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听到这话,江辰更是愧疚。

    非常时期,江辰没有心思去安抚水甄儿的内心感受。

    现在他内心中想的都是夜雪。

    “你不用担心,水灵族不会伤害夜雪。”水甄儿反过来安慰着他。

    “为什么?”

    “夜雪是九界的灵王,统领着中三界的灵域,是古灵族出世的绝佳契机。”

    “水灵族想要让夜雪臣服,最好和皇子联婚。”

    “冰灵族想要逃过水灵族的打压,想要全族迁移到中三界,但是他们的王室也想占据着九界灵域。”

    “在这里,除了血族,没有人会伤害她。”

    水甄儿耐心的为他分析着局势。

    这番话倒也有道理,却也让江辰更加担心。

    “你怕皇子想要生米煮成熟饭是吗?”水甄儿说道。

    江辰冷哼一声,眼神冰冷。

    “谁会在这里朝夕不保的地方做那样事情。”水甄儿说道。

    她又想到刚才江辰的治疗手段,浑身滚烫。

    她的安慰起到作用,江辰不像刚才那样急躁。

    “我不会和任何人说起的,就算被人知道,我也只是在救你性命。”江辰说道。

    “看来你不知道风言风语的厉害。”水甄儿苦笑道。

    “不,我清楚谣言的杀伤力,但只要自己做到内心无愧,它就无法伤害到你。”江辰说道。

    水甄儿抬起头,那对漂亮的杏眼闪闪亮。

    “倘若我自己问心有愧怎么办?”

    这问题难住了江辰,他不自在的走了几步,缓缓说道:“人的情感是飘忽不定的,有时你所认为的,再过一段时间,会现不是那么一回事。”

    “那也要有机会去现,如果每次都这样想,不是怨天尤人吗?错过很多吗?”

    江辰没想到她角度这样刁钻,回过神来,“你比看上去要聪明的。”

    “你是说我看上去比较傻吗?”

    水甄儿颇为幽怨,露出大片眼白。

    两人的关系缓和下来,水甄儿又道:“喜欢你的人应该蛮多吧。”

    江辰应了一声。

    “大多数都无疾而终?”

    “如果只是因为别人喜欢,我就要在一起,那我法身再多都不够用。”江辰说道。

    “那你为什么会爱上夜雪姐姐?”

    “我相信自己感觉。”

    江辰回想起第一次见面时,师姐刚刚出浴,三千青丝湿漉漉的,光着雪白的脚丫子。

    “你对我有感觉吗?”

    在江辰回忆时候,耳边传来水甄儿羞答答的声音。

    江辰还没来得及回答,脚步声由远到近。

    先前被教训的四个水灵族的人快而来,身边多出三名很强的同伴。

    “放开郡主!”

    灵力最雄浑的是位男子,他一马当先,气势十足,一副要英雄救美的样子。

    其他两人左右夹击,拦住江辰去路。

    “水琥!”

    水甄儿赶忙站起身来,叫住来人,解释道:”他没有挟持我,我们是一起的。“

    ”一起的?“

    她说的很含糊,对面那水琥紧皱着眉头。

    ”郡主,你涉世未深,不知道人族都不是好东西!“水琥说道。

    江辰一听这话就不乐意了。

    ”有多远滚多远!“

    心情不好的他直接骂道。

    水琥一怔,没料到他敢如此,气得大叫:“人灵两族境界体系不同,你感应不出不怪你,但你难道没感觉到威压吗?”

    “威压?你是说这样?”

    江辰撇了撇嘴,心念一动,好似一个闷雷响起。

    水虎等人脸色大变,其他几人被逼的后退。

    水琥自己还在强撑着,憋红着脸颊。

    还是在水甄儿求情下,江辰才收起自己气息。

    水琥连忙大口喘气,像是快要窒息的人被救了回来。

    “你,你。”

    过了一会儿,他指着江辰不知道说什么。

    “一场都是误会,水琥,你不要再出言不逊。”水甄儿说道。

    水琥渐渐冷静,虽然看上去还是不太甘心。

    “郡主,你知道这是怎么回事吗?为什么深处会有这么多沉睡者苏醒?”水琥询问道。

    “你不知道吗?”

    “我只收到水俊他们的消息,说是赶到最深处会和,但现在已经联系不上。”

    水琥又说了最后一次通消息的情况,他朋友说要穿过一个峡谷。

    听到这里,江辰想起在峡谷中那两名灵皇所杀的人。

    水甄儿反应过来,不忍的说出事情。

    “可恶!到底是谁走漏消息!”

    水琥听闻好友可能已经惨死,怦然大怒,说话时,余光瞥了一眼江辰。

    非我族类,其心必异的想法让他第一个怀疑起江辰。

    “是不是只有获得资格者才能听到圣灵的声音?”江辰没有管他,只是看到水琥还不知道血皇的事情,有些奇怪。

    在得到肯定答案后,他才知道水琥等人都是进来保护获得资格的族人。

    相反,冰灵族因为受到阵法阻碍,没有这样的待遇。

    这时,先前被教训的四个水灵族中的一个人在水琥耳边说了几句。

    “你为什么会有追踪我族人的罗盘!”水琥还在怀疑他。

    “水琥!”水甄儿生气叫道。

    这次江辰身子掠出,直接把这人撞飞出去。

    “退一万步来说,我就算真的是,你们除了受死,什么也做不了。”

    江辰看着地上爬不起来的水琥,神色很是不悦。

    “我们还是想办法对付血皇啊,你实力最强,和我们其他人联手,还有希望的。”水甄儿还没忘记最大的危机。

    看到江辰没有反对,水甄儿让人把水琥拉起来。

    “你们还能联系上其他队伍吗?”水甄儿问道。

    “能的。”

    闻言,江辰眼前一亮,不过还没来得及说话,水甄儿又道:“我们不可能联系到天平皇子的。”

    原来在水灵族也是有党派和阵营之分的。

    水琥能联系上的人只是指他们这一方的人马,也就是三公主。

    天平皇子属于另外一派,通讯并不互通。

    而且,就算是互通,也不可能轻易找到。

    “解决掉危机,离开山脉,在水灵族能轻易找到的。”水琥说道。

    那边,水琥像是自言自语说了几句后,告诉他们三公主在附近,叫他们过去会和。

    …………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