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说。”江辰说道。

    “也没什么,我只是拿走她的至尊灵心而已。”水甄儿说道。

    江辰脑海嗡嗡嗡响个不停,他马上想到自己当年神脉被夺的痛苦下场。

    见到江辰的表情,水甄儿竟是有些慌张。

    “别生气,别生气,我会做的比她好的,忘掉她吧!”

    水甄儿双手捧着江辰脸颊,说的无比真诚。

    “你他妈脑子有病吧!”

    江辰气得想要发力,结果发现随着两人距离拉近,他的手臂被水甄儿肩膀卡住。

    “别激动,你现在在说气话呢,冷静下吧。”

    “看,这是什么?”

    水甄儿把手伸到江辰面前。

    似曾相识的一幕让江辰有了不好联想,接着,后脑勺一疼,晕死过去。

    也不知道过去多久,江辰缓缓醒来,发现自己在山洞中,躺在一块被削的很平的岩石上。

    很快,江辰发现这山洞被布置的很喜庆,到处都能看见红色。

    江辰又发现自己身上的衣服都是红色,仔细一看,还是件新郎服!

    “你醒了啊。”

    水甄儿那清脆纯真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什么情况?”

    江辰发现她穿的一件新娘服。

    还别说,看上去挺美的。

    “夜雪,夜雪在那?”

    江辰逐渐反应过来,生怕这女疯子对夜雪做什么。

    当他想要起身时,发现自己被五花大绑,体内力量也用不上。

    “我们在成亲,别说那扫兴的话嘛。”

    水甄儿甜蜜一笑。

    “成亲?”

    江辰这才明白山洞为什么会布置的很喜庆。

    “是啊,你看你的新郎服我都为你准备好了,完美贴身,你说这是不是天意?”

    “可,可这是一件如意衣啊。”

    如意衣穿在谁身上都会合身的。

    江辰心想自己是遇上疯子了。

    “如果我是你的话,我会更关心是谁换的衣服。”水甄儿没有和他争辩,露齿一笑。

    “…………”江辰无言以对。

    “你看过我,我也看过你,我们应该就是天生一对,是吧?”

    询问式的语句却根本没给江辰回答机会,她急急忙忙去拿了杯酒。

    “我们来喝交杯酒吧。”

    “冷静,冷静。”

    江辰察觉到这女人脑子不太正常。

    “你看我手被绑着,喝不了啊。”江辰心想先恢复自由再说。

    可江辰很快后悔自己说的。

    “对哦。”

    水甄儿没有帮他松绑,反而双手按在他的左臂上。

    “你,你要干什么?”江辰心里没底,嘴角在抽搐着。

    咔嚓!

    水甄儿将他的手直接掰断,小臂和肩膀形成一个九十度酒。

    在江辰惨叫声中,她让江辰五指夹住酒杯,再把手往嘴边去送。

    “没事的,你是神体,你胸前的窟窿都能自动痊愈,和这不算什么的。”

    另外一只手从下面传过,不仅起到固定作用,还能保证江辰的酒不撒掉。

    江辰疼得满头大汗,任由着酒水进入口腔。

    “好了,我们现在是正式夫妻了,接下来该怎么做?洞房吗?”

    说到这里,水甄儿捂着自己的瓜子脸,娇羞道:“讨厌,人家会害羞的。”

    说着,还用小拳拳敲打了江辰一下。

    江辰欲哭无泪,心想自己怎么就摊上这样一个家伙。

    “你知道洞房吗?这里是不行的。”

    “我知道啊,掰这里!”水甄儿指着江辰裤裆。

    “掰?”

    江辰想起自己手臂的下场,吓得直哆嗦,忙道:“等一下,等一下,洞房是要两个真心相爱的人才可以的。”

    “我爱你啊。”水甄儿说道。

    “可,可我不爱你啊。”江辰鼓起勇气说道。

    水甄儿没有生气,反而笑道:“没关系,我可以等的。”

    “再久也没机会的。”江辰坚决道。

    这下,水甄儿笑容收敛了起来。

    “我不美吗?”她问道。

    “美。”这是实话,水甄儿的美有她特点,尤其是在她疯癫时候,那特点实在太足了。

    “那为什么不爱我?我也有至尊灵心,我现在已经成为圣主,如无意外,灵域都可能是我的,而你我联手,足以征服一切。”水甄儿认真道。

    “你已经成为圣主?”

    “是啊,试练已经结束,我成为圣主,夜雪因为勾结金、火两族,导致死伤惨重,已经被收监。”

    听到后面的话,江辰气得不轻。

    这女人或许脑子有问题,但是心智也是异于常人的。

    他在峡谷的时候也怀疑过,但是水甄儿的表现几乎完美。

    “对了,你是夜雪帮凶,现在水灵族在对你下必杀令。”

    “如果我们在一起,我可以帮你证明清白啊。”

    江辰气道:“我本来就是清白的。”

    “清白是由人来定的。”水甄儿说道。

    忽然,江辰感觉到异样,问道:“你给我喝的是什么酒?”

    “你又问错了重点,你应该问,酒里面放了什么。”

    水甄儿说道:“没什么,就是一点点洞房的玩意啦。”

    说完,水甄儿又给自己倒了杯酒,没有吞下,吻住了江辰嘴唇。

    江辰想要抵挡,可酒水还是不断流入。

    “从今天起,我就是你的人了。”

    水甄儿在他耳边轻语一句,又轻轻咬了江辰耳朵一下。

    “我还没经验,你要怜悯我哦。”

    水甄儿表现的像是小羊羔,手却伸向江辰衣服里面,一路向下。

    啊!

    突然,水甄儿像是触电似的被弹开,从石床上滚落下去。

    江辰满脸庄严,在默念着佛经。

    自身力量无法使用,可佛力通过朗诵出现,如来法衣再次出现,挣脱身上的束缚。

    “你,你就那么讨厌我吗?”水甄儿从地上站起,伤心不已。

    江辰却不知道她这次是真的伤心还是假装的。

    “夜雪在哪?!”江辰喝问道。

    水甄儿眼里涌现出无限的嫉恨,道:“你就那么喜欢那个冷冰冰的女人吗?好,反正我这酒我还有很多,我让她喝个够!血海世界也不缺男人吧。”

    江辰面目狰狞,一掌拍了过去。

    他在运用天神力量,控制着轻重,没想要伤人性命。

    却不想一掌就把水甄儿打得奄奄一息。

    “分身?”

    江辰看着虚化的水甄儿,若有所思。

    “你,你好狠!夜雪在会和的小城,我会用自己的方式处置她。”

    完全消失后,水甄儿留下一句话。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