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这一夜,江辰依然待在自己房间。

    明天,就是和李沁的决战。

    他练就对付李沁飞行的奥秘功法,又有完整剑意,倒不怎么担心。

    只是还想再做些努力,毕竟是生死大战,必须谨慎。

    “李沁本是会被逐出门派,沦为废人,是我主动挑战,这一战,唯有胜利才能顺从本心。”

    抱着这个念头,江辰将心思放在太极丸上面。

    这本是神游境才能修炼的奥秘功法,之前也为江辰带来很大的帮助。

    可是现在,江辰觉得它不适合自己。

    或者说,不是最适合他剑法的。

    螺旋式的神元,威力倍增,是许多神游境梦寐以求的,江辰不是说它不好,而是说搭配他的剑法,应该有更好的选择。

    因为太极丸可以用于刀法、拳法甚至是掌法,不是为剑而生。

    相比之下,为剑而生的奥秘功法自然要更合适。

    这样的奥秘功法,在江辰的记忆中,也有不少,他现在正在做选择。

    忽然间,江辰发现桌上的烛火发生不自然扭曲,一个身影出现在桌前。

    “掌教?”江辰惊呼道。

    能凭空出现的,自然是苏秀衣。

    他换上一身黑袍,锋芒内敛,俊逸的脸庞正微笑着。

    看上去像是超逸的世家少爷,而不是什么掌教至尊。

    苏秀衣什么也没说,走到江辰身边,搭住他的肩膀。

    下一秒,江辰眼前的万物如流水般消逝,人处于一种飘渺的状态。

    回过神来,他从赤霄峰的房间来到一片山岭的上空。

    身子被一股奇异的力量拖着,稳稳站在空中。

    江辰无意间低头一看,大吃一惊,脚下的大地,居然有一个深不见底的天坑,宛如一张大嘴,要将万物吞噬。

    站在这上面,江辰感到深深不安。

    “这里就是黑龙渊。”苏秀衣的声音从身后传来。

    “黑龙渊?”

    不安散去,江辰死死盯着下面,一双眼睛像是要射穿黑暗。

    “掌教,不是说决战之后再来吗?难道?”

    江辰想到某种可能性,精神振奋,可很快摇了摇头,如果掌教真要那样做,不会带上自己拖后腿。

    “门派上下说你明天死定了,我带你来见你父亲最后一面。”苏秀衣说道。

    “掌教”

    江辰无语的看过去,这是掌教会说的话吗?

    他甚至在想苏秀衣会不会是真正掌教的儿子。

    “开个玩笑,看来你不是很担心明天啊。”

    苏秀衣露齿一笑,又道:“我这叫出其不意,黑龙渊是火域十大险地,被人知道我要来,提前埋伏,那可不妙。”

    “十大险地?”江辰知道苏秀衣有多厉害,他都称呼黑龙渊为险地,可见有多危险。

    而他的父亲,就被关押在这下面!

    想到这里,江辰拳头紧握。

    解开江辰的疑惑,苏秀衣打了一个响指,两个人直线往下坠落。

    速度和正常坠落是一样的,可江辰没有失重感,反而稳稳当当。

    过了大约十分钟左右,江辰抬头一看,发现头顶的夜空只剩下小小的口子。

    “这黑龙渊真深!”江辰惊叹道。

    “小心了。”

    苏秀衣说了一句,两人速度放慢,周身出现一道霞光,照亮附近的石壁。

    江辰这才看清黑龙渊下面是什么样子。

    “可恶!”

    他猛地看到什么,目眦欲裂,只见在那陡峭的石壁上,被人用利器切割出一个十米不到的光滑斜面。

    拇指粗的铁链钉在石壁上,锁着一个人不像人,鬼不像鬼的囚犯。

    就好像拴着一条狗!

    “父亲!”

    江辰大喝一声,冲了过去,抱住那人。

    “吼!”

    可是,那人发出一声嘶哑的怒吼,朝着江辰扑过来,还好铁链不够长,有惊无险。

    江辰看清乱发下的那张脸,不是江清宇,不是他的父亲。

    动静引起连锁反应,铁链晃动的声响从其他方向传来。

    江辰这才注意到,石壁上下都有着这样被锁住的人,有些所在的斜面倾泻严重,人都在往下面滑,可双手又被铁链吊着。

    “冷静。”苏秀衣不忍道。

    接着,他无暇安慰江辰,如临大敌般盯着下面。

    两团巨大的火球不知何时在底下亮起,火球中露出一对眸子。

    那居然是眼睛!

    比江辰身子还要大的眼睛。

    迅速朝着两个人冲上来。

    于是江辰看到一张脸,吓得差点惊呼出来。

    一头龙!

    庞大的龙身在虚空中盘旋着,若隐若现,黑色的鳞片宛如钢铁。

    原来,黑龙渊真的有龙!

    一头黑龙!

    “小黑,不要激动!我们是探监的,这里是监狱,总不能不让人来探望吧。”苏秀衣说道。

    他的话起到作用,黑龙不再往上涌。

    “不是过了明天才有可能来吗?”

    黑龙开口说话了。

    龙的声音,磁性十足,分不清男女,听上去还有着重音。

    “计划赶不上变化。”苏秀衣说道。

    “快点。”

    黑龙不再多说,退回到黑龙渊底下。

    “这是一头龙灵,龙身在千年前被宁家一位盖世强者斩杀,剥夺其魂魄,镇压在黑龙渊中,威慑各方势力。可惜宁家并不争气,千年过去,都是在啃老本。”

    江辰不知道该说什么,龙族在五百年前就已经将龙界关闭,世间再无真龙,却没想到在这里见到一头恶龙代名词的黑龙。

    尽管只是龙灵,却令他窒息。

    旋即,两人继续往下,不知何时刮起怪风,风声比天道门的鬼见愁还要难听。

    不仅难听,还具有可怕的杀害力,不断挤压着外面的霞光。

    “这叫黑风,关在这个深度的人日日夜夜受到折磨和痛苦。”

    “到了。”

    江辰还没来得及做何感想,苏秀衣又说了一句。

    顺着苏秀衣目光所向,他看到一个记忆中熟悉的身影。

    披头散发,身上衣服破烂不堪,许多伤口都已经腐烂。

    和其他人不同,他没有失去理智,坐在斜度超过四十的石面,微闭着眼睛。

    察觉到有人靠近,他缓缓睁开眼睛,见到了江辰。

    “辰儿!”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