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破阵最能检验出一个阵法师的水平。网

    诸葛复承认不如江辰。

    但他现在是赌上诸葛家的荣誉,布下诸葛家传下来的大阵。

    用前人的智慧来和江辰较量,证明诸葛家的厉害。

    不说他的阵法有没有吓到江辰,反正围观的人是被吓到。

    将所有水灵族的灵力用上,形成的阵法可以说是威力无穷。

    事实也确实如此,灵力将天空变成一片海洋,将江辰和交战的几人淹没。

    四个人打得激烈,被这突如其来的变故吓了一跳。

    很快,妖之言露出喜色。

    在水中的他不感到难受,反而无穷的灵力涌入他体内。

    哪怕他是半妖族,战力也得到大幅度提升。

    天为一和水无尘也是一样,尤其是后者,作为水灵族的一员,在阵法中称得上是如鱼得水。

    反之,江辰遭到极大限制。

    他能体会到先前血皇被自己佛光克制是什么感受。

    交锋再次开始,他的处境变得岌岌可危。

    “这就没意思了。”

    “也没办法,毕竟是水灵族的大事。”

    围观的人都不尽兴,江辰如果这样战死,不仅一点都不精彩,还让人感到憋屈。

    不过,水灵族也没说过要给世人展现一场大战,倒也能理解。

    “你们快看!”

    正当所有人都认为江辰没有希望的时候,他们现又有一个江辰出现在低空。

    一些人想起江辰法身的本领,眼中流露出期待。

    不难看出这个江辰企图破阵。

    在小城中的诸葛复也料到会是这样,上次江辰就是凭借着法身破阵,本尊抵挡水无尘。

    “此乃我祖辈心血,十大阵法中名列前三!你小看我可以,不要小看我诸葛家!”

    诸葛复得意大叫着,他倒要看看江辰能怎么办。

    他的阵法和山脉时的完全不同。

    不是打开一个缺口就可以的,而是要将阵法给完全破解掉。

    “是你自己在侮辱诸葛家。”

    江辰说了一句,一头冲入到阵法中。

    “哼,我看你要如何……”

    诸葛复信心满满,正要和江辰来一场阵法师的对决,可话还没说完,脸色突然大变。

    “等,等一下。”

    看着江辰的动作,诸葛复只觉得脑海一下子炸开。

    就好像他精心准备了一场猜谜游戏,但江辰早知道底牌是什么。

    江辰在他阵法中比在家还要娴熟,在阵法来回传送。

    浩荡的灵力开始变得不稳定,在天空的海洋开始往下坠落。

    最后伴随着哗啦啦的水声,小城像是遭到洪水侵袭,房屋都被埋没。

    作为阵法能量来源的水龙黑卫也都被震伤。

    “刹那剑法,第四式!”

    本来被阵法压制的本尊也在这一刻出剑,目标是最弱的妖之言。

    “不好!”

    妖之言感觉到前所未有的危机感,以及深深的无力。

    电光火石之间,江辰的剑势已经结束。

    成为武皇之后,刹那剑法已经不再是在妖之言身上留下上百道剑锋那样简单。

    他整个人直接被抹掉,连血都没有见到一滴。

    这一幕使得同样在交手的天唯一撇了撇嘴,如果是他面对这样的剑势,肯定也挡不住。

    不过他有神之甲,倒是可以防得住。

    “无尘将军,为了不让此人继续行凶下去,还请使用全力。”

    水甄儿飞到空中,填补妖之言的位置,还向身边的族人说了句。

    她语气很平缓,却是让水无尘表情很不自然。

    原来水无尘刚才一直都留有余力,不过做得很好,很难看出来。

    没想到水甄儿会现。

    “好可怕的女人。”

    他想到以前对水甄儿的印象,和现在相比,那完全是两个人。

    偏偏水甄儿还有着天使般的面容,更让人感到恐惧。

    “江辰,偿命来吧!”

    水甄儿厉声喝道,故意扬起手中的一柄长剑。

    见到这把剑,江辰神色一变。

    这是一把玄冰剑,剑柄和剑身浑然天成,漂亮的不像是兵刃。

    此剑也是夜雪的佩剑,水甄儿是在故意刺激他。

    江辰拔出赤霄剑,向她杀去。

    “不要小看人。”

    水甄儿实力不俗,远在水无尘之上,尤其是在得到夜雪的至尊灵心后。

    汹涌澎湃的灵力爆出来,整座城的温度降到冰点。

    “焚天之怒!”

    赤霄剑不仅承载着大日金焰和异火,还有不朽剑意,这是在熟悉武台后才能做到的。

    没有剑招的一剑却有着剑招都比不上的威能。

    寒冷的天地又变得酷热。

    冰火相碰,注定不会平静。

    “斩!”

    在能量爆这一刻,水无尘动突袭,用上自己全力,不再对江辰留情。

    “七星天海!”

    天唯一也动攻势,七星剑神力喷涌,天地昏沉,剑刃七颗宝石真的成为星辰。

    在远处观战的人们看着战场恐怖的一幕,都下意识抬起手。

    在碰撞后,刮起的劲风堪比凶兽冲刺。

    在场不少武皇都在往后挪动。

    这还是离得战场有足够远的距离下,难以相信在场余波造成的破坏力会有多么恐怖。

    江辰腹背受敌,本应该遭到重创的。

    不过在水无尘和天唯一的攻势出那时起,法身前来救场,和本尊背靠背,化解掉危机。

    “接下来是你!”

    法身的眸光锁定住天唯一,右手紧握着一个随时会失控的雷拳。

    咫尺天涯一施展,瞬间来到天唯一面前,一记手刀捅向心窝处。

    雷球也变成尖锐的形状,如同一把锋利匕。

    “不知所谓!”

    天唯一嘲弄笑了笑,他可是穿着神之甲。

    本能告诉他不需要担心江辰的攻击。

    不过,本能很快又让他感到危险。

    低头一看,江辰右手上的雷电多出一层金边,跳动的电弧也完全变成金色。

    “金雷?!”

    天唯一连忙挥舞着七星剑格挡。

    可是,江辰右手绕过七星剑,还是击中他的胸口部位。

    在刺耳的声音下,江辰五指捅破神之甲,插入到天唯一体内。

    鲜血从神之甲碎片和他手指间缓缓流出来。

    不过,仅仅是打穿胸骨,没有伤到心脏。

    在江辰要释放金雷摧毁跳动的心脏时,天唯一通过神术将他震开。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