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夜雪一直在寻找江辰,奈何要想在血海世界找人很困难。

    好在还是可以将范围缩小到第一区和第二区。

    这天,江辰的人还没找到,夜雪却发现他的佩剑。

    佩剑向来是本尊所有,这使得夜雪内心焦灼。

    “你们这些灵族是不是仗着势大就只手遮天是吗?告诉你们,我们来自于正卫会!”

    看到夜雪真的要出手,出言不逊的青年威胁一声。

    听到最后三个字,夜雪身边的灵族都有些迟疑。

    “夜雪,这真的是我们要找那人的佩剑?”

    夜雪耳边传来同伴的询问声。

    “是。”

    夜雪三千青丝飘动,有雪花在发间出现。

    她势必要弄清楚在江辰身上发生了什么事。

    “不管你们是不是正卫盟,拿别人东西都说不过去!”

    这伙灵族的首领不是夜雪,是另外一位面貌阴柔的男子。

    由于冰灵族的特点,他皮肤雪白,也没任何瑕疵,不过他还有着一头白发。

    他目光扫过眼前这些人,神色坚决。

    分别拿着天阙剑和赤霄剑的男女相视一望,彼此在用神识交流着。

    “那好,先不管我们认不认同你们的说法,哪怕这两把剑真的是另有所属,我们将其杀死,夺走双剑,也算是我们战利品吧?”

    女子的话语权要高,所以由她慢条斯理的讲述着。

    夜雪听到这番话,眼神越来越锐利。

    身边的白发男子点了下头。

    血海世界是很残酷的,不仅血族杀人,还有人杀人。

    “那么就别一口一个我们拿不该拿的东西!真要动手,也该以复仇为由!”女子语速突然加快。

    嗖!

    夜雪拔出玄冰似的长剑,方圆百里内的温度锐减。

    “别冲动!”

    在女子的一番话下,灵族这边的战意荡然无存。

    灵族处于弱势,揪着两把道剑不放,可以请来救兵。

    女子这样一说,等到双方的救兵都出现,也是灵族这边吃亏。

    “你们不可能毫发无损从他手中拿到这两把剑。”夜雪不敢罢休。

    “哎呀!你这女人是怎么回事?以为自己长得美就乱来是吧?”

    盗剑队伍中的男子将赤霄剑拔出,得意挥舞几下,道:“我们就是将那人斩杀,又怎么样?”

    “冰!封!千!里!”

    夜雪非常直接,使出绝招。

    一段时间没见,她的境界也达到武皇的级别。

    这让江辰想到有关于灵族修行都是跳跃性提升的说法。

    “至尊级灵心?!”

    盗剑的队伍大感意外,也有的不屑。

    可是当寒意迎面而来的时候,他们才知道小看了这名女子。

    “够了!”

    突然间,一声喝叱,伴随着风雨。

    风雨落下,将寒气给化解。

    “水灵族!”

    不需要见来人,从风雨中的充沛灵气也能猜出来。

    只是灵族阻止灵族,叫人意外。

    盗剑的队伍都没想到。

    夜雪攻势被阻拦,气血翻腾,险些弄伤自己。

    这时,数名气息强大的身影到来。

    灵族和盗剑队伍都在这几人中看到自己这边的人。

    五个人,两名人族、两名灵族,还有一位古族。

    最惹人注目的是一男一女,分别为灵族和人族。

    出手阻止夜雪的就是灵族女子。

    她身材高挑,气质华贵,纵然是在试练,穿着也能看出是精心准备过的。

    “玄一哥!”

    盗剑的队伍则是看向那位人族男子。

    “若寒,游牧,这是怎么回事?”

    叫玄一的男子询问着盗剑队伍的男女。

    此人称得上是高大英俊,又不失优雅,和水灵族女子走在一起,当真是男才女貌。

    “我们收获到两件战利品,是这些灵族朋友的,在向我们索要。”

    在若寒的女子一句话概述下,倒也听不出来问题。

    “你们冰灵族真的是一点规矩都不懂吗?”

    玄一还没表态,水灵族的女子不满训斥。

    她看着夜雪,道:“别以为长得漂亮被人罩着就可以乱来。”

    “**公主,事情……”

    白发男子想要开口辩解。

    “行了,真动起手来,你们又不是人家对手,最后还不是要叫人来?”

    这位公主根本不听,高傲道:“连自己剑都保不住的人,也是活该。”

    夜雪抿了抿嘴,冷冷道:“我想知道怎么回事!剑的主人在哪?”

    “说了是战利品,还能有什么下场?”

    盗剑队伍当然不会承认江辰还活着,他们的剑乃是偷来的。

    “不可能。”夜雪想也没说出三个字。

    “我说够了!你是听不懂吗?”

    **公主对夜雪意见很大,立即教训一句。

    “**公主,不要激动,也不要伤和气。”

    玄一说道:“这是我师妹师弟的战利品,如果你想要回来,可以拿东西换。”

    “玄一公子,灵族做不出这样丢脸的事情,战利品只能通过实力拿回来。”

    **公主瞥了夜雪一眼,道:“更何况也不过是两把道剑,现在又不是稀缺的东西。”

    夜雪和同伴脸色难看。

    自己的人不帮忙说话,甚至还出言侮辱。

    “一口一个战利品,我都差点以为自己战死了。”

    这时,江辰从天而降,落在夜雪的身边。

    一直把脸紧绷着的夜雪松下口气,她知道江辰不会有事,但还是亲眼看到才放心。

    盗剑队伍的人面露尴尬,他们当然认得江辰。

    江辰笑了笑,左手往空中一抓,那个游牧手中的赤霄剑回到手心。

    这一下,盗剑队伍更加尴尬,尤其是那游牧。

    “还有一把。”

    天阙剑没有剑魂,江辰无法唤回。

    他只是把手伸向那叫若寒的女子,道:“提醒下,上次我伸手要回自己东西被拒的结果可不怎么好。”

    可惜,在场的人似乎不知道城堡中和神隐族发生的事情。

    或者说没认出他来。

    “不过就是一个星尊,那架势我还以为是武皇来了!”

    游牧大骂道:“你是跑来送死的吗?”

    江辰不理,直接无视之,目光看着若寒。

    “因为这把剑曾是你的,你就以为自己能直接要回去吗?”若寒问道。

    “被偷走的东西都不能要吗?”江辰说道。

    一个‘偷’字刺激到盗剑队伍。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