志。

    现在反了过来,帝魂接管筱偌身体。

    虽然说让筱偌依然存在天地间,可是,这样的筱偌还是筱偌吗?

    良久过后,筱偌睁开双眼。

    淡漠的眼神全无人性,而是一种凌驾万物之上的神性。

    “多少年了。”

    她嘴唇轻轻翻动,说出来的话还是千万年前的古语。

    包括江辰在内都听不懂。

    “原来如此。”

    帝魂面露思索状,说出来的话已经是共同语。

    见状,江辰明白是帝魂读取到筱偌的记忆。

    他张了张嘴,却现不知道该怎么问。

    “她的魂魄遭到重创,已经残缺不全。”

    帝魂迎上他的目光,仿佛看穿他的内心。

    “还有救吗?”江辰急道。

    “你能救回原来的自己吗?”

    帝魂问话时,眸光炽盛。

    在这样的注视下,江辰感到无处遁形,任何秘密都被暴露出来。

    当他反应过来这话的含义时,江辰呆如木鸡。

    帝魂是在指原来这具身体的江辰。

    那个因为被夺取神脉惨死的可怜人,被五百年以后的江辰接管身体。

    “我就是自己!”

    江辰不愿意承认残酷的事实,大叫一声。

    记忆融合,灵魂一体,不管是五百年前,还是五百年后,两个江辰都是一个人。

    这也是江辰为什么会毫无心理障碍的认同江清宇和高月为父母。

    “那我现在又是谁?”

    帝魂问了一句,又是呢喃道:“筱偌?还是红云尊者?”

    “真的没有希望吗?筱偌!”江辰不死心叫道。

    “吾乃红云尊者!”

    没想到帝魂反应极大,好似天神怒,宫殿内部都在震动。

    “我又是筱偌。”

    不等江辰说话,筱偌的表情又有变化,神情语气大变。

    正当江辰看到希望时,属于筱偌的熟悉感立即消失。

    “或许,吾会和你一样认同这具身体和身份,不分彼此,当情感达到一致的时候,你想要的人也会回来。”帝魂说道。

    不仅是江辰纠结,帝魂同样如此。

    江辰感受不到喜悦,他想要的是完完全全的筱偌。

    忽然间,在帝魂周身,虚空在扭曲,一个黑洞在其身后出现。

    “这片世界无法容纳我,暗中的圣灵要将我送出去。”帝魂不见惊慌,早已经预料到一样。

    江辰没有反应,他在自责,由于过于自信,才会让这样的事情生。

    “江辰。”

    在帝魂要被送走时,熟悉的呼唤又是从黑洞传出来。

    江辰抬头看去,黑洞已经消失,帝魂也不见了。

    他无法确定那声呼唤,不知道是不是幻听。

    当他走出宫殿的时候,外面的人心中一颤。

    面无表情的江辰,浑身上下透露着狠厉,伴随着步伐,这种感觉越来越强烈。

    还在趁势恢复的肖剑天几人一惊。

    不需要多说,用最快度往外面逃去。

    不过还没飞高,江辰从三人当中穿梭而过。

    当江辰回到原处的时候,肖剑天三人都遭到致命伤。

    “可恶啊。”

    在满脸不甘下,三人狠狠摔落在地上,气绝身亡。

    “江辰?”

    伊亚壮着胆子走上前,却也被江辰身上散出来的寒气给吓到。

    “我要去杀一个人。”

    留下一句话后,江辰消失在所有人面前。

    …………

    三天后,血海世界传出一个惊人的消息。

    本是人皇猎物的江辰,反过来追杀人皇。

    掌握四箭连的人皇对江辰根本没有办法,只得拼命逃窜。

    但不知为何,人皇每次的方位都会被江辰获知。

    能躲在千里之外射箭的优势在江辰面前荡然无存。

    甚至在人皇想要离开血海世界都做不到。

    江辰紧咬着不放,一旦人皇停下,就会展开疯狂攻势。

    猖狂的人皇从来没有这样狼狈过。

    消息传出后,人们不明白这当中生什么,江辰的实力为何能反过来碾压人皇。

    关于在魂殿生的事情,现在传出来的消息还不是很多。

    这天,人皇被追到血海世界的边缘,已经无路可逃。

    “你到底是如何知道我位置的?”

    看着视线尽头一个黑点以流星般的度靠近时,人皇忍不住气急败坏。

    江辰没有解释,寒着一张脸,心情极差的他需要杀人来泄愤。

    “听着,不管你在那里面生过什么,都和我无关啊,之前的恩怨我可以弥补你。”

    人皇被江辰这样子给吓到,不难猜出他是在魂殿中遇到糟心的事情。

    江辰右手一甩,无量尺变成剑的形态。

    “该死!”

    人皇急了,一咬牙,搭上五根人皇箭!

    第一天在外面遇到江辰的时候,他试过四箭连,但都被江辰给躲过去。

    现在没有办法,强行五箭,哪怕不成功,虽然会伤及,也能伤敌人。

    尤其是江辰不躲不闪,直面冲过来的时候,让他心中一喜。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