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林天见是真的想不明白。

    “难道是因为我的约战让人误以为有一战之力吗?”

    他要教训路平,不过是想让那家伙永世抬不起头来。

    不代表随便一个阿猫阿狗就能与自己比肩。

    他扬起手中的长剑,剑光明亮,晃动人们眼球。

    “你执迷不悟的话,莫怪我剑锋无情。”

    林天见是真的打算出剑,给江辰一点教训。

    旁边的王飞松下口气,如此看来,剑阁会帮他挡下江辰。

    “如果他也达到第四篇,获得大日金焰,炎帝传承非他莫属!”

    想到这里,他迫切希望林天剑能出手斩杀。

    但看样子,双方只打算分胜负,而不是生死。

    他只能期待着江辰继续犯浑。

    忽然间,王飞想到什么,大声道:“江辰放过话,今日与他为敌者,杀无赦。”

    这也提醒到剑阁的弟子。

    “那是在魔树外面,失去外力,也就天榜程度,也敢说大话。”有剑阁弟子不屑道。

    作为剑阁席大弟子,林天见的实力无需质疑。

    光是气势,已是剑中王者。

    江辰还是如同以往一样,波澜不惊,面不改色。

    不多时,林天见的剑锋已是璀璨无比,好像紧握着星辰。

    江辰双手不由自主放在剑柄上。

    直觉告诉他,林天见和王飞有天壤之别。

    “现在动手,肯定会被教训。”

    江辰不想犯傻,法身还没融合,没必要自讨苦吃。

    只是那王飞,绕他不过。

    江辰双眼微微眯起,接着身子扭动,眨眼间消失在原地。

    虚空遁术!

    称得上是杀人绝技。

    王飞二话不说,点燃全身,沐浴着烈火,以求保护自己。

    可是没用,根本抵挡不住剑锋。

    眼看着要得手,一声清脆的剑鸣声响起。

    接着虚空中的江辰感受到一股阻力,手中剑锋碰到坚硬之物。

    只听见金属碰撞的声响,林天见出现在王飞身前,将他的剑锋抵挡住。

    “在我面前,不要有任何妄想。”

    林天见并不是为了救下王飞,而是要江辰明白自己的高剑术。

    “这不入流的虚空遁术也好意思在林师兄面前卖弄。”

    剑阁弟子摇头嘲笑。

    “刹那剑法:第三式!”

    江辰没有放弃,剑式变化,人化为极光闪烁。

    “什么?”

    林天见深感意外,乃是永恒剑道的最佳搭配剑术。

    到现如今,已经成为剑阁的象征。

    不曾想江辰竟是掌握到。

    惊讶归惊讶,林天见的动作一点也不慢。

    第三式将近上千次剑锋在顷刻间施展,可惜全都无法碰到王飞。

    林天见以一种很轻松的姿态化解他的剑式。

    “哈哈哈,没用的,在剑阁弟子面前,你根本不配用剑。”

    王飞见江辰对自己的杀念如此之重,又惊又怒,仗着有林天见,大胆叫嚣着。

    “你是在班门弄斧。”

    林天见傲然道:“我很讨厌这家伙,只要你承认不如我剑阁,向我林家道歉,我将他交给你。”

    嘴中的这家伙是指王飞。

    “林,林师兄?”王飞一下子慌了神。

    还好,江辰的性格没有叫他失望。

    “我要杀的人,你拦不住。”江辰说道。

    这话一出,彻底激怒林天见。

    “王飞,恭喜你,今天捡回一条命。”

    林天见怒极反笑,先是向王飞说了一句,随即剑指江辰。

    “而你,将会为自己的无知付出代价。”

    “刹那剑式!”

    他施展出相同的剑招,也是第三式,没有在动用剑域和剑魂的情况下,剑势依然惊人。

    近千剑以光的度完成,每一剑凌厉锋锐,也不是盲目出,在那样短的时间内还有着独特规律。

    江辰双手双剑,开启风火剑轮。

    剑轮不断扩大,将所有剑锋收入,到最后时候,剑轮承受不住爆裂。

    “两种奥义剑境?”

    剑轮的强大出林天见和其他剑阁弟子的预料。

    尤其是两种奥义都成剑境,更是施展出剑轮这一式。

    “哼,可惜仅此而已,双双平庸。”

    林天见眼中掠过一丝不悦,他讨厌别人在剑境上做到自己没有完成的。

    好在就算江辰拥有两项也不是自己对手。

    江辰的注意力依然在那王飞身上。

    那家伙极为可恨,仗着有林天见守护,还向他挑衅的笑了笑。

    “你今天是无望了。”

    注意到江辰的目光变化,林天见极为自信。

    江辰沉吟不语,要杀王飞,必须要过林天见这关。

    可是这林天见的剑术确实厉害。

    动起手来没有多少胜算。

    他心中一动,想起了刚才法身路平悟到风之法则的感觉。

    “再试一次!”

    “刹那剑法:第四式!”

    江辰再次出剑,目标依然是王飞。

    “愚蠢的人就是喜欢千遍万遍重复相同的结果。”

    林天见摇了摇头,依然表现的很轻松,不管是第三式还是第四式。

    在江辰遁入光剑时,那双黑色的眼眸也锁定住他的剑路。

    “嗯?”

    正当他要出剑时,惊奇的现江辰这一剑有所不同。

    不仅是因为第四式,而是运转这一式的核心。

    “风之法则?”

    他感到难以置信,在这样的年龄达到风之法则,凝练的武魂也不该只有两项。

    他这迟疑间,使得动作慢了一拍。

    刹那剑法讲究的就是一刹那。

    故而深信林天见能保护自己的王飞被剑锋断去生机。

    临死前还没弄懂怎么回事,以为是林天见故意不出手。

    剑阁弟子眨了眨眼,也是有些反应不过来。

    为何他们的林师兄会站着不动?

    直到他们察觉到扩散过来的剑风时,才意识到什么。

    风之法则!

    在剑风中,正有越‘道’的神纹交织着,蕴含可怕的威能。

    王飞身上的火焰根本无妨抵挡住。

    他死去的那一瞬间,江辰果然出手,接过他的火神戒和紫幽神火的本源。

    在林天见出手前,迅遁走。

    “可恶!”

    林天见看向他离去的方向,牙关紧咬。

    “林师兄,不必动气,他不过是蝼蚁罢了。”

    “到了盛宴处,他会为自己的行为付出代价。”

    “风之法则,也不过是触及皮毛,哪里是林师兄的对手。”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