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谁也没想到一直让步的江辰突然变得这样强势,还是冲着向师兄。

    归一剑派的内门弟子,向量。

    他本人都是一怔,很快,他的手搭在剑柄上,眼中喷射出怒焰。

    被人骂废物,还是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杀人的心都有。

    谭云等人感受到向量的愤怒,不由自主往后退,在那李梓惊怒的神情下,是掩饰不住的幸灾乐祸。

    到现在,被江辰抓过的手腕还在隐隐作痛。

    再看其他归一剑派弟子阴冷的神情,仿佛江辰已经大祸临头。

    “你会知道,什么叫一时的爽,永久的痛。”

    向量一柄三阶灵剑缓缓拔出鞘,剑刃散发出耀眼的光芒,凌厉的剑气自他双脚蔓延,刮起一道劲风。

    “好强的剑气!不愧是归一剑派的弟子。”

    就连谭云也忍不住在心里惊呼着。

    江辰不屑笑道:“你盛气凌人跑过来,任意践踏别人尊严,现在说得好像是别人过错。”

    这话一出,周围的人面露困惑和惊奇。

    都到了这时,不想着求饶还在嘴硬,是有什么依仗吗?

    “弱者,不配拥有尊严。”

    向量暗暗警惕,防止有人突然跑出来。

    不过,在见到江辰拿出赤霄剑后,他放心了。

    肯定只有江辰和自己交手。

    “又是这样可笑的语调。”江辰冷笑道。

    “我初期圆满,你初期入门,手中灵剑皆是三阶,你唯一的可能性是剑法比我高。”

    向量说到这里,周围的归一剑派都笑出声来。

    “可是很遗憾,我是归一剑派的弟子。”

    一句话,像是宣布江辰死刑。

    “从一开始,你就仗着这个身份目视一切,听我用剑就要卖弄,我倒要看看,到底有几斤几两。”

    江辰不为所动,剑意不减。

    “真是无知的言语啊,那么就让我来教教你。”

    “我这一式剑法,名为追星赶月,先演示一遍,让你看看什么叫差距。”

    向量说完,剑势一起,身边的人连忙后退。

    只见向量人随剑走,轻巧灵动,动作玄妙,如羚羊挂角,无迹可寻。

    忽然,一剑刺去,月牙形的剑芒使得一棵棵大树倒下,切口光滑如镜。

    “好厉害的剑!”

    水笙一颗心沉到谷底,明白了向量为什么有勇气先演示一遍,因为这一剑,哪怕是近距离看一遍,也防不住。

    “现在,你知道差距了吗?跪下来掌嘴。”向量收剑伫立,傲然道。

    他说那么多,是不想真的动手浪费神元。

    “就这样?”

    江辰只说了三个字,让向量脸色大变,满脸自豪的归一剑派弟子纷纷大怒。

    “这家伙真是不知天高地厚!”

    “他是找死!向师兄绝不会让他好受的!”

    “我看他根本没明白这一剑的厉害之处,就在这里叫嚣,无疑是找死。”

    归一剑派的的弟子大骂起来。

    “好,很好,是你自找的。”

    向量冷哼一声,再次出剑,这次不再是单纯的剑法高明,还有经过神穴化作的神元。

    故而,威力上升百倍不止。

    这次的目标也不是树,是江辰右臂。

    他要斩断江辰的右臂!

    “好狠!”

    周围的人看出这点,心里一惊。

    正如刚才那样,就算是知道,也无法防得住这一剑。

    在场没人能做到。

    除了江辰。

    叮!

    向量出剑那一瞬间,就被江辰赤霄剑挡住。

    快如鬼魅,无迹可寻的一剑就这样被破。

    甚至于,江辰出剑的姿态都很随意,神色不变,漠视着对方。

    “这”向量是最吃惊的。

    “就这样?”

    江辰重复着刚才的话,提不起半点兴趣,甚至是失望。

    “归一剑派的弟子,就这样?”

    江辰又问了一句,赤霄剑猛地往前一削。

    啊!

    凄厉的惨叫声响起,拿剑的断臂飞到空中,随即落在地上。

    向量的右臂,被斩断了!

    对剑客来说,几乎是毁了所有。

    “好狠!”

    再看江辰,依然是刚才想要离开的神情,只是这次给人的感觉不再是害怕或是担心。

    而是一种蔑视,根本瞧不起向量一行人。

    可笑的是他们还要纠缠不休,自找麻烦。

    向量躺在地上,强忍着痛苦,喝道:“你是谁!报上名来,归一剑派不会这样算了的!”

    “天道门,真传弟子,江辰。”

    江辰撇了撇嘴,冷冷道:“随时奉陪。”

    “天道门?真传弟子!?”

    “江辰!”

    众人又是一惊,不可置信的打量着他。

    向量说不出话来,天道门和归一剑派皆为十强宗门,他自找麻烦,断掉一臂,门派都不好出面。

    “剑道传人,他就是剑道传人!”李梓尖叫道。

    江辰和李沁一战,早已经火域迅速流传。

    最惹人关注的,就是江辰拥有神脉和剑道传人这两点。

    “江辰。”

    水笙看着江辰背影,默念着这个名字,不知为何,脸颊突然发烫。

    “你,掌嘴,直到我说停。”

    江辰一指李梓,本来不想找她麻烦,可她刚才的行为必须惩戒。

    “江江辰师兄,我并不知道是你”李梓苦着脸,说不出的后悔。

    “哼,现在知道错了,早干嘛去了啊?要不是江辰师兄,水笙不知道会是什么样!”

    一直缩在后面的谭云跳了出来,眉飞色舞,格外激动。

    “没事的,江辰师兄,放过她吧。”水笙说道。

    她不想惹麻烦,希望这件事趁早结束。

    水笙都开口,江辰只好作罢。

    “谢谢,谢谢。”李梓感激地看向水笙。

    “好了,我还有事,再见。”

    江辰收剑入鞘,就要离开。

    “你,哪里都去不了!”

    正在这时,一声怒喝从不远处响起。

    紧接着,众人发现声音传来的方向扬起尘土和如雷鸣般的蹄声,一时之间还以为是身处战场,面临骑兵的冲击。

    很快,一个骑着猛虎的青年进入到众人视线中。

    英俊的脸孔尽是冷意,一双黑眸冷冷盯着江辰。

    “天道门的江辰,今天,你哪里都去不了。”

    他再次开口,语气不像是在威胁和恐吓,更像是在陈述着一件已经发生的事实。

    话音一落,如潮水般的傀儡机关兽将这里团团包围。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