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天平!”

    江辰眼眸怒火熊熊烧,拿出刚才得到的另外一块罗盘,依然能定位水、冰灵族щwwlā

    …………

    在江辰要去找天平算账,救回来夜雪的时候,水甄儿惨呼一声,摔倒在地。

    江辰检查一看,现她受了很重的伤。

    “你为什么要帮夜雪?另外一边是你族人。”江辰随口问了一句。

    水甄儿黑眸转了下,不假思索说道:“因为真相不是那样的啊。”

    听到这话,江辰没有继续问下去。

    “我要为你疗伤,你不要多想。”

    水甄儿受伤的部位很尴尬,是男女有别的地方。

    她显然也知道情况,不过江辰的话还是出乎她意料。

    原本以为江辰会交代几句,征得她同意才出手。

    江辰一旦开始救人,不会想其他,说是圣贤状态也不为过。

    他动作飞快的解开水甄儿外衣。

    如此直接,以至于水甄儿过了会才想到尖叫。

    “别动,不然你留在这里喂血族吧。”江辰冷冷道。

    严厉的语气让水甄儿身子僵住,十分委屈的应了一声。

    很快,江辰的手接触到她光滑肌肤,也让她整个身体紧绷着。

    江辰面无表情,眼前的美色没有影响到他。

    可病人接受不了,水甄儿脸红的跟红苹果一样,嘴里不时出嘤咛。

    “好了!”

    江辰处理好伤势,要为她把自己衣服穿上。

    “我自己来!”

    水甄儿如梦初醒,慌忙的将衣服穿好,接着想要起身,但现双脚用不上力气。

    “灵力恢复全身还需要一个过程。”

    江辰说道,眉头皱着不放,来回走动。

    谁都能看出他的焦急,水甄儿低着头,小声道:“你去吧,夜雪姐姐可能有危险。”

    江辰不语,这段时间如果出现血族,水甄儿毫无招架之力。

    不得已,他将水甄儿从地上拉起来,将她背起,开始往罗盘上最近的光点而去。

    没走一会儿,江辰现脖子湿湿的,这才现水甄儿在哭。

    “你哭什么?”江辰说道。

    “你,你为什么不经我同意,也不问我。”水甄儿很委屈的控诉着他刚才行为。

    “我难道留你死在那里?”江辰问道。

    “我的清白怎么办?”水甄儿说道。

    “这时候不要和我说这些。”江辰冷冷道,他没有那心情。

    水甄儿这次没说话,开始在他后背挣扎。

    “你到底想干什么?!”江辰大声道。

    “你去救人,不用管我。”

    水甄儿跌倒在地上,被江辰的样子吓到,却依然鼓起勇气说了一句。

    江辰蹲下身子,把手按在她的大腿上。

    “你,你,你欺负人!”看他又不询问自己,就这样直接把手放上来,水甄儿都要哭了。

    “我是医师。”江辰强调道。

    水甄儿也感受到江辰手掌传来的热度。

    “没用的,你不是灵族,没有灵力,无法让我提前恢复。”

    水甄儿知道他意图后,说道:“求求你,你就这样走吧!我不用你管!”

    “看,这是什么。”

    江辰把右手伸到她的身前。

    “什么?”

    水甄儿大眼睛中透露出好奇,接着表情变得无比惊讶,然后眼前陷入黑暗。

    “女人真是麻烦。”

    把水甄儿打晕后的江辰再次将她背起,继续赶路。

    眼看着离得罗盘上的光点越来越近,液开始有沉睡者冒出来。

    江辰交给法身对付。

    只是没想到的是,在越是接近深处,沉睡者也就越多。

    江辰只得通过法身,进行另类的接力赛,在不影响度下解决掉这些血族。

    很快,他来到山脉的最深处。

    离得罗盘上的光点几乎重合,这意味着和水灵族的人在附近。

    他已经能在视线中看到一支四个人队伍,都是水灵族。

    江辰冲了过去,将其拦住。

    “天平皇子在哪?!”

    罗盘上的光点只能标识方位,但并不知道光点代表的是谁。

    江辰之所以能确定这四个灵族不是天平皇子,是因为他们的境界没有夜雪强。

    “人族?!”

    这四人走在山脉深处,提心吊胆,江辰的突然出现可把他们吓得不轻。

    “罗盘!”

    他们先是看出江辰身份,然后看到背上的水甄儿。

    “放开郡主!”

    四个灵王还不知道江辰的厉害,误以为他是来猎杀的。

    “郡主?”

    江辰倒是没想到水甄儿还有这一层身份。

    “我一只手就能了解你们性命,不要和我废话!”江辰说道。

    “大言不惭!”

    四个灵王没有把他的话当成一回事。

    十三秒后,四人在地上打滚求饶。

    江辰在背着水甄儿的情况下将他们胖揍一顿。

    “天平皇子在那!”

    “我们没有罗盘,也不知道皇子在哪啊!”

    “我们不是和皇子一队的。”

    “不管你认为的是什么,都和我们无关。“

    江辰看他们不是说谎后,再次拿出罗盘。

    除了这四人,离得最近的光点还有很长一段距离。

    江辰盘算着自己解决金、火两队人的时间,以及夜雪遇袭的时间。

    他找了个地方,把水甄儿放下后,再次将其唤醒。

    迷迷糊糊的水甄儿紧皱着眉头,下意识伸手摸向被击打的部位。

    “罗盘上有可能是天平皇子的光点距离太远,前后就那么长时间,他不可能掳走夜雪,又走出那么远的距离。”江辰质问道。

    “你,你是什么意思?”水甄儿说话都不利索。

    “我没心情废话!”江辰拔出天阙剑。

    这一下,水甄儿被吓到了,接着再次低下头,肩膀抽动着,又是在哭泣。

    正当江辰不耐烦的时候,听见她说道:“之前你自己不是说天平皇子能避开罗盘,成为最后赢家,还说这是低等手段吗?”

    一句话让江辰有种遭到雷击的感觉。

    他太焦急了,连这点都给忘记。

    一路根据罗盘追踪根本没用。

    心烦意乱,江辰将罗盘捏碎。

    接着,他又看到失魂落魄的水甄儿,这已经不是伤心来形容的。

    “对不起,我太焦急了。”

    江辰想想自己确实有些过分。

    “没事,我能理解你。”水甄儿也知道他失去理智的原因是什么。

    。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