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伊亚知道这个名字,不由动容,同时也知道江辰答应的太草率。

    “侯绝,不被列入圣主榜,因为他不是圣主,他是护道者。”

    伊亚传声道:“他曾经出入过第四区,都能全身而退,最重要的是,他还掌握九天玄女三大掌上神通之一,大灭地掌!”

    加上侯绝的武台是天级,如果给他足够蓄力的时间,大灭地掌的威力会超出所有人想像。

    了解到这点,就会发现他提出要让江辰接自己一掌的赌约有多过分。

    江辰必须站在那里,等待着他出掌。

    侯绝见到伊亚的反应,也猜到江辰了解到自己的信息。

    “不敢吗?”他的笑容透露出几分轻蔑。

    “我都没说话,你又是从哪看出我不敢的?”江辰好笑道。

    这让侯绝微微一怔,眉头紧皱,心想江辰难道还不知道自己?

    “如果是这样的话。”

    他眼里掠过一丝阴冷的光芒。

    “道歉。”

    在他后边,沉默不语的白衣女子忽然开口。

    看得出来,白衣女子不想把事情闹得难堪,只要江辰为刚才的行为道歉,她可以既往不咎。

    都要出掌的侯绝不愿意答应,但并没有说什么。

    “姑娘,能回答我刚才的问题吗?”江辰不觉得自己有错,比较在意的还是对方身份。

    白衣女子胸脯起伏几下,转过身去,不再插手。

    “你是要自找苦吃啊。”

    见状,侯绝求之不得,不等再有变故发生,体内力量如山洪般爆发。

    “好强!”

    温涛六人一惊,完全没想到侯绝会有这样强的实力。

    本以为他要委托小队行事,自身实力不会太强,但现在看来,不是那么一回事。

    由于约定的规矩,所以侯绝蓄势的过程不会受到任何打扰。

    只见他双手的动作一丝不苟,与天地沟通,雄浑的掌力是实战时都不曾有过的。

    “大!灭!地!掌!”

    与人交手,敌人可不会像这样让他发挥到十成的威力。

    “天级武台!果然是不凡啊!”

    同时,旁观的都是人族,所以能够感受到侯绝武台的强大。

    伊亚暗暗焦急,尽管江辰掌握到至高意志,可这样也太吃亏。

    先前的石乐志乃是武皇中期,地级武台。

    这个侯绝乃是武皇后期,天级武台,配合上九天玄女的神通,那真不是一个量级的。

    作为亲眼目睹江辰出手的伊亚都是如此,温涛六人更是满心震撼。

    轰隆隆!

    大灭地掌的声势惊世骇俗,巨大的手印从天而降,落向江辰头顶。

    其威能如同一个人伸手碾碎一只蚂蚁。

    白衣女子都是回过身来,脸上带着凝重。

    面对这一掌的江辰无动于衷,完全没感觉到灭顶之灾的到来。

    别说是其他人,连侯绝自己都吓到。

    他只想狠狠教训江辰,可没想过杀人。

    不过事已至此,他也无法收力。

    直到千钧一发之际,江辰高举起右手,掐动剑诀。

    “风刃!”

    新的剑招是在先前悟出来的。

    可以说是‘风华绝代’的进化版。

    无形的剑锋化为无与伦比的锋芒,肉眼无法看清,但却能真实感受到。

    不同于侯绝的大灭地掌,在场的人无法准确获知锋芒的威能。

    只能是从直觉上来判断。

    不过很快,他们有机会看到这一剑的强大。

    侯绝那灭地大手印接触到剑风锋芒,宛如一张脆弱的布料触碰到锋利的剪刀,被硬生生撕裂!

    而且过程中没有一丝吃力,一气呵成,灭地大手印到最后成为两半。

    侯绝在一脸吃惊的表情下,遭到重创,面如金纸,吐出大口鲜血。

    本来是想要教训人的他反被江辰给打吐血。

    “怎么会?!”

    这样的结果超出伊亚预料。

    因为她发现江辰刚才出剑的时候,武台又从地级变成天级!

    这岂不是说和石乐志交手的时候,江辰根本没施展出全力?

    重要的是,江辰会不会还有隐藏,继续上一层楼,达到仙级?

    别人不像伊亚这样想这么多,还沉浸在江辰这一剑中。

    通过灭地大手印的对比,风刃一剑的威力足以说明虚无神风和至高意志的可怕。

    不过,江辰也发现一件事情,如果需要他刻意和对手保持相同的武台等级,依然能完虐对手。

    这让他在想是不是应该往下降一级。

    他没有继续想下去,目光再次看向白衣女子。

    “我是姓筱,那又如何?”

    白衣女子不等他继续再问,没好气的说了一句。

    不知为何,得到答案的江辰反而不知道该怎么办,一切都无从下手。

    “没什么。”江辰说道。

    他的回答不仅让伊亚等人大皱眉头,就连白衣女子也是满脸狐疑。

    闹了大半天,得到想要的答案,结果只是这三个字?

    就连还在调息的侯绝都差点被气得吐血。

    不过,他没有因为受伤迁怒江辰,反而眼里充满着喜色。

    “这样的战力,我当然没话说,一切继续。”侯绝说道。

    “你没说话,我现在倒是有话说。”伊亚在这时候开口。

    “侯公子,你的战力不弱,除了江辰,比我们其他六人都要强,为何还要找我们?”伊亚问道。

    温涛等人从江辰带来的震惊中回过神来,也觉得事情蹊跷。

    “人多好办事啊。”侯绝脸上闪过一丝不自然。

    “这样的说法,我可不认同。”伊亚说道。

    “难道你们要反悔?不想要南海天君的遗迹了吗?”侯绝不满道。

    这话再次问住伊亚等人。

    怀疑其中有诈,又惦记着四圣的遗迹,这正是人性的矛盾之处。

    “南海天君执掌一方神教,身份显赫,地位极高,但无论是神教地址还是私人洞府,都不会在血海世界。”

    僵持中,江辰突然开口,让双方都用着一种惊异的目光看过来。

    “江辰,你说的这些,是真的?”伊亚问道。

    “自然是真的,南海天君这四个字,正是因为天君习惯出没******,他不会在任何大陆留下东西。”江辰说道。

    笃定的语气叫人意外。

    “你说的好像跟南海天君很熟似的?”侯绝不满道。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