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魔树通往天际,除了高度,树身的面积也是极为吓人。

    已经不再是需要多少人才能抱住的事情。

    树内的世界完全不输给一座巨城。

    树枝间的最小空隙也能容纳马车飞驰。

    人群进入树中,一开始还好,但随着逐渐深入,周围的人身影越来越远。

    江辰和两具法身一起,同行的还有上官如等人。

    在谨慎的往前行进数千米后,树枝形成的通道生变化。

    众人被分开,并且被送到各处。

    等到动静停下来的时候,几人不仅被分开,周围还出现不少陌生人。

    “公平起见,各位随来的人暂时歇歇吧。”

    纪元的声音再次传进每个人耳中。

    天骄们立马现自己失去和保护之人的联系。

    一时之间,恐慌迅蔓延。

    不安的感觉涌向每个人心头。

    好在除此之外,并没有继续生变故。

    “巫族不会打什么主意吧?”有人小声议论着。

    拥有魔树,相当于得到绝对领域。

    将万族天骄聚集到这里,要是举起屠刀,后果不堪设想。

    “巫族没有那样大胆的,何况圣级大6上的顶尖势力也不是拿魔树真的没有办法,只是不愿意承受那样做的代价。”

    “如果巫族敢那样做,万族的怒火将会席卷而来。”

    过了没多久,天才们理清楚思路,一颗心平安落地。

    “魔树中,有许多的树洞,进入树洞,便可抵达盛宴地带。”

    “每个树洞都有相应的守卫。”

    “每个守卫有黑金、玄铁、雪银三种级别。”

    “通过不同树洞来的人,也将获得相应的席位和果实。”

    又有巫族的声音传来,但这次不是纪元。

    江辰和少部分听出是那位叫后琴的巫族女子。

    明白规则后,一个个天骄们在四处张望,寻找树洞。

    同时,在树中某处,罗成大师的法身和那位韩聪儿在一起。

    后者想到先前和上官如说过的话,俏脸有些不自然。

    她的姿色或许不如上官如,但胜在身段和气质有几分狐媚的味道。

    “小心。”

    江辰的想法没她那么多,小声提醒一句。

    听到大师的话,韩聪儿这才注意到此处不仅他们。

    还有不相识的外人在。

    “是神尊学院的。”

    韩聪儿立马明白为什么大师要提醒自己。

    三大学院势同水火,三方阵营在天、圣两级的大6上常年交战。

    如今聚集一堂,早已经有人担心会不会生冲突。

    所以不同的阵营都是在魔树不同的方位集合。

    在共同的目标前,三方阵营的小天王还有过约定。

    但是现在,也不知道巫族有意还是无意,安排这样的情形。

    在近似于封闭的空间中,双方碰在一起,难免还会生冲突。

    天府学院这边,只有她和罗成大师两个人。

    神武学院起码有十余人,彼此间还都认识。

    这些人的神识在罗成大师和韩聪儿身上扫来扫去。

    看他们的样子完全没有离开打算,心思似乎都在两人身上。

    “大师,你能挡住几个?”

    韩聪儿神色冷冽下来,修行之人,纵然是貌美女子,也有果断一面。

    她意识到一场恶战不可避免。

    那边,十余人正在交流着。

    “是那位叫罗成的大师,他开的杂货铺能不断出售仙丹和道器!”

    “他一个大师为什么会来这里?”

    “不是说随行的人都已经被限制住吗?难不成非修行天才也能获得邀请函不成?”

    “不要讨论没有意义的话题,现在一个机会摆在我们的面前。”

    讨论声被一个削瘦的男人中止。

    “刘枫师兄,这话怎么说?”

    “在魔树中,他作为大师的保证肯定不在,我们将其拿下,喂下我特制的神忠蛊,从此以后,我们还会缺仙丹和道器吗?”

    这个其他人嘴中的刘师兄说出富有煽动性的话语来。

    每个人都有意动,同样还有顾忌。

    “如果这事传出去,我们会被所有大师记恨上啊。”

    有人迟疑道。

    “我们以他身边的女人作为难理由,他如果多管闲事,我们名正言顺下手,想像下,以后我们人手一件道器和服用不完的仙丹!”刘枫继续道。

    在最后一句话落下时,每个人脸上的迟疑开始消失,被狂热取代。

    “都听刘兄的!”

    闻言,刘兄满意一笑,暗道:“一群白痴。”

    他可不想和十多个人平分资源。

    在心里,他已经开始挑选最后不杀的人。

    那边,江辰没有坐等他们采取行动,和韩聪儿正要离开。

    “站住!”

    还没走出这些人视线就被拦住。

    “韩小姐,真是巧啊。”

    正如刘枫刚才说的,表面上,他们在打韩聪儿的主意。

    这些人并不知道罗成的大师卷数量,以及摇光圣地副掌教的护航。

    不过,在魔树中,这些确实派不上用场。

    “你们是谁?”

    韩聪儿冷冷道。

    “无名小卒,不足挂齿,只是我的一些兄长多数死在上官家手上,而你又和上官家大小姐交好。”刘枫一边说着,一边流露出讥笑。

    “所以你们打算拿我开刀是吗?”

    韩聪儿并不意外他们会这样说,拔出佩剑。

    “大师,一会我会逃走。”她不忘传音道。

    既然这些人目标是自己,相信以罗成大师的身份,这伙人不敢轻举妄动。

    “你走不掉的。”江辰回应着。

    韩聪儿柳眉皱了皱,果然现周围被包围,每个人手里拿着一个小小罐子。

    “你们是西域流派的人?!”

    看到这些乌黑的小罐子,韩聪儿花容失色。

    “没错,韩小姐,这里有一份火****等着你。”刘枫冷笑连连,眼中都是邪光。

    火****?

    韩聪儿的脸色更加难看,那是一种迷失女人心智的可怕邪物。

    再看这些清一色的男子,韩聪儿都想要自尽。

    “这位是罗成大师,你们敢乱来吗?”她不得不搬出大师的名号来。

    但是,这正是刘枫想要的。

    他那双倒三角的小眼睛看了过来。

    “大师,此乃我们的恩怨,你还是不要插手。”刘枫说道。

    为避免罗成大师真的不插手,另外一人笑道:“或许大师可以留下来,感受我们蛊术的玄妙。”

    换成是任何男人,都不会忍受。

    韩聪儿紧张的看向大师,忐忑不安。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